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省内 > 正文

湖南四十年:走出大山的人和事

2019-02-27 19:34 来源:未知

湖南四十年:走出大山的人和事

 

1978年隆冬,位于湖南新化县海拔1200米的紫鹊界梯田已是银装素裹。田垄的自然曲线犹如一首绝美的韵律,一层层地向山顶叠加,山舞银蛇,分外妖娆。

那一年,27岁的罗忠美无暇欣赏这番美景。他身上挑着上百斤的重担,在雪地里艰难前行,稍有不慎,便有摔倒在冰面的风险。

 

40年前的紫鹊界与外界的联系全靠一条泥泞的盘山公路,一到冬天雨雪时节路面便会结冰。外面来收山货的汽车无法进入,只能由人力把这些物产挑到距离紫鹊界数十里地的水车镇的收购站点。因此,每到这个时候,便是罗忠美这样的精壮劳动力最辛劳的时候。

那时候,罗忠美每天必须凌晨4点就起床,草草扒拉两口剩饭,拿上几天前煮好的红薯,再抄起扁担,打着用竹篾做的火把,前往几十里外的奉家山把山货挑回家,第二天再从家里把山货挑到水车镇。

挑的山货有时候是薏米,有时候是山里的药材。挑六谷子的时候必须格外小心,一旦摔跤,米粒可能撒得到处都是,想要捡回来可就难了。

这份活虽然辛苦,但送一趟大概能赚1.5元,如果走得勤一个月能赚十几块。这对于那时的他来说,是一笔可以养家糊口的经济来源。父亲早逝,留下兄妹7人,最小的两个妹妹尚未成年,而且还要上学。自己也有了一双儿女,他们需要人来照顾。看着稚气未脱的幺妹和怀中嗷嗷待哺的娃娃们,罗忠美朝思暮想的,是如何将这几个山娃子养大成人。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的二娃子高烧不退的时候,他心急如焚连续十几夜在婆娘打着的火把微光下,驮着娃弯弯绕绕走几十里的山路去到镇上的诊所去打点滴的情景,也难忘记家里十几口人就两碗菜时跟孩子们说来比赛,看谁可以只夹一块豆腐块就能吃完一碗饭时的辛酸。

作为一个父亲,作为一个兄长,他足够勤奋有担当,可是多少个深夜里,他都体会到一个七尺男儿的无奈与辛酸。

上世纪80年代初有人问过罗忠美,你上过学,算是有文化的人,现在国家政策好了,有没有打算去大山外面闯荡一番?罗忠美何尝不想?但他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因为这是一个奢侈而有些遥远的梦。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家里人都分到了相应的田和地。

罗忠美开始做起了养殖业,鸡,鸭,猪,和花菇,并将其变成兜里的钱。他再也不用为了把山货卖出去而担着几十公斤的担去到镇上,因为村里组织修了马路,有精明的货车司机隔一段时间来一趟,直接就可以把他养殖的东西销到市场上去。

孩子们去上学也不用再抄那一条有着一大片的坟地的近路,家里的房子也翻修扩建了,每个孩子都开始有了自己的一个小房间。

不仅仅是罗忠美家里的温饱问题随之解决,万千农民的饥饿也成为了埋进黄土的历史。

1988年,罗忠美也因为找销路跟着熟悉的货车司机好好地去外面看了一看,也是他第一次听见齐秦唱的《外面的世界》。

1993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春风吹向新化,农民早已不是看天吃饭。紫鹊界除了稻田之外,满山种着茶树、杉树、杜仲、百合、金银花、沙参等经济作物,农民一年的纯收入远非昔日可比。

 

湖南四十年:走出大山的人和事

图片来源:实地拍摄

这一年,罗忠美家木结构房子再次翻新,妹妹带着来三岁的外甥来家里过年。小外甥没有见过农村过年的阵仗,被鞭炮声吓得直哭。罗忠美抱过外甥,向主妇们要了一团刚从石臼里打出来的糍粑,喂给外甥,外甥尝到那一口温软的糯米香,立马破涕为笑。

在罗忠美看来,这无邪的笑容像极了这个好时代的政策在农村开出的花,而自己如沐春风。

2. 破釜前行

1993年,对于罗忠美这样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来说,是生活一次全新的开始。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乘着改革开放的历史巨轮,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美好生活。他们中的另一部分人,则不安于现状,走上知识改变命运的道路,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同样是1993年,新化县以南数百公里的广东省,一位名叫周群飞的23岁湘妹子,带着姐姐、姐夫、哥哥、嫂子、三个堂姐妹8人,在深圳宝安区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农民房。用2万启动资金成立蓝思科技的前身——恒生玻璃表面厂。

25年后,拥有“手机玻璃大王”称号的周群飞,名头响彻三湘大地。

但是谁能想到,25年前创业之初的她,是一个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在广东打工八年之久的打工妹?

