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农村建设 > 正文

一个人的庄园,一个人的“村长”

2019-08-13 07:01 来源:网络整理

一个人的庄园,一个人的“村长”

    

黄俊飞在采摘葡萄。

  “受父亲的影响,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当一名村长!7年前找到这条曾被遗忘的小村庄,在强大的梦想支持下,一步步艰难走过……”在黄俊飞的朋友圈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让人印象深刻。

  阴差阳错,黄俊飞没能当成真正的村长,却成长为一名扎根乡村、扎根农业的追梦人、奋斗者。2011年,他来到肇庆四会市江谷镇竹寨村委会卢屋村,向当地村民租下60亩土地,成立逸丰葡萄庄园。经过近8年的发展,庄园面积扩大到300亩,其种植的优质葡萄成为当地一张响亮的名片。

  卢屋村是空心村,村民早已全部外迁,整个村子里只有黄俊飞一个人常年居住。某种意义上,他既是“庄园主”,也是“村长”。由于他的到来,这个被遗忘的小村庄,渐渐有了生机与活力。

  为圆梦租地60亩

  “因为职业生涯遇到了瓶颈,我辞职回到肇庆,干起了餐饮生意。”黄俊飞是四会市迳口镇新围村委会元龙村人,早年在佛山一家企业当保安,经过十几年的奋斗,成为该企业的区域销售总监,年薪近40万。

  偶然的机会,黄俊飞与朋友谈起小时候想当村长的梦想。于是,朋友介绍他来到了卢屋村。“周围村落热热闹闹,只有卢屋村冷清无人,土地荒芜,满村的荒草长得比房子还要高。”回忆起刚到卢屋村的场景,黄俊飞满是感叹,“村里只有12户人家,已全部外迁。”

  为租下卢屋村的地,黄俊飞找到还在四会生活的10户村民,请他们吃饭座谈。“村民不信任我租地的用途,我便问他们不允许做什么。”黄俊飞说,村民提出不少要求,如不许种绿化树、不许种芭蕉、不许种直径超过20公分高度超过3米的作物……黄俊飞一一答应了,并承诺修建道路、管理好村庄。

  “父亲教会我,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很重要。”黄俊飞的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也是元龙村的老村长,干了二十多年,带领村民养鱼、种植中草药致富,在村中享有崇高威望。黄俊飞没当成村长,却成了“庄园主”,守护着被人遗忘的卢屋村。

  如今,卢屋村已铺上水泥路,安装了路灯,村庄干净整洁。由于久无人住,村中原有的22间房屋,只保留了17间。黄俊飞为村民修缮旧屋,目前共修缮5间。在庄园打工的村民常对黄俊飞说:“老板,您一个人的村,比我们100多人的村打理得还漂亮。”

  庄园产值百万元

  一开始,黄俊飞并未想好租地的用途。“只是想实现当‘村长’的梦想,毕竟租金不贵,一年才两万多。”黄俊飞坦言,土地闲置了半年,2012年庄园成立后,才开始种植水稻和普通蔬菜瓜果。一次,黄俊飞在与当地农业部门的工作人员交流时,对方建议他尝试种植葡萄或丰水梨。经过再三考虑,黄俊飞选择了种植葡萄。

  但种葡萄不仅技术要求高,风险也较大。从未接触过农业的黄俊飞,刚开始就栽了大跟头:先是买种苗、物资时被骗;后来又遭遇连续的台风袭击;葡萄品质不达标而滞销;因前期基础设施投入巨大,而导致投资运营资金链断裂。不到两年时间,黄俊飞花光了100余万元的积蓄,还欠了银行25万元债务。

  家人朋友都反对他继续做下去。“当时,上至105岁的爷爷,下至8岁的儿子全部反对。”黄俊飞苦笑道,他外公是名园艺师,也劝他“农业没得搞”。

  “我做事不会尽力而为,只会全力以赴。”曾想过放弃,但黄俊飞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为提高技术水平和专业能力,他参加各种培训会、交流会,自学农业知识和管理经验,引进先进技术设备。

  “将庄园葡萄定位为高端消费产品,走高端定制路线,发展订单农业。”黄俊飞说,2013年,在葡萄庄园最低谷的时候,他反复思考,找到了失败原因,并尝试转变经营理念,“产品不再运往市场销售,配送范围仅限于四会范围,其余地区需顾客自提”。截至目前,庄园累计投入逾350万元,固定员工4人,葡萄种植面积35亩,种植有日本香印、金手指、玫瑰香等多个优质品种,活跃客户超过500人,园区年总产值达100多万元。

  “卖的不是葡萄是人品”

  今年夏天,黄俊飞的葡萄庄园格外热闹,每隔几天便有人前来参观。日前,南方农村报记者走进逸丰葡萄庄园,只见一架架葡萄藤挂满了葡萄,令人垂涎欲滴。其中一间大棚里,每架葡萄藤都挂着一个标牌,上面写满了寄语:“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当你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你才有可能看到和别人不一样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