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商业流通 > 正文

驱动区块链发展的根本力量

2018-06-12 14:38 来源:未知

驱动区块链发展的根本力量

2018年6月6日,由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政府主办、浙江省金融科技协会、旗点咨询等联合承办的“全球无眠区块链领袖峰会暨区块链产品与设备展(GBLS)”上,知名产业互联网专家,旗点咨询合伙人、区块链场景应用实验室发起人王东的主题演讲最受关注。

王东认为,区块链是实现分布式经济体的一种支撑技术。从经济角度来讲,区块链新的经济场景应用将分为应用层(价值创造系统)、融合层(价值融合系统)和流通层(价值流动系统)3个层面,这三个过去相互分离的层面在区块琏时代将实现深度耦合,从而形成分布式的经济体。

他指出,未来三年内,基于场景的区块链应用将会爆发,每一个链未来都将是一个自运转的经济体。

以下是王东演讲内容整理:

各位,大家好,今天一天听了很多人都在讲区块链,我相信在座的很多人跟我一样。我们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领域进入到了区块链里面,像我也一样,我之前参与了很多互联网的项目,包括电商、社群、供应链金融、产业互联网,在各个地方讲课的过程当中,在15年16年逐渐讲到区块链应用。随着去深入的研究之后,我发现区块链跟我们过去接触的所有行业都不太一样。所以,我今天把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探索和思考,跟大家来做个分享。

1

对于区块链,为什么我们说的不一样

区块链是什么?今天大家很多人都在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有些人认为它是新技术,有些人讲它是分布式商业,有的人讲是新价值叫做价值互联网,还有的人讲这是新的产业,有的人说这是新的金融,还有人说这是信任机器,这是新的记账方式,叫分布式账本,新的社会协同方式,新的市场关系刚才有很多人讲,新的信仰共产主义,还有新的文明,新的社会生态。我们突然间发现,人类的语音在区块链面前变得特别苍白,我们甚至没办法用过去的认知边界一味地我们认知去描述区块链。为什么每个人说的不一样?我想,表达就是认知的体现,而认知就是共识的前提。今天对于得区块链,我们还没有对区块链本身达成共识。像今天我们这这些产业或者行业里的人,我们很多从业者,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组织都没有达成共识。这是因为我们对区块链的认知还没有真正的统一。这个行业,还是一个婴儿期,刚刚开始,我们可以任意的去描绘,这个是我个人的定义与想法。

2

区块链是实现分布式经济体的一种支撑技术

那区块链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区块链是实现分布式经济体的一种支撑技术。这里面有两个关键词,一是分布式的经济体,一是支撑技术。很多人说分布式的经济体和分布式的商业有区别吗?有,商业是价值的交换,而经济体是所有生态内的各方之前形成的一种经济的生态式协同。不论是经济角度还是技术角度,都有多领域的跨界,又都非常天然地集成在一起。

从经济体角度,它的价值逻辑有三个层面:上面是价值的创造,比如我们人类从原始社会到现在,一直通过各种行为进行价值创造,这个价值又分显性价值和隐性价值。第二个是融合层,融合层就是思想的融合,就是我们说所谓的共识,既有广泛的共识也有局部的共识,比如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都是某一个宗教信仰者,或是我们都是某一个组织或者公司这也是共识。大到国家,小到一个组织。那么包括还有激励系统,我们区块链所谓的通证体系,或者叫token的机制。还有我们的应用工具,应用工具包括我们的很多中间层的企业级或平台级的应用系统。再底层就是流通层,流通层就是我们的价值流动。我们过去讲货币的流动那是银行,或者美英储在去思考的事。而我们发现,我们可以用技术,用新的思想,去把整个从应用层、流通层、融合层把它打通。这个怎么理解呢,假如说最上面是传统企业的话,他们生产的商品或者供应服务,这个都是叫做价值创造系统。中间的融合层,比如说我们像过去的淘宝,支付宝它是一个中心的平台。它们能够把所有过去我们所有的商业通过一个平台形成一个交易的撮合,它就掌控了规则,那么就成为利益的中心。流通层是什么呢?流通层是我们整个货币的流通,比如说支付宝,它的平台也要跟我们的金融机构去对接,依靠最底的这个流通层。这是由于过去分离的这三个层面在区块链时代的深度耦合,才能够实现我所说的分布式的经济体的生态的实现。

 

从发展趋势看,从互联网到区块链的过程其实是水到渠成

那么从产业发展看,我们知道从九几年第一波PC互联网,到后面的移动互联网,再到今天的区块链。整个的产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企业从最早的信息化,到电商化,再到互联网化,再到产业互联网,再到大数据化,我们的生产方式从工业时代的工业化生产,到自动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我们的用户体验从过去直追品牌,到现在去追一个人群就是所谓的社群。我们的价值节点也在变化,价值节点是什么呢?就是在不同阶段,那些掌控价值规则有话语权的人,80年代的时候谁有生产能力谁掌控价值规则,然后后面谁的技术好谁掌控价值规则,再到后面谁的渠道多谁掌控了价值节点,再往后谁有流量谁是价值规则,比如说今天的很多的互联网平台,前两天的今日头条和腾讯之间就是流量的pk就是流量之争,用户的时间之争。再到今天我们发现,谁掌控了信任的机制,谁就掌控了新的价值话语权。这就是形成今天的区块链爆发的力量,它所形成的一个新的生态化的一个状态。所以我们讲所谓的共享其实应该是一种生态,生态天然的应该是彼此滋养。我们已经从最早的信息互联网、交易互联网,再进入到到今天产业互联网,万物互联网再到价值互联网这样的一个过程。信息互联网是什么呢?是信息的撮合,底层是超链接技术,TCP/IP协议,包括万维网,它成就了雅虎、google、百度包括阿里等等,它们的底层技术都是运用了超链技术,才成就了今天的互联网巨头。然后到了交易互联网,我们能够在线上实现交易了,再后面产业互联网,产业和互联网全面融合,比如工业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再到现在的价值互联网。

