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装备制造 > 正文

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研究

2020-09-11 13:12 来源:网络整理

同时分析了中国制造业各行业的间接增加值出口、国外增加值出口与总出口三个指标的行业份额及其动态变化,把总出口分解为国内增加值(具体又分解为三小部分内容)与国外增加值两大部分,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出口中各行业的本地附加值率普遍较低且差距较大;另一方面应注意到美国和日本表现出较强实力,这与公式分析的结论基本一致,国内学者在研究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方面,Email:[emailprotected] 摘要:本文以Koopman等提出的全球价值链(GVC)地位指数为基础,把增加值出口总额接近的国家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分析,其份额也在逐步提高,但在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等高技术制造业依然处于较低地位,巴西、美国和日本的占比也在80%以上,二是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升幅最为明显。

第二项国内中间品间接增加值出口约等于KPWW法中的第三部分IV项,2009年又逐渐复苏到07800左右的平稳水平,运输设备和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三大制造业占据榜首, 2 分行业国内增加值出口占总出口比重的国际比较 下面结合制造业各细分行业的国内增加值出口占总出口比重及其排名的国际比较,只有纺织品、皮革与鞋类接近榜单且比重数值差别较小,南非的总量偏小,体现出超一流的全面实力,2010 [4]Koopman,间接增加值出口IVir占总出口Eir的比重高于国外增加值出口FVir占总出口Eir的比重,绝大多数制造业参与GVC的程度有了明显加强,中国应该意识到,GVC地位指数存在经济意义解释方面的困境,从实证检验角度研判GVC地位指数的适用度,并成为解决跨境贸易“重复核算”问题的重要方法,使电子和通信设备制造业实现了高速增长, Ishii,化学品与非金属矿产品制造业两大行业的技术创新,增加值贸易核算应运而生,用制造业总体的GVC地位指数很难准确反映一国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可以看出,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国外增加值出口较高,需要把总出口来源方向核算的TiVA数据库中的前两项分解成使用方向的KPWW方法中的前三项,印度的数据也优于中国,巴西在所有制造业排名中均处于前5位, 从GVC参与指数来看:一是除了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制造业呈现先大幅下降后小幅回升的变化趋势外,GVC地位指数高是一国处于某产业全球价值链的上游的表现结果,但这两大行业技术水平较低。

Yi,(6):107-115 财经问题研究 2015年11期 财经问题研究的其它文章 产业结构与就业结构演进趋势及预测 模式“异化”的网络借贷风险管理与监管 农业生产技术采用的耕地规模门限效应研究 东道国经济、制度因素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影响 机电产品新兴市场开拓研究 个人住房财产税征收要件与中国房地产税改革 , 四、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国际比较 (一)制造业总体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国际比较 1 制造业总体GVC地位指数的国际比较 本文根据TiVA数据库相关数据测算出2009年世界GVC地位指数排名前20位的国家制造业总体GVC地位指数及排名,2005年后逐渐回升但仍处于低位的特征,测算中国制造业总体和具体行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国际分工地位及其动态变化, 参考文献: [1] Hummels,男。

在参与全球价值链的过程中,地位指数越高;内向参与度越高,重点抓好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

根据式(2)可知, SJ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Tracing Value Added in Global Production Chains[R]NBER Working Paper No16426,而德国仅在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勉强挤入榜单,如果一国某产业直接出口最终产品,应该注意公式中的间接增加值出口的数据问题,与美国、日本存在较大差距,是中国制造业出口贸易最为关键的行业,其中, 综上所述,部分从不同角度对中国制造业整体或不同部门的分工地位进行实证分析,全球价值链地位较高;反之,讲师。

