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区域经济 > 正文

31个省份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出炉 “三张牌”助

2019-08-22 15:29 来源:网络整理

  截至目前,31个省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已经全部公布。与2018年同期相比,各省GDP总量排名有升有降,GDP增速位次则大同小异。各省中,广东成为首个晋级5万亿元“俱乐部”的省份,江苏、山东两省以超过4万亿元的GDP总量紧随其后,四川成为继浙江、河南后第三个GDP突破两万亿元的省份。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同比增长6.3%,共有16个省份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中,体量较大的省份大多分布在增速排行榜的中段,云南以9.2%的增速登顶,贵州、西藏以9%的增速并列第二位。

  在总体平稳的态势下,记者发现几个对比数据颇有深意。经济总量排名第一位的广东GDP增速为6.5%,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总量排名第三位的山东GDP增速为5.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约1个百分点;东三省中,在黑龙江、吉林GDP增速双双放缓的同时,辽宁走出小幅上扬的发展曲线;云南、贵州、西藏三省区GDP连续多期保持高增长态势。

  以上各省,或总体实力大致相同,或发展条件类似,但却存在相对明显的GDP增速差异。记者通过梳理有关省份的政策举措发现,发展方式的选择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表现优异的省市大多在科技驱动、推进改革、凸显特色三个方面集中施策,以此推动本省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抓质量 打“创新牌”

  无论是广东的持续领跑,还是四川的快速跟进,科技创新的影子无处不在。

  作为我国最早依靠加工贸易发展起来的制造业大省,广东率先启动从“制造”到“智造”的发展路径转换。从加大技术引进到加快技术消化吸收,再到独立攻克技术难关,推动成果落地转化,从大力吸引人才到强化资金保障,广东打出了囊括资金、人才、配套政策的“组合拳”,为其他省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贡献了“广东方案”。今年年初,广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创新的若干政策措施》,将科技计划项目向港澳开放,建立省财政科研资金跨境使用机制,进一步强化科技创新的驱动力。今年上半年,广东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例分别达到56.5%和31.6%,科技创新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显而易见。

  如果说广东的发展成就印证了科技驱动的重要价值,四川的崛起之路则是内陆省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有益实践。四川工业体量大,产业链完备,为制造业“赋能”只能从科技创新方面入手。为此,四川注重应用新技术,发展新业态,在政策上积极引导,在资金上积极支持,大力实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行动,发展数字经济,推动制造业提质增效。今年上半年,四川规模以上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1.5%,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高3.3个百分点。

  抓短板 打“特色牌”

  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云南的GDP增速为9.2%,居全国第一位,贵州以9.0%的GDP增速位列第二位。受益于两省开展的补短板工作,云南、贵州两省进入高速发展通道说是顺理成章也不为过。

  云南、贵州两省同处西南云贵高原,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生物资源丰富,地域特色明显。过去受制于落后的交通基础设施,两省的独特优势难以发挥,脱贫攻坚任务艰巨。近年来,随着交通要道的打通,人、财、物等必备发展资源接踵而至,有力地支撑了两省GDP增速连续多期位居全国前列。在脱贫攻坚方面,云南、贵州两省借助不断完善的交通网络,紧抓乡村振兴的有利契机,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充分发挥出了当地独有的自然条件优势和少数民族文化优势,推动了两省经济快速发展。

  不同于云南、贵州两省,地处东南沿海的福建面临的则是融资难题。福建民营小微企业众多,撑起当地经济的“半壁江山”。民营小微企业要发展,能否打破资金瓶颈是关键。受益于密集出台的靶向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相关政策,制约福建经济发展的短板被进一步补齐。今年上半年,福建省经济总量超过上海,达到1.66万亿元。

  抓优势 打“改革牌”

  山东5.4%的经济增速可以说是改革过程中必然经历的“阵痛”。作为国内的传统工业大省,山东逐步形成了以钢铁、铝业、轮胎、造纸、化工等传统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但与传统工业相伴而生的重污染问题一直受到诟病。要持续发挥现有产业优势,同时实现经济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推进现有产业转型升级、实现动能转换是山东的不二选择。如今,山东通过将产业转型升级与环境保护相统一,正在逐渐打造出含金量、含新量和含绿量更高的工业体系,智能消费设备、光伏电池、光电子器件等多种新兴工业领域正在山东逐渐崛起,电子商务、共享经济和移动支付等新业态新模式的影响力也在不断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