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省内 > 正文

湖南长沙市开启乡村振兴的“金钥匙”

2019-02-25 10:35 来源:未知

湖南长沙市开启乡村振兴的“金钥匙”

  2月25日讯 1978年,改革开放从农村开始、从农业起步。改革打开了乡村发展的大门。

  40年过去了,新时代,乡村发展走向了另一个新阶段:乡村振兴。2018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年,如何让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迅速在长沙落地生根?如何找到破解“三农”难题的“金钥匙”来开启乡村振兴新大门?

  “要用壮大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金钥匙’,打开长沙乡村振兴的发展之门。”在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看来,村级集体经济是乡村产业振兴的切入点,能为人才振兴搭建新平台,更是生态振兴、组织振兴、文化振兴的“力量源”,推动农业的全面提升、农村的全面进步、农民的全面发展,要以壮大新型村级集体经济作为乡村振兴的突破口。

  2018年7月2日,长沙市委、市政府印发了《关于发展壮大新型村级集体经济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建立产权关系明晰、组织机构健全、经营管理规范的新型村级集体经济体系,到2020年基本解决集体经济薄弱村发展问题,打造100个新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示范村,找准壮大新型村级集体经济这把“金钥匙”,形成新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长沙模式,精准打开乡村振兴的通达之门。

  第一把钥匙是认准“新型”,探索新模式、完善新机制,破解“钱从哪里来”

  “作为省会城市,我们很多发展都走在前面,但是村级集体经济优势并没有凸显,全市还有百分之五六十是空壳村、薄弱村。”11月6日,在长沙市实施乡村振兴工作讲评会议上,胡衡华指出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现实紧迫性。

  拥有直面短板的勇气,才会有破解难题的决心。村级集体经济的“蛋糕”怎么才能做大?

  “老模式只能做一个空心蛋糕,新方法才能做一个实心蛋糕,因此要围绕‘新型’这个关键点,不断地改革、创新,探索新模式、完善新机制、开辟新路径。”胡衡华认为,长沙要发展的村级集体经济是新型的,不是过去的“生产队”模式,也不是“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办乡镇工厂的方式。

  在胡衡华看来,既然是“新型”,答案应当蕴含在基层自主创新的实践之中。的确,发展壮大新型村级集体经济,没有“万能钥匙”,关键在于找到合适的发展新路径、新模式,每个村环境不同、基础不同,不能指望“一张方子”包治百病。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长沙的决策者们深谙因地制宜、因村施策之道,鼓励基层先试先试,大胆探索出了土地合作型、资源开发型、物业经营型、乡村服务型等村级集体经济实现形式。

  一场消除“空壳村”、壮大“薄弱村”的改革在星城大地拉开大幕。有的村因土地合作而满盘皆活,有的村因资源开发而实现集体经济的“无中生有”、“有则更强”,有的村则走上了乡村服务的绿色发展之路……

  “农村改革首先是土地主题。”胡衡华认为,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用好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这“三块地”,整合起来发展村级集体经济;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盘活资源性资产、经营性资产、非经营性资产“三类资产”,激活集体经济发展机制。

  宁乡县大成桥镇鹊山村,一个曾经暮气沉沉的穷山村,如今成了“声名鹊起”的明星村,变化缘于一场顶层设计、基层首创的土地经营体系改革创新。

  2014年,鹊山村率先在全市抢抓了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的“三权分置”改革试点机遇,把全村农户分散的土地经营权归集起来,以土地经营权入股组建土地合作社,实现土地合作经营4168亩。土地统一整理后,再对入股的土地按50-100亩的面积划分片区,再采取竞价方式统一对外出租,实现了土地出租“一个口子进、一个口子出”。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土地合作社+专业合作社+新型职业农民+社会化服务体系”的生产经营体系。

  “深化土地合作经营,让经营权‘合’了起来;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土地‘活’了起来;紧盯共同富裕目标,让集体‘富’了起来。”鹊山村党总支书记陈剑感叹,如今的鹊山村资本进来了,人才回流了。

  踏着乡村振兴的节拍,中南大学毕业生丁伟从北京一家上市公司离职,放弃年薪30万元的工作,回到家乡鹊山村创业,成立贪吃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当起了“泥腿子”。在鹊山村,像丁伟这样名校出身的大学毕业生还有很多,全村共有返乡创业大学生22名,分批次培养新型职业农民127名。

  鹊山村引导村集体、土地合作社入股营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贪吃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占股17.5%,享有10%的保底分红和17.5%利润“二次分红”,全村共有招商引资项目3个,撬动社会资本投入5000万元。村级集体经济扭亏为盈,从2014年的负债213万元,到2017年盈余45万元,预计2019年达到100多万元。

  鹊山村,因土地合作而全盘皆活。而在浏阳市沙市镇东门村,则因综合楼、培训楼、游客接待中心“3栋大楼”撬动了全村的山水资源。

  东门村面积6.5平方公里,是沙市镇面积最小的行政村,六分山林四分地,耕地少,底子薄。村支书张建辉接棒这个负债的“烂摊子”后,干了件让村民不解的事——把村部综合楼建在偏远僻静的嵩山脚下。

  “我们村没别的资源,最宝贵的就是绿水青山,村部建在蒿山下,可开发利用的土地、山林、水面多,将来要以蒿山为中心开发旅游景区,将基础设施建设与旅游项目结合起来,给子孙后代留只会下蛋的鸡。”在张建辉的耐心解释下,村民的质疑被打消。

  以此为起点,村支两委带领村民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又建了一栋培训楼。2013年,全省唯一一家村集体所有的国家四星级农庄——蒿山生态休闲农庄在东门村开门迎客,村里又借机建了游客接待中心,游客慕名到栀子花基地赏花游玩。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2014年,东门村赢得了湖南一家知名餐饮公司的青睐,一举签下订单,将培训楼作为员工培训基地,每年支付租金30万元,村级集体腰包有了首笔入账。2015年,全村95%的耕地和林地经营权有序流转,乐而乐农业有限公司、沙东种植专业合作社、利东土地管理专业合作社应运而生,“村民”摇身变“股民”。今年5月,湖南南国雪都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东门村签订整体承包协议,年租金60万元,并从营业额中抽取提成,村级集体经济年收入突破80万元。

  东门村用“三幢楼”实现了集体资产的“无中生有”,岳麓区学士街道学华村则用“三个坚持”,盘活了村里“闲置”资源,实现了“变废为宝”。

  水车、乌篷船、山水、村落……这不是人们心中想像的世外桃源,而是触手可及的都市田园。距长沙市中心仅15分钟车程的岳麓农趣谷,盛满了满满的乡愁和农趣,给长沙市民提供了休闲玩乐的好去处。

  都市田园的打造,源于学华村对发展路子的坚守——坚持不大拆大建,坚持守住原生景观不破坏、坚持原住民生活现状不改变。

  学华村在坚守中寻找出路:把3万平方米退养的猪场,打造成了生态餐厅,告别了污水、废气污染;将230亩废弃的矿山变成了民兵训练基地,告别了扬尘污染;将荒废了11年的老学校改成文化艺术培训学校,增添了浓浓的艺术氛围。

  而农村集体经济也在改变中壮大,生态餐厅以15元/平方米的价格出租,月收入4.5万元,按照20%的分配比例,村集体经济每年获10.8万元收益;民兵训练营和艺术培训学校一年分别有120万元和60万元装进集体经济的“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