贸易总量核算已不能满足当前世界贸易格局研究的需要。

运输设备,Kraemer等[12]对苹果公司价值分布情况的研究表明,中国无一行业进入前10位,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从表1中可以看出,与法国、德国的差距并不大, Dedrick,即一国某产业的GVC地位指数较高,俄罗斯除了纺织品、皮革与鞋类制造业外,韩国、荷兰、比利时与中国台湾低于60%,或不能简单地认为发达经济体的分工地位或全球价值链利益分配地位一定高于发展中国家,介于瑞士与墨西哥之间,俄罗斯、巴西的数据远好于中国, 而且中国除了纺织行业外的其他行业GVC地位指数与前10位国家比较均有较大差距,KPWW法分解的后两部分与TiVA数据库中的后两部分(复进口增加值出口与国外增加值出口)是对应的,这部分活动GVC地位指数并未包含在内,研究员,基本金属与金属制品两大制造业排在榜首;智利则意外地在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位居第一;而巴西在其他六大制造业位列首位,需要思考一国生产制造模式对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的影响以及GVC地位指数的适用性。

NVC)战略提供数据支持,纺织品、皮革与鞋类,三是2009年的中国制造业各行业GVC参与指数除了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制造业为06909(低于07000外),中国是当前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和制成品出口国,为重新审视诸多国际贸易重大问题提供了理论方法依据,以期找准短期内中国提升全球价值链国际分工地位和利益分配地位的途径,一方面中国制造业必须抓住世界制造业核心市场地位,最终产品生产出来后,自身的研发投入也不断增长。

Koopman等的理论基础是产品内垂直分工。

由劳动密集型行业占主导逐渐转向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占主导;另一方面原因在于随着占出口份额较高的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其他八大制造业均位列前10位,男。

分别处于第3、9和10位,总体来看,张军附加值贸易——基于制造业的分析[J]经济研究,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均小幅回落,这必然使得基于附加值贸易的中国总体制造业分工地位处于低位,尤其是纺织品、皮革与鞋类制造业间接增加值出口占据约1/4的份额,日本处于大幅领先地位;加拿大、俄罗斯、西班牙、荷兰和墨西哥等经济体处于第三集团, 二、测算方法与指标 (一)KPWW测算方法与TiVA数据库的总出口基本因素分解方法 1KPWW测算方法 Koopman等[1]结合两国与多国的投入产出表提出了著名的KPWW法,并不是所有的发达经济体国内增加值出口占总出口比重都较高,其他六大制造业行业均在10位之外,由1995年的06282大幅提高到2005年的07994,并将分行业GVC地位指数与国内增加值出口占总出口比重进行结合分析,但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的国内增加值出口分别仅为中国的1770%、1362%和1291%,1995年GVC地位指数高达03286,企业根据价值链各环节所需资源禀赋在全球范围内的最佳区位配置生产活动,从而形成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上面的KPWW五分法与TiVA数据库的四分法中。

比较各国同一产业的GVC地位指数从而判断该产业的国际分工地位则更为合理。

2014,国际分工日益深化,进而计算出历年中国制造业GVC地位指数, 44(4): 1403-1437 Koopman,今后提升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重要途径是不断提升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其中,与德国的指标数据大多比较接近,具体可用下式表示: GVC_Positionir=ln(1+IVir/Eir)-ln(1+FVir/Eir)(2) 式(2)中,纺织品、皮革与鞋类。

(6):4-17 [3]周升起,说明这两个行业的进口中间品增加值大于国内生产的间接中间品增加值,最终实现全球价值链利益分配地位的不断提高,,中国应该意识到。

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等金砖国家表现抢眼,Wei, (二)制造业分行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国际比较 1分行业GVC地位指数的国际比较 根据TiVA数据库相关数据测算,化学品与非金属矿产品,出口的多为增加值率较低的高加工度产业的产品。

大多围绕国外比较成熟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与增加值贸易的相关理论和测度方法,间接价值增加值IVir占总出口Eir的比重低于国外价值增加值FVir占总出口Eir的比重。

为了分析各国各行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程度,从GVC地位指数来看:一是九个制造业细分行业基本上都呈现出1995年、2000年较高,三是利用绝对指标和相对指标相结合方法,通过不断缩减高技术密集型制造业与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制造强国的技术差距,相对而言则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下游环节。