1970年,周群飞出生在湖南省湘乡市壶天镇一个群山环抱的村庄。在她出生前,她的父亲因制造炸药多次被炸伤,最终导致双目失明,手指也被炸断两根。更不幸的是,周群飞五岁那年,母亲因不堪重负选择离开人世。

母亲离开后的十年里,周群飞挑起了生活的担子,她每天背着竹篮到山上砍柴、打猪草,日子过得相当清苦。但好在她从小聪颖好学,这为她埋下了改变命运的伏笔。

1985那年,刚刚读完初二的周群飞跟着回家探亲的表舅南下广东。当时周群飞的表舅在韶关做桥梁建筑的活计,便介绍她去看守工棚。不久之后,周群飞听说广东有一个叫深圳的地方,很多南下的人都去那个地方淘金,她也动了心思,决心去闯一闯。

别过表舅,周群飞提着桶子和被子坐了十几个小时的汽车来到深圳,几经周折在深圳大学附近找到了一家连门牌号都没有的工厂——澳亚光学。在这家生产手表玻璃工厂里周群飞完成了她人生的又一个转折。

凭借着勤奋好学,周群飞很快掌握了加工手表玻璃,开料、切割、仿形、抛光、包装一系列流程。在打工的几年时间里,周群飞屡次升职,但志向远大的她最终还是选择辞职自己创业。

然而,创业的道路并不平坦,她很快就看到了公司发展的瓶颈。手表镜面虽然是消费品,但总体而言订单量不够大,市场一年销售额不过两三亿,拓展空间局限性很大。公司要想做大做强就必须转型,投入到更大的市场中去。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1979年,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广东、福建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并决定在深圳、珠海、厦门、汕头试办经济特区,福建省和广东省成为全国最早实行对外开放的省份之一。

而周群飞所在的深圳正是对外开放的第一批城市之一,20多年后的深圳——这座因改革而生,因创新而强,以先行先试为己任的城市早已经因为这项政策成为国际交流合作的一个重要平台。

一大批的外国资本诸如花旗,星展,渣打等国际银行落地深圳特区。纷至沓来的还来许多国际大企业比如沃尔玛、家乐福、惠普、佳能、希尔顿等。

彼时,仍是作为手机行业大哥大的摩托罗拉,也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充满可能性的土地。

2003年的摩托罗拉想要打造一款全新的手机,需要在设计和材料上有所突破。于是他们找到了专攻玻璃加工技术的周群飞。然而,即便是当时的全球手机霸主主动找上门来谈生意,也没有让周群飞喜出望外。

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将玻璃用作手机材料,首先要攻克的是抗摔的技术难题。

然而,没有前车之鉴,技术攻克只会困难重重。幸好,改革开放后的外资企业,成为许多国内企业学习的对象。在摩托罗拉给予周群飞跌落测试标准后,周群飞扎进实验室里,将玻璃原材料通过离子交换法做各种实验,用了三天三夜时间最终找到了最适合的加工参数。

2003年,成功拿下摩托罗拉的订单之后,周群飞的公司在内业名声大振,来自HTC、诺基亚、三星、爱立信等一线品牌手机的订单如雪片般飞来。也是这一年,深圳市蓝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

在外界看来,蓝思科技成立之后公司的业务终于开始顺风顺水。2006年,蓝思科技成功打入苹果公司供应链。从第一代的iPhone到最新的iPhone XS,一直用的都是蓝思的手机玻璃屏。蓝思作为苹果手机的一环,自然也是赚的盆满钵盈。其后成为华为、小米等品牌的供应商。

自2010年后,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增速逐年下滑,但蓝思科技的营收还能保持稳定增长趋势。2009年-2015年,蓝思从开始的8.9亿直奔172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