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山水 > 正文

山水为带“串”千诗 竺岳兵:一生痴醉“唐诗之

2019-07-10 23:57 来源:网络整理

山水为带“串”千诗 竺岳兵:一生痴醉“唐诗之路”

竺岳兵。拍友 丁一刚 摄

  7月6日19时51分,“唐诗之路”发现者与首倡者——新昌学者竺岳兵因病逝世,享年85岁。

  一个多月来,竺岳兵已三进三出医院重症监护室,两度气管插管,但每次昏迷中醒来,他还是心心念念着“唐诗之路”。“他就是想把他的‘唐诗之路’研究工作交代清楚,医生说他能坚持那么长时间,完全是靠信念在支撑。”竺岳兵的家人告诉记者。

  一千年前,唐代的浙东有一条山水之路,它从钱塘江南岸出发,经浙东运河、绍兴鉴湖,转曹娥江溯剡溪,过嵊州新昌,直至天台,400多位唐代诗人曾往来于此,用1500多首诗歌吟唱出一条“唐诗走廊”;一千年后,竺岳兵取一瓢饮,为之取名“唐诗之路”。

  “唐诗之路”概念的问世,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与重视。它的发现者与首倡者——竺岳兵,从半道出家挖掘“唐诗之路”,到为研究废寝忘食,为申遗殚精竭虑,他将数十年的光阴熔成烛,照亮的,是他心头的“唐诗之路”,更是千年文化与精神流转的“唐诗之路”。

  为诗路 一念成“疯”

  竺岳兵“疯”了。

  1985年,50岁的竺岳兵与身旁的所有人一样,认为自己“疯”了。他从新昌县风景旅游委员会提前办理了退休,全身心投入到“唐诗之路”的研究,只为心中的一念“疯魔”。

  这股“疯”来自他幼时的唐诗梦。出生于绍兴新昌的一个农民家庭,竺岳兵从小酷爱唐诗。到1974年,在新昌毛纺厂做基建工作的竺岳兵,开始利用业余时间,着手唐代诗人的研究。

  竺岳兵保存着一张手绘图,上面详细画着李白一生的行踪。通过对李白等诗人的研究,竺岳兵惊奇地发现,《全唐诗》竟有400多位诗人曾来新昌游历写诗。竺岳兵还发现许多唐诗中提到的“水路”都是他熟悉的地名,如杜甫《壮游》的“归帆拂天姥”,竺岳兵渐渐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从天台慈圣村,新昌茅洋、黄坛、沃洲到今嵊州接曹娥出杭州湾,会不会是古代一条水上黄金旅游线——唐代诗人就沿着这条“水路”踏歌而来。

  为了证实这一点,竺岳兵“疯”了:他先后七次实地考察,运用自然科学知识,根据详细地形图,计算集雨面积、河床坡度等,得出了在古代植被茂密、雨量充沛的条件下,“水路”的确定性。他还大量查阅历史典籍和相关资料,寻找证据,半道出家,认真做起学问来。

  “那时条件太艰苦了,什么都没有。没有资金,我就把退休金全搭进去,别人都以为我是个‘疯老头’。”竺岳兵生前在接受采访时回忆。

  “竺老说,他就是要躲到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来研究这一件事情。”在竺岳兵的助手俞晓军看来,竺岳兵的“疯”是不懂的人无法理解他在做什么,懂的人无法理解他为何如此投入。

  1991年,在“中国首届唐宋诗词国际学术讨论会”上,竺岳兵宣读了自己的论文《剡溪——唐诗之路》,第一次正式提出“唐诗之路”,迅速引得共识。1993年7月,中国唐代文学学会在新昌专门举行了“‘唐诗之路’学术讨论会”,再次肯定了“唐诗之路”的学术价值、遗产价值和现实意义,并正式行文命名“浙东唐诗之路”。

  于是,一念成疯,竺岳兵与“唐诗之路”,他成了它的“名”,它成了他的“痴”。

山水为带“串”千诗 竺岳兵:一生痴醉“唐诗之路”

“浙东唐诗之路”示意图。 新昌县委宣传部供图

  为研究 一腔痴迷

  竺岳兵“痴”了。

  人必有痴,而后有成。古人有“韦编三绝”,而竺岳兵有研究笔记700斤。

  新昌县城关镇永安巷6号,是进入“唐诗之路”研究的一扇门扉。这里是新昌“浙东唐诗之路研究社”的所在地,竺岳兵,是研究社的社长。

  桌案上放着几十册已经翻烂的研究书籍,书架上的笔记一摞一摞,纸张字迹已泛黄。就在这块方寸空间里,竺岳兵数十年如一日,呕心沥血耕耘“唐诗之路”的研究,读书、考察、写文……成了竺岳兵生活的全部。

  30多年来,竺岳兵几乎没给自己放过一天假,经常每天工作到后半夜一两点。他一遍又一遍地翻阅书籍资料,手写读书笔记积累了整整700多斤,多达7万多页,总计约300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