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接待完特朗普后特蕾莎·梅的使命结束 继任者会

2019-06-12 16:36 来源:网络整理

“脱欧梅首相”黯然离场

5月23日,星期四,英国进行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日。根据法律规定,所有英国媒体在投票日当天都不得发布倾向性报道,比如宣传党派或者发布民调之类,以避免其影响选情。依照惯例,这会是英国平时吵吵嚷嚷的政治氛围中难得静默的一天。不过,这一天却毫不平淡,各大媒体头版登出了同一条重磅新闻:首相特雷莎·梅将会在第二天发表演讲,宣布辞职的时间。

过去一年里,梅无数次经历了从党内到党外,从议会到民众的挑战。媒体不断讽刺她已经是一具“行走的僵尸”;保守党后座议员一次次反叛投票,让她的脱欧协议无法通过;英国普通民众则早已经无比厌倦每天打开收音机和电视,听到的都是脱欧进程不断被逼入死局,一拖再拖。

终于,梅没有再坚持,当地时间5月24日上午10点,在阳光明媚甚至有些刺眼的唐宁街10号门前,梅发表了自己的辞职演说。一身红色套装的她回顾过去三年的成绩和遗憾,想要尽力留下自己的体面,但是当读出最后一句“我无比荣幸有机会服务我所热爱的国家”时,她终于无法自控,失声飙泪。随后,梅飞速合上讲稿,转身进入办公室,只留下一个无比落寞的背影。

党内分裂

对于了解英国政治和脱欧进程的人来说,梅的辞职早已没有了悬念,只是时间问题。选在当下这个时间点,完全是因为大限已到实在无法再拖。

就在辞职的几天前,梅提出了已经不知道是修改到第几版的脱欧协议草案,并完全丢掉了保守党的一贯立场,表示如果议员们可以通过这个版本的脱欧协议,她就愿意用同意进行二次公投来交换。这种完全叛党的操作,惹恼了近乎所有保守党的后座议员。当天,下议院领袖利德索姆表示,自己完全无法支持首相的新提案,并宣布从内阁辞职,成为两年多以来第36位退出梅内阁的大臣。

毫不夸张地说,最近这半年多来,梅已经近乎丧失了来自保守党内的所有信任,党内各派都早已暗自盘算或是摩拳擦掌,等着她首相生涯的结束。不过,令人惊讶的是,梅却展现出了坚韧甚至是倔强的意志。她对自己的脱欧协议坚信不疑,笃定这将是英国所能从欧盟带回的最好的协议。

为了将协议提交议会表决,梅不惜逼走党内脱欧派在内阁中最重量级的代表人物——外交大臣约翰逊和脱欧大臣戴维斯,强行先在内阁达成共识。之后,梅一次次将协议提交议会辩论表决。然而,失去了党内脱欧派的支持,又无法说服工党内足够多的票数支持政府,梅的提案屡屡受挫,甚至刷新了百年来政府提案获得反对票数的新高。

同时,保守党内的不满情绪也在不断积聚。和工党这种依靠大型工会并拥有稳定收入来源的党派不同,保守党十分依靠自己地方党部的力量,来自地方基层党员的小额捐款,也是保守党收入的重要来源。因此,制度设计中,代表保守党后座议员的1922委员会就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只要有全部议员的15%联署,1922委员会就可以发起对党首的不信任提案。如果多数通过,党首就会被罢免。去年年底,面对困局一筹莫展的梅就遭遇了这样一起不信任案表决,最终她侥幸获得了多数支持票,逃过一劫。但从那次表决之后,保守党内部因为首相脱欧协议导致的分裂已经跃然台上,并再也无法弥合。

在英国主流的几大党派中,保守党对于欧洲一体化的态度最为怀疑。历史上,面对改革欧共体机构并希望各成员国让渡更多主权的要求,撒切尔夫人曾以“No!No!No!”作答,成为英国议会辩论中一个经典片段。如今,保守党内最大的一个派别就是由资深后座议员雅各·瑞思-莫格所领导的“欧洲研究小组”,这是由一群长期对欧盟持怀疑态度的议员组成的团体。半年多来,针对脱欧协议,梅的倔强和高压让保守党内的疑欧派异常愤怒。最后梅的黯然离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她完全无法弥合自己和这些党内同事的分歧。

进退失据

三年前,英国通过公投决定脱欧,首相卡梅伦辞职,梅通过党内选举当选新的保守党党首,成为英国的第二位女首相。当时,人们不断将这位牧师家庭的女儿、牛津毕业生同她的学姐兼前辈撒切尔夫人相比。坊间亦曾有传闻,当年撒切尔成为英国第一位女首相时,年仅二十多岁的梅曾经十分失望,原因是她认为自己才应该成为英国第一位女首相。而她在卡梅伦政府中,连任6年内政大臣,主管英国情报、警察、边境等强力部门,也确实为她赢得了“铁娘子第二”的美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