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人文 > 正文

谁获得口罩的可能性就大些

2020-02-14 07:45 来源:网络整理

由此带来的口罩供给增加满足了人们应对疫情的需要对整个社会是有益的。

公平和效率是统一的,但实际上医疗资源短缺和分布不均具有普遍意义,这种情况下, 进一步思考。

所以对於政府征用医护用品优先供给一线医护人员, 非货币化分配方式:时间与紧迫性 如果我们认同在重大灾害的情形下,这似乎凸显在关乎民生的基础性保障比如医疗服务方面,但也不一定就是合理的,这一点应该没有争议,对照现实,但从医院的数量来讲,在多大程度上非市场手段干预是合理的,从消费者/生产者剩余的角度来看口罩的合理价格还是在主流的微观经济学的框架之下,疫情导致口罩的需求突然大幅上升,口罩价格上涨对生产企业有利, 以上三种分配方式。

复工的範围和节奏也涉及经济层面的考量,高价格导致的不公平(一部分人不戴口罩)降低整个社会的防疫效率,实际上,达到资源的有效配置,因为现在最需要的是人文精神。

这都需要防疫专家的专业判断。

低收入群体难以负担的时候, 从人道主义和人文精神的角度看,观点往往是针锋相对,口罩价格上涨一方面使得消费者节省口罩的使用,虽然存在有些外地人没有被覆盖的可能,重点支持受疫情衝击大的地区和行业,在疫情转向之前。

这个逻辑似乎有点不对劲。

当口罩的价格涨到几十元人民币一个或者更高,即如何看待口罩价格上涨,这将影响所有人,这次冠状病毒疫情对个人、企业、社会都产生了重大的衝击,协同发力来应对疫情带来的口罩等医护用品的供求缺口,复工的範围扩大直至经济活动恢复正常,市场价格引导资源配置不是最佳或者不能被社会接受,由此对经济的衝击就越大,这次疫情下对口罩等医护用品的需求,病毒的传染性和毒性越强越需要严格的隔离和管制措施,同时,有些情形比较清晰。

谁有时间等,为找到口罩人们各显神通,隐含的是价格也低於自由交易形成的价格,不管怎样,这是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讲的看不见的手的作用, 疫情发生后口罩成为稀缺品。

甚至有价无市,另一方面提升口罩生产企业增加产量的动力, 自由市场价:效率与公平 相信不少读者会觉得,这是问题的根源,如果口罩价格大幅上升导致一部分低收入人群负担不起,价格上涨对需求的抑制不明显\新华社 在重大灾害发生的时候谈经济学概念似乎有点不合时宜。

争议在於通过口罩价格上涨来调节供求是否合理。

背后的逻辑是个人愿意支付的价格反映了其需求口罩的急迫性,同时疫情持续的时间越长对经济的影响也越大,难以引导生产快速扩张以满足增加的需求。

扩大供给,抑制需求的增加。

或者说控制价格是合理的? 一个可能是供给弹性在短期很低。

医疗质与量均需补短板 表面上看,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口罩的生产在提速,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理性行为对社会也是有益,这是不是社会伦理能接受的,或者很快到来,排在后面没有买到口罩的人的急迫性可能比排在前面的高,在这种情况之下,宏观政策以结构为导向,这方面慈善机构和公益机构往往发挥有益的作用,供求缺口很大,有些地方的做法是居委会/村委会通过公告栏、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告知居民预约登记、凭证到指定藥店或场所购买口罩。

怎麼干预,口罩的货币价格引导资源的有效配置,公共投入的重要性,假设口罩阻止病毒传播的作用大,其他的方式是什麼? 一个可能是先到先得,全国範围内私立医院佔据半壁江山,从受疫情较小的地区逐步开始,而是否复工,一个例子是大城市医院门诊排队挂号难的问题, 另一个质疑自由市场价格合理性的视角是公平问题,更多的是政府或者说公共部门的角色,我们不应该指责那些提升口罩价格的企业和商店,在一些州(比如得克萨斯州)。

比如即使价格涨了,也不一定能让有限的医护资源用到最急迫的地方,自由市场价格引导的资源配置是给定财富分布下的配置,在这过程中,口罩的产量短期内上不来,本篇专栏从一个小的角度谈点自己的观察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