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区域规划 > 正文

中央刚发布的这一区域规划 有何战略考量?

2019-07-25 01:23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解局]对话郑永年:中央刚发布的这一区域规划,有何战略考量?

[侠客岛按]

18日晚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全文2.5万字左右。

做为国家级重大战略,粤港澳大湾区从去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一直为外界广泛关注。昨晚的《新闻联播》在描述这一战略时,再次使用了“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这样的描述,规格可见一斑。

对中国来说,粤港澳大湾区意味着什么?这份近期规划到2020、远期规划到2035的重大纲要,对粤港澳地区、乃至对于中国来说将带来什么?

从2016年开始,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就对这一规划开始了论证与政策建议。今天,我们与IPP的领导者郑永年教授,就此话题进行了一番探讨。以下是我们的对话实录。

1。侠客岛:从去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粤港澳大湾区”,到今年两会前规划纲要落地,中间经过了接近一年时间。去年我们在专访霍启刚等粤港澳地区代表委员的时候,大家对此也有相当程度的关注。为什么纲要出台的时间这么长?

郑永年:从概念到政策确实需要很长时间,也显示出高层的重视。中国的创新实践有很多形式,早期80年代沿海经济开发特区,十八大后的自贸区,都是如此。这次花这么长时间,我想主要是为了避免“为了创新而创新”,避免为了特区而搞特区。对比此前广东发改委、国家发改委的规划可以看到,纲要的出台是内容逐步在充实。

这恐怕和领导人的个人风格也有关系。比如京津冀协同发展,其实之前也说了很多年,但突破不大,一直在纸面上打转。最高领导人亲自抓起来之后,经过大量调研,制订可行纲要,还任命了常务副总理去协调。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也类似。

相比京津冀,大湾区更复杂的地方在于,京津冀还是省份之间的协调,大湾区则涉及“两制”地区的协调,难度更大,要考虑各方意见。

精心构思考虑是有必要的。我们现在不缺政策,缺的是可行的政策,需要非常审慎科学的决策。

粤港澳大湾区示意图。制图 中新网

2。侠客岛:2016年的时候,您和IPP的同事就作为智库向中央提交类似的建议报告,我看消息说当时用的名称还是“环珠江口湾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理论思考?或者说,从中央的高度谋划粤港澳大湾区,可能出于怎样的考虑?

郑永年:规划有时代背景。一方面,中国经济面临从数量型经济到质量型经济的转变,国内也有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更重要的是,未来中国怎么走,如何创新。

现在我们谈粤港澳大湾区,大家会说,那我们去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看看,去学习,这当然是有好处的,但还不够。从我的角度看这个大湾区,对标的应该是欧盟、应该是之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区、和曾经进入谈判的TPP。

为什么?因为和这些地区类似的是,粤港澳也面临资源整合的问题。

大陆要告别以往的粗放发展模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各方面的创新;香港的制造业已经都转移到珠三角了,只剩下金融服务业,面临发展瓶颈;澳门更是产业单一。三地都面临瓶颈,各自为战去突破,有难度。

但如果把三地的要素结合起来呢?可能就完全不同。这就和欧盟内部很像,分散开,各自力量不算强;合在一起,人员、资本、技术,全要素流动起来。

比如,香港有很多新技术,没有市场;珠三角有庞大的市场,但技术不如香港;港澳都有优质的服务业经验,比广东强的多,但也没有市场。香港800万人,有8所不错的大学,过一座桥,深圳2000万人口,没有类似等级的大学,甚至广东接近1亿人也只有2所985高校。为什么不整合起来呢?

我在欧洲工作过,欧洲大学之间的人员流动就很密集。英国脱欧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以前欧盟有大学的科研基金,英国的学校从中拿了非常多去支持科研,现在可能就没了。人家是不同的主权国家,资源还能频繁流动,我们是一国之内,不流动反而造成巨大浪费。

香港中文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