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查税风暴后的华谊兄弟:断尾求生 千亿市值成泡影

2019-08-23 02:5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查税风暴”后的华谊兄弟:断尾求生,千亿市值成泡影)

  2015年12月20日,王忠军(左)、王忠磊出席电影《老炮儿》首映礼。图/视觉中国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换回现金,来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卖画没有什么丢人的。”8月18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上,首次针对公司资金紧张问题对外袒露心迹。

  曾经在艺术品购买上一掷千金的王忠军,如今正将自己精心收藏的艺术品逐一拍卖掉。他曾表示,不认为自己在商业上十分成功,但在艺术品投资收藏上颇为自得。

  如果将时钟拨回到两年前,华谊兄弟的危机其实在当时早已潜伏。华谊兄弟在2017年年底《芳华》和《前任三:再见前任》票房双炮响后,2018年则归于沉寂。华谊兄弟参与联合发行的《西游记女儿国》在春节档首先掉队,被寄予厚望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鬼吹灯之云南虫谷》相继票房失利,《江湖儿女》《找到你》在文艺标签之下表现已属优异,但从票房数字来看则略显寒碜。

  更令人没想到的是,查税风暴会成为华谊兄弟命运的转折点。2018年5月,曾经因《手机》这部电影饱受流言蜚语困扰的崔永元,因为电影《手机2》再次开拍,开始“拳打冯小刚”“手撕范冰冰”,让华谊兄弟股票硬生生接连吃了好几个跌停板。

  此后,事件持续发酵,明星偷税漏税、片酬阴阳合同、电视剧收视率造假等问题接连曝光。受近年来宏观经济影响,资本市场开始回落,更让华谊兄弟等影视公司提前进入寒冬。目前,华谊兄弟市值已经从一年前300多亿元萎缩到120多亿元。

  早在查税风暴爆发前,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元奎就对华谊兄弟近些年疯狂购并案例提出“市梦率”的预警。在分析其上市近十年财报后,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从主营业务来看,华谊兄弟已变成一家很平庸的公司。”

  在薛元奎看来,虽然华谊兄弟上市后营收和资产规模快速扩张,但主要依赖投资驱动而非能力驱动,导致公司管理效率大幅下降,净利润含金量不足,商誉则大幅增长。

  如今,王忠军4年前许下“千亿市值的目标应该很快就会实现”的豪言早已破灭,华谊兄弟甚至距离营收百亿的目标仍然遥远。

  流动资金危机

  2018年4月,仲志远到朝阳区光华路赴东亚银行北京分行行长之约,恰巧碰上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从行长办公室魂不守舍地出来,匆忙之间两人竟连招呼都没有打。

  仲志远是广州毅大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CEO。他后来与行长闲聊,得知王忠军此行目的:原来华谊兄弟账面资金紧张,想从东亚银行贷款,未果。实际上,由于王氏兄弟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几乎都被质押,王忠军最近四处找钱都没人搭理。

  此时,距离查税风暴爆发还有一个多月。据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华谊兄弟在2018年上半年账面资金已经开始紧张。“资本市场回落,多部电影票房不佳,导致华谊兄弟流动资金困难。王忠军只好忍痛卖画,四处求银行贷款,还请了朋友帮忙。”

  “去年,嘉德的夜场一半拍卖的是我的画。”王忠军承认。通过卖画他缓解了部分现金流压力,但依旧十分缺钱。到底有多缺钱?翻开华谊的财报,即可知道。华谊兄弟2018年亏损额度高达11.82亿元,营收同比下滑1000.40%。2019年第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同比下滑58.21%,净利润同比锐减136.33%。

  此外,华谊兄弟现金流状况也进一步恶化。华谊兄弟今年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出1.45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大幅下滑120.99%;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13.06亿元,较去年底的21.55亿元大幅减少8.49亿元。

  对外经贸大学教授、中国影视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周煊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华谊兄弟当前资金紧张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公司层面,项目亏损导致经营性现金流为负,不断失血,公司资金紧张;二是股东层面,大股东股权质押后对股价下跌预计不足,也面临较大资金压力。”

  除了账面资金紧张,华谊兄弟还有债务危机待解。根据2018年财报,华谊兄弟流动负债合计72.57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36.47亿元;而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华谊兄弟流动负债达60.42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4.41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