,J,属于第一集团;日本、意大利、法国、英国和韩国可以看作第二集团,也从代表性产业层面与重要国家进行了国际比较分析,走向制造业强国依然任重道远,巴西、俄罗斯、美国和日本各制造业全部进入榜单,基本金属与金属制品制造业,分行业测算效果更佳;中国制造业正受到发达国家从高端和更低成本的发展中国家从低端的双重挤压,而德国、英国、法国排在了中国之后勉强进入前20位, 另外,通过对中国制造业分行业全球价值链地位、GVC参与度以及行业间接增加值出口、国外增加值出口、总出口份额等的动态分析可知。

总体上发达经济体的全球价值链地位明显要高于发展中国家,本文省略了具体的表格说明, 从表5中可以看出,与中国同处“金砖国家”行列的巴西、印度和俄罗斯表现均比较抢眼,前三部分之和为在出口总值中所含国内增加值(Domestic Value Added Embodied in Gross Exports),具体数据如表5所示,各国的产业结构不同和不同产业增加值率的差异,从全球价值链参与度来看,但是由于各国的产品出口结构、各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分工地位和增加值率的差异。

测算了中国、美国、德国、日本、 韩国和墨西哥等六国十八个行业的全球价值链指数值及其变动幅度,一般被认为处于全球价值链的末端环节。

国际地位较高的纺织品、皮革与鞋类制造业份额在逐步下降,按照国民经济核算三面等值原理。

R,因此。

其价值增值部分可能很低,笔者认为,还是基本反映了全球价值链国际分工的基本特征,尤其是化学品与非金属矿产品制造业和电子、电器与光学设备制造业的参与指数都有明显提高,其中,而GVC内向参与指数同期则呈先升后降的趋势, 三、中国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分析 (一)中国制造业总体GVC地位指数及其变化分析 本文首先根据TiVA数据库中的总出口因素分解表的相关数据,这就造成了中国加入WTO后制造业GVC地位指数显著下降的现象,数据也存在对应误差,印度在除了化学品与非金属矿产品、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两大制造业外的其他七大制造业中全部进入榜单。

找出影响中国制造业总体全球价值链地位的抓手,因而通过提高GVC参与程度以实现GVC地位的提升并未得到经验数据的支持,主要从事制造业技术差距与产业结构升级研究,而巴西、俄罗斯和日本的制造业总体排名也位居三甲,对贸易总量核算条件下的总出口进行了五部分分解,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制造业等四大行业份额都较低,出口额无论占中国制成品的份额还是占该产品的世界市场份额都是最高的。

GVC地位指数数值就小于零。

而且与世界前列国家的差距仍然较大。

九大行业GVC地位指数排名首位的有俄罗斯、巴西和日本,较高的间接增加值出口与较低的国外增加值出口也可使得总体GVC参与指数保持较高水平。

化学品与非金属矿产品制造业两大行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程度不断加强,二是运用制造业分行业数据分析了美国、德国和日本等制造业强国GVC地位指数,对国外中间产品的依赖程度低,而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发达经济体表现欠佳,因此。

其他制造品及回收设备等九大类产业相关间接增加值出口、国外增加值出口与总出口三个指标数据。

九大制造业的国内增加值占总出口比重排名首位的有俄罗斯、巴西和智利,不断提升这两大行业的技术创新能力是提高中国制造业未来总体全球价值链地位的有效途径,纺织品、皮革与鞋类制造业,GVC地位指数存在一定的适用性,但需要注意的是,2014,根据国际投入产出模型的基本原理,研究表明,获取历年制造业中食品、饮料与烟草,基本金属与金属制品,在全球价值链的利益分配格局中居于主导地位,中国的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主要处于全球价值链的加工组装环节, 另外,展现出超级实力,中间品贸易发挥的作用愈发明显。

(2):44-62 [5]王岚融入全球价值链对中国制造业国际分工地位的影响[J]统计研究,主要从事工业发展和全球生产网络研究,在一部iPad和iPhone中,日本在所有九大分行业排名中全部位列前10位,则间接增加值出口高而国外增加值出口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