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山水 > 正文

钱松喦:突破自我 打出中国新山水画的样板(组

2019-08-16 05:49 来源:网络整理

  对景写生 早于“壮游”之前

  钱松嵒家中四代以教书为业,家学渊源深厚,因此他自幼便接受诗文书画的教育和熏陶;1918年考入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这是其绘画生涯的一个重要阶段。在此期间,钱松嵒师从胡汀鹭研习中国传统绘画,刻苦临摹石涛、石谿、唐寅等人的作品,同时还初次对如透视、色彩、解剖、光影等西画技法有了接触和了解,为日后创新实践打下坚实基础。

  从钱松喦出生于晚晴时期及其接受艺术启蒙的经历来看,他早期是一个有着深厚功底的传统文人画家。1929年,民国教育部在上海举办第一届“全国美术展览会”,钱松喦一人就入选了2幅作品——《寿者相》和《山水》。“考察钱松嵒的早期作品,可以看出其与大多数同代人一样,并没有脱离从临摹入手的学画方式,但他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人。可能是受到当时新学的影响,也可能是他领悟到了现实与画谱之间的某种内在联系。”陈履生通过研究其作品发现,钱松喦13岁就开始对景写生,不断从真实山川中获取思考和灵感的源泉,在艺术的探索过程中,钱松喦表现出多路向发展的特征。

  钱松喦21岁(1920年)时就作了以对景写生为基础的,描绘无锡鼋头渚、锡山、惠山诸名胜的12幅山水画,表现出了他对家乡山水的体认。在不断深入表现他熟悉的太湖流域的山山水水之时,钱松喦寄希望用新山水、新内容来焕发艺术的时代光彩。他的山水画兼及农家和渔民生活,既反映了农耕文明的江南传统,又有了不同以往的现实气息。《善卷之春》《渔村饭香》《杏花春雨江南》,都是在江南风情中体现出这一时期的时代生活。而到了1958年的《江南春》《春耕》就有了明显的不同,表现时代主题再也不是新旧结合中的点缀,或者是过去文人所擅长的点睛之笔,而是一种全新的格局和气象。

  钱松喦真正闻名全国,是由于上世纪60年代他参加了那场著名的二万三千里的写生壮游行动,及壮游归来后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专题展览,但是,他在山水画中对景写生的追求和实践,早已开始了。这对于深受旧时代影响,文人画笔情墨趣已深入骨髓的钱松喦来说是难能可贵的突破。“早年钱先生虽在古贤范本中得秀逸之气,但画风尚未摆脱古人样貌,直到新中国建立,其艺术才真正发生质变走上巅峰。”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自此,他转变了画家脱离大众自视高雅的身份意识,重新认识到生活与人文之于山水画创作的重要意义,以传统毫端追踪时代大势,不断将个人的主观感受和歌颂新时代的主题注入画幅之中,将曾经空洞贫乏且远离生活的山水拉回现实,实现了艺术的经世致用。

  突破自我 描绘祖国山河

  从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开始,钱松嵒每年都要跋山涉水,遍览名山大川,拜谒革命圣地,以充沛的精力和旺盛的创作激情,表现新中国的巨变。在20余年的时间中,钱松喦几乎走遍了所有的革命圣地,在“江苏省国画工作团”历时3个多月、跨越全国8省的写生壮游中,“老画家”钱松喦担任副团长。团长傅抱石提到钱松喦说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延安。”在此后的数年中,他创作了大量革命圣地山水画,其中《红岩》《延安》等负有盛名,在一个时期内起到了示范作用。陈履生认为,在钱松喦上世纪50年代以来的生产建设题材作品中,有一个从点缀到集中表现的发展过程。到了60年代,出现了为时人高度赞誉的《常熟田》,作为一个时代的标志,这幅作品也代表了钱松喦在新山水创作方面的高度。

  众所周知,传统山水画的经营位置自明清以降便趋于程式化。钱松嵒从此处着眼,大胆取舍,打通花鸟山水之界限,模糊主次选景之差异,甚至以某单一植物作为主景而将山川平原作为配景,创造了一批迥异于传统的山水画构图。如他以独松为题材“一树成图”,将传统经典图像符号进行大刀阔斧的个性化改造,推出了造型雄奇瑰伟的“钱家松”图式。

  钱松嵒对构图的推敲打磨亦值得关注。很多图式在大小不同的作品中被反复运用,举一反三的微妙差异使其中匠心彰显无遗。比如《常熟田》系列作品,他跳出了传统“三远法”窠臼,以一种鸟瞰的视角将原本应该水平展开的稻田“竖”了起来,同时采用“满构图”的方式,将整个画面绝大部分的稻田进行了由实到虚的处理,实现了视觉上的单纯而丰富。这种构图脱胎于写生又超越了写生,未脱离古趣,又令今人常看常新。

  “他的每一笔都是‘钱松喦’。”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周京新感慨,钱松喦的独特性在于把传统经典中最醇厚的那一部分释放出来,跟最鲜活的生活结合在一起,他的融合是有相当大跨度的。“同时代很多画家的笔墨也在向现代转换,但现在回头再看,钱松喦的意义恰恰在于他坚守传统经典的初心,又与时俱进,用最古老的矛攻下了最现实生活的盾。传统中国画经典构建里有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语言进入到笔墨本身,而不是整张画里面有语言。就如当一座艺术高楼里面的每一块砖头里面都有自己的语言时,就真正确立了自己的语言构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