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要闻 > 正文

湖南企业主获国家赔偿

2019-04-15 19:17 来源:未知

湖南企业主获国家赔偿

在获得检察院的国家赔偿十个月后,公安机关再次以同一案情向作出国家赔偿的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曾被湖南省政府授予“湖南省乡镇企业家”称号的李良毛,近来面临着一场一波数折的“诈骗犯罪”指控。

8年前,为响应国家淘汰落后产能的号召,“干了半辈子企业”的李良毛,将自己在湖南衡阳祁东县的造纸厂和水泥厂关闭。在申领到国家300多万元补贴资金不久后,李良毛被控虚假申报,涉嫌诈骗犯罪被捕。县检察院后将案件退回公安,又被“疑罪从挂”数年后,李良毛获得县检察院因其被羁押57天的国家赔偿金。

当李良毛继而要求返还之前退回的200多万国家补贴金时,2018年11月,他等来了公安机关再次以涉嫌诈骗对他的侦查和移送审查起诉。

一边是检察机关视案件已终止侦查,并根据国家赔偿新规给予赔偿,一边却是公安机关重启侦查又将案件移送到了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李良毛无法理解这种“司法错位”。

多名专家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李良毛面临的“国赔后再追诉”的情形着实罕见,2016年1月1起实施的“两高”关于刑事赔偿的司法解释,明确“疑罪从挂”可获国家赔偿,其目的便是充分发挥刑事赔偿制度的倒逼功能,防止权力滥用。专家认为,在对“疑罪从挂”案件进行赔偿后又“一事再诉”,公安机关是否有权再次启动立案侦查或者补充侦查程序?“法律没有规定,学术研究也不足,其正当性值得进一步论证。”

湖南企业主获国家赔偿,讨要被追缴钱款时又因同一案件被移诉

祁东老板李良毛站在已经被拆毁的厂房前说:“设备拆了,厂子倒了,落后产能实实在在淘汰了,为何国家补贴的钱都要退?” 本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

“淘汰落后产能”

今年70岁的李良毛,一生的高光时刻在1998年。

这年夏天,他担任厂长的祁东编织袋厂迎来了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等领导的视察。彼时,国家号召各地兴办乡镇企业。农村里的“能人”李良毛将编织袋厂办得远近闻名,特色突出。

这年,李良毛被授予“湖南省乡镇企业家”称号,又当选湖南省乡镇企业(家)协会第二届理事,评选为优秀县人大代表。这一时期,李良毛还陆续接手县磷肥厂、县氮肥厂。

2001年,曾经在湘东南闻名的祁东县造纸厂面临倒闭窘境。“当时县领导找到我,说(造纸厂)送你也好,卖你也好,你适当给(政府)一点钱,把它搞起来。”李良毛回忆,他在给了政府十多万元钱后接手了祁东县造纸厂。

李良毛说,2002年,他投入300多万元给造纸厂修了办公楼和围墙,在生产了几年的磷肥后,2005年,李良毛买了新的造纸设备,准备大干一场。

李良毛还与几位股东出资买下磷肥厂的一个车间,办成了祁东县三阳水泥有限公司。2008年,三阳水泥厂向银行贷款400万元生产。

但一项国家政策打破了李良毛两家乡镇企业的“振兴”计划。

2008年6月,祁东县政府下文,称根据省、市文件精神,决定对全县生产能力1万吨以下的造纸企业一律关停。祁东县造纸厂在22家关停企业之中。2011年5月,祁东县政府又下文,称根据上级精神及出于对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安全隐患突出等问题的考虑,决定对包括三阳水泥厂在内的17家企业一律淘汰。

这一系列关停举措,被称为“淘汰落后产能”。为促进这项政策的落实,中央财政配套了相应的奖励资金,并先后出台两份文件对资金的使用予以规范。澎湃新闻查阅,一份是由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于2007年5月出台的《淘汰落后产能中央财政奖励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一份是2011年4月出台的《淘汰落后产能中央财政奖励资金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由财政部、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的能源局三家共同发文。

二者的区别是,前者只要企业主动淘汰,且符合奖励范围,由中介机构核实产能,经公示无异议,即可发放企业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后者则增加了“工商营业执照”和“近三年正常生产”等几大门槛。

李良毛的命运也伴随这项补贴政策的改变而改变——因在申报过程中出现变造、伪造材料的情况,他从光荣的乡镇企业家,变成“诈骗犯罪”嫌疑人。

国家赔偿

但李良毛从来不认为自己构成诈骗犯罪,并因此不断投诉。

祁东县政府官网“书记信箱”的回复呈现了李良毛案的“基本案情”。祁东警方称,2008年-2011年,祁东县三阳水泥有限公司、祁东县造纸厂法人代表李良毛,通过伪造申报资料,共骗取淘汰落后产能中央财政奖励资金366.5万元,其行为涉嫌诈骗罪。

祁东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称,根据祁东县纪委移送的线索查明,2008年9月和2011年2月,李良毛分别以县造纸厂和三阳水泥公司的名义作假申报资料,并把相关的虚假申报资料报送到县经信局、县财政局,分别获得了中央财政划拨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276.5万元和90万元。

警方的回复还显示,祁东县财政将两笔中央财政资金划拨给李良毛的造纸厂和水泥厂时,县财政局分别“调控”了35万元和18.2万元,李良毛实际获得资金241.5万元和71.8万元。

但李良毛否认曾虚假申报诈骗国家资金,“我没有作假,具体申报材料是会计做的,都是按县里要求来的”。其介绍称,当时祁东县经信局下发了一个样本,要求企业根据他们的要求填材料。“2008年4月,县里开会,县领导明确表示,要县各个局支持配合我们企业申报。我当时还补缴了三年的环保税35万元。申报搞了几次,因为政策在变,县里根据新的规定要求申报材料。”

澎湃新闻从权威渠道获得的一份由祁东县经信局出具的材料显示,李良毛等人之所以被司法追诉,线索源自审计部门对祁东县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审计。而该材料中也称,该县淘汰落后产能奖励资金专案在认识与处理、政策与法律层面存在较多争议,集中体现在“企业申报资料不等于企业获取奖金的决定性因素”、“套取不等于骗取”、“虚假申报不等于诈骗犯罪”、“管理办法不等于暂行办法”等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三大涉产权案之一的张文中案确立了一个新的裁判规则,即申领国家补贴类诈骗案件,必须考察‘社会目的是否落空’”,李良毛的辩护人、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长说,李良毛所申请的淘汰落后产能奖励金本来就是给民企的,且是定向给予在政府文件目录中确定要被淘汰的企业,而李良毛的“产能”——厂房、设备,确实也被淘汰了,国家发放奖励金的社会目的也就实现了,不应是诈骗犯罪。”

在“罪与非罪”的争议之中,李良毛案第一次被公安移送后,检察机关踩了一脚“刹车”。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李良毛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10月11日立案,同日被刑拘。同年12月6日,在交了两万元保证金后,李良毛被取保候审,一共被羁押57天。一年后,取保候审期满,祁东县公安局将李良毛以诈骗罪移送起诉到祁东县检察院,后被检察院退回。此后,取保候审届满又过了一年,李良毛仍未被起诉,他认为自己被羁押属于典型的错案,于是开始申请国家赔偿。

在他的申请之下,2018年1月16日,祁东县检察院决定对李良毛进行国家赔偿。赔偿决定书称:“赔偿请求人于2013年12月6日被祁东县公安局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后释放,取保候审法定期限届满以后,办案机关超过一年未移送起诉、作出不起诉的决定或者撤销案件的,视为终止追究刑事责任,故赔偿请求人李良毛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