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三湘风情 > 正文

三湘都市:全国首例“医告官”案二审开庭

2019-02-02 18:59 来源:未知

三湘都市:全国首例“医告官”案二审开庭

2月1日上午9点30分,被称为全国首例“医告官”的诉讼案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该案因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医生江凤林起诉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及长沙市政府而备受关注。二审追加患者家属刘某白作为第三人。

门诊室内医患起冲突

2017年4月23日上午8点多,刘某白与父亲陪同母亲来医院看老年科门诊。由于其母亲病情比较严重,江凤林建议到急诊挂号。

采纳建议后,刘某白退号挂急诊。半个小时后,刘某白的父亲来到江凤林诊室,称老伴需要住院,但急诊科没法办住院手续,只能来找江凤林。江凤林表示拒绝,理由是病患已经转至急诊病室,自然得由急诊科来办住院。

刘某白的父亲怒了,拍桌子与江凤林理论。争执之间,刘某白赶到诊室,双方发生冲突。仅1分钟左右,江凤林的眼镜掉落在地上,人也受了伤。

由于刘某白的行为导致诊疗被迫停止,30多个号源无法开放,部分已挂号患者无法就诊而被迫退号。

事发后,医院方报了警。警方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对刘某白处以500元罚款。

江凤林认为,这样的处罚太轻,向市政府申请复议。令江凤林没想到的是,复议之后,警方重新做出了处罚决定,认为“扰乱单位秩序”的违法行为本身就涵盖了采取推拉、纠缠、辱骂、围攻单位人员等行为,故将刘某白的处罚降至200元。

医患纠纷引来“医告官”

“这样的行为等于是故意伤害。”江凤林认为,警方在作出第二次处罚决定后,未依法将《处罚决定书》送给自己,而政府部门的复议也未依法纠正相关错误,也属违法。

于是江凤林将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长沙市人民政府告上法庭,并追加刘某白为该案第三人,诉请法院依法撤销相关的决定文书,并对刘某白重新作出处罚。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证人看到了刘某白用手抓向江凤林,但并未看见实际是否有击打江凤林的行为,多方综合,事发时更符合双方拉扯、推搡过程中造成损伤的情形。刘某白的行为属于扰乱单位秩序违法行为的一种表现形式,公安机关处罚200元依法合规,相关的决定文书亦是合法的,也应送达到单位,而不是江凤林个人。

故此,一审法院依法驳回了江凤林的全部诉讼请求。江凤林表示不服,向长沙市中级人民院提起了上诉。

“推搡还是殴打”成争议焦点

2月1日上午9点半,该案的二审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3个小时的庭审中,原、被告双方争议的焦点集中在“刘某白的行为是推搡还是殴打”。

“如果是推搡,那为什么我的代理人脸部会出现红肿?”原告方代理律师认为,岳麓区公安分局作出的处罚决定的认定事实是错误的,仅采信了第三人的一面之词。

被告方则诉请法院维持一审判决,驳回江凤林的所有诉求。市政府和岳麓公安分局均表示所有的决定文书都是依照法定程序来操作的,也会尊重法院的判决结果。庭上,刘某白也多次向江凤林表达了歉意,愿意赔偿相关损失,“我们也是书香门第,与江医生无怨无仇。赶早来排队挂专家号,结果不能住院,这才做出了冲动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