在不同的互联网阶段,它的很多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在信息互联网时代,每个人在线上注册账号,在交易互联网时代我们每个人在线上叫账户。比如那个时代我们线上都有支付宝,叫账户可以付钱,那么这个钱存在哪里呢?存在中心化的平台上,它拥有我们的数据。到了价值互联网、区块链应用的这样一个时候,我们发现每个人都有了什么呢?叫做钱包。我的资产、我的数据是属于我的,我不授权,平台就不能随便占有。这就是整个时代的变化,每一个时代都有符合时代的特征,今天我们说区块链刚刚开始,需要我们去探索,所以我们发起了叫互联网场景应用实验室,通过这个实验室,我们期待挖掘更多的区块链的场景。      

 

由于在早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知。很多人是看到财富效应才涌进来的,而有的蒙头在做区块链应用场景的人却非常辛苦,但正是因为有他们才有未来。

区块链:让重构了经济系统的新生产关系有了技术层面的保证

对于区块链的理解,人类所有的交易在过去,一直从原始社会的时候就这样,归根结底就是所有商业行为交易的最终结果都是我们关联各方的账户变化,或者叫钱包的变化,这个本质没有变。第二个,我们过去在信息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阶段,我们都在解决效率的问题,比如说信息互联网解决认知效率,产业互联网包括交易互联网都在解决流通的效率,而今天,我们区块链解决的是信用的效率,它并不直接创造价值,而只是提供价值流通过程的新的信用机制的技术支撑。比如过去的信用,我们是要第三方中间机构来实现,效率低、成本高、不公平。那么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的区块链,其实都是防止信用过程当中的不确定性,提升的是重建信任的效率。

数字货币的叫法是狭隘的,正确的应该是叫数字权益

区块链未来的应用,将会更广泛。今天很多人都在讲数字货币,数字货币的叫法是一种错误的叫法,它还是一个金融视角,它还是一个作为金融的一般等价物或者代币的叫法,但实际上,数字权益它还是承载的东西更加广泛,它实际上是一种以人为节点的权益的统领,有各种权益类。包括刚才那个朋友分享的J罗,是明星价值预期权益,实际上他的权益是什么呢?其实已经不能用货币化表达了,这就是区块链带来的数字权益的魅力。

未来一切价值映射成为链上权益

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来一切价值都会映射成为一种线上的权益。公共账本统一来做管理。包括:数据权益、数字权益、数字化权益。比如说我们个人的医疗数据属于数据权益,线上内容类IP等属于数字权益,而我们实体产业的权益数字化上链后,就形成了数字化权益,时间关系我就不展开了。

三年内基于场景的区块链的应用将会爆发,每一个链未来都将是一个自运转的经济体

未来是基于场景的区块链的应用将会爆发。公链的竞争会非常的激烈,只有更多基于场景的应用状态下的公链以及公链才变得有价值。而基于场景的应用,会有很多很多的场景,这里的机会来的最实在,机会也最大。未来每一个链未来都将是一个自运转的经济体,而不是一个商业机构。它不再是说我的一个个人或者一个企业,它是由多方性协同形成的共识社群的经济体,它赚取的已经不是商品的差价,而是分享生态价值。

区块链还有一个特性是它还能承载能量的价值

区块链有其独有的特点或者基于在数字权益的状态特点,它可以承载能量的价值。我们过去所有的我们的货币承载的是有形的价值,而我们说区块链它承载了我们过去物质不能承载的那一部分。这将会有很多我们过去不能理解的场景出现。

 

所以我们说,区块链底层的动力是什么?就是认知,就是我们今天能不能认知到它的整个的价值逻辑,认知到如何重构一个基于某一个群体或应用的一个经济体。我们要基于这样的一种状态,未来我们只要在某一个应用里面,可能我们就是那个应用的主人,然后由于我们在那个应用里面,我们愉快的使用和参与,我们就成为那个应用里面的一个生态,并因此受益。

未来当当人类世界的陌生人之间不需要认识、不需要重新确定规则,不需要建立信任就能实现价值交换,当所有价值交换没有了过程成本,并且就能够共享所有价值,一切都会通过程序化执行,思考一下,这个世界将会怎样?

3

谁来掌控全球数字权益流通的话语权谁将主导未来

所以说,今天对我们来讲,最大的考验是什么呢?这是之前我在北京参加的一个闭门会,我和工信部专家们讨论我们的担心。我们说,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数字权益在数字空间里流转,而流转的这个土壤,流转的这个虚拟世界,究竟是谁来承载?是由哪个国家,哪些人在承载。这个就是我们说,就是决定了在数字经济时代的掌控权,今天的全球各国各种金融寡头背地里一定都在加紧布局,我们千万不要相信他们嘴上说的。我们当然希望这样的掌控权是在中国,是由我们中国人来完成实现的,在数字空间里服务全球数字权益的流动。我相信如果有那一天的话,它将比芯片对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帮助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