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长三角省界收费站取消正在进行时

2019-08-21 18:56 来源:网络整理

前段时间,记者随货车司机徐玉贵的40吨载重大货车,凌晨3点从上海青浦区出发,过沿江高速公路沪苏省界收费站,从苏通大桥跨长江,向北一路穿越江苏,再过苏鲁省界,历时约11个小时,送货到青岛。

这一路,要经过去年12月底就取消的苏鲁省界主线收费站,以及桥头桥尾已被拆除了收费站的苏通大桥。车出上海,跨大桥、过省界,高速公路上不必“刹一脚”,直接到青岛下高速,才缴通行费。

“80后”徐玉贵是安徽合肥人,开了16年货车跑长途,几乎跑遍全国各地。他平日不太看新闻,经记者提醒,才真正意识到一批省界收费站已经取消了:“怪不得,这段时间开车顺畅多了。”

不少人都经历过,尤其在节假日,收费站前车流如龙,“壮观”得让人没脾气。在新旧动能转换、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关键时间,哪怕只是让老司机们“一脚油门”快上十几秒、几十秒,也能使经济要素加速流转——从某个角度看,这也是拆除行政藩篱的过程,把更多的门打开,把更多的路打通,成本少了,商机和信心就多了。

尤其在更高质量推进一体化的长三角地区,在率先取消省界收费站之外,正打通更多有形或者无形的“关卡”。

取消收费站好消息频传

徐玉贵心直口快:“取消省界收费站,又不是取消收费。”

确实,这个误解必须反复被澄清。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只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车辆跨省行驶时不停车快捷交费,是收费方式的改变,并不是取消高速公路通行费收费。跨省行驶车辆仍应按照有关规定和标准,依法交纳车辆通行费。

以前比较恼人的,就是每过省界或“节点”,总要停车。比如出上海,要停车缴纳上海高速公路段的通行费;有时候开上一小段之后,又要停车,拿江苏或者浙江的通行卡;出了苏浙,又得缴费拿卡。以前,即便在江苏省内,过江阴大桥、苏通大桥等跨长江大桥,也得在桥头桥尾两次停车。最怕周末、小长假或黄金周,不少收费站本就大排长龙,奈何还得在省界和大桥上多排一两次队……

所幸,这些“堵点”明年就可能被打通。国务院明确2019年底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大多数省份已经制定了具体实施方案。不妨先看看长三角——

江苏去年底就率先取消了高速公路苏鲁省界主线收费站,同步取消了包括江阴大桥、苏通大桥在内的5座省内跨江大桥主线收费站。江苏省交通运输厅主要领导表示,最快今年11月底,江苏就将取消余下的全部17个省界高速公路主线收费站,有望成为全国首个高速公路“无障碍出省”的省份。

浙江有计划。今年12月底前,将拆除浙沪、浙赣、浙皖、浙闽省界总共15个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正线范围内收费设施,具备新旧系统切换的条件,并将实现称重检测数据与收费车道系统联动。

上海交通委的消息,预计今年底,取消上海与江苏、浙江的9处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

这段时间,浙皖省界上、位于杭州市临安区的昱岭关收费站正拆除,这是浙江省第一个进行主线物理拆除的收费站。收费站负责人李锡芬介绍,一般客车通过收费站的时间是6秒,货车通过的时间是13秒,拆除之后不停车收费,车辆可以“秒过”。

沪苏浙皖的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早已达成一致意见。根据交通运输部部署,今年将同时实现京津冀和长三角两大片区取消省界收费站。接下来几个月,关于省界收费站的好消息,肯定越来越密集。

“没有感觉”的获得感

目前,长三角已真正取消省界收费站的地方还不多。记者只能随徐玉贵的货车,由江苏连云港到山东日照,过苏鲁省界收费站。如今这里的收费站只剩一个“形式”,挡杆与收费岗亭都没了,徐师傅一脚油门,几乎没有减速,过了省界。

“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徐玉贵评价。他每个月平均开车跑两万多公里,对各地的高速公路都熟悉。记者随他运货,在尚未被取消的省界收费站,他都是刷ETC卡,但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不过,那日凌晨3点多,记者随他过沪苏省界收费站时,在上海嘉定区朱桥收费站前缓慢行驶了约三公里。半夜怎么还堵车排队?徐玉贵见怪不怪:晚上收费站上班的人少,只开一两个入口通道,慢很正常。“最好还是都取消了吧。”他感慨。他心底明白,沪苏、沪浙、苏浙省界的一批高速公路收费站,要比苏鲁省界忙碌得很多。

虽然“没感觉”,但绝大多数货车司机公认,收费站少了肯定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