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农业产业化 > 正文

传统马文化与现代马产业美丽“邂逅”

2019-08-23 13:20 来源:网络整理

传统马文化与现代马产业美丽“邂逅”

万马奔腾。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马建荃摄

在万马奔腾的马头琴声中,著名演员吴京身着蒙古族传统服饰,骑着自己的爱骑“大谦战狼”,英姿飒爽,率领800匹骏马绕场,一马当先,气势恢宏。

6月29日的第六届内蒙古国际马术节开幕式上,这实力演绎马背霸气的震憾场景,迎来了中国国际马文化博览会的盛大召开。

到目前,自治区马匹存栏量已达93.5万匹,居全国第一。“马背经济”正在成为内蒙古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重要引擎。

从人类征服马那天开始,关于人与马的故事就开始了。当喧嚣的现代马产业与传统马文化有了一次次美丽的“邂逅”,老祖宗留下的文化基因逐渐在苏醒,马的多个市场宝库也正在被打开和挖掘……

时下,正是草原上产马奶的季节。这几天,阿巴嘎旗牧民那顺巴特尔家每天都能挤出200斤的新鲜马奶,然后驱车100多公里送到该旗别力古台镇的照富经贸有限责任公司。这些新鲜的马奶经过净乳后冷冻储存,接入发酵菌种发酵,均质调和后冷藏灌装,制成“阿巴嘎策格”(酸马奶),销售到市场上。他的200多匹黑马也成为当地旅游一景。

“以前牧民们不挤马奶,是因为挤了也没人收,现在我们只要每天安心挤马奶,把挤好的奶送过来就挣钱了。”那顺巴特尔认真地说,现在牧民是养马卖马挤奶都挣钱,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鸿雁向南方/飞过芦苇荡/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7月24日,在内蒙古展览馆举办的蒙古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上,莫德乐图用马头琴演奏的《鸿雁》,把现场观众拉回了茫茫的大草原。

作为马头琴制作传承人,今年40岁的莫德乐图从小在赤峰市巴林右旗查干沐沦苏木长大,那里有全国唯一的格斯尔庙,是英雄格斯尔的故乡。

“孩子们,你们知道马头琴的传说吗?很久很久以前,草原有一位叫苏和的小男孩,他养着一匹白马……”面对来自呼和浩特市的30多名小学生,莫德乐图耐心地讲述着这个美丽而忧伤的传说,并把自己带来的30多套马头琴教材包发到孩子们手里,现场示范指导,动手安装起了马头琴。

莫德乐图从小听着马头琴长大。从齐·宝力高国际马头琴学院毕业后的十几年来,莫德乐图潜心研究马头琴制作,并注册了自己的商标“苏和的白马”。随着越来越多人对马头琴的认可,他的马头琴销量从最初一年卖几把到现在每年能卖出3000到5000把。

为了传承这一民族瑰宝,莫德乐图亲手制作出了1:1的马头琴教材包,希望这个教材包能走进每一所小学,让内蒙古的每一个孩子从小就能接触到真正的马头琴,了解它的故事,领略它的独特魅力。

“内蒙古大草原是马文化的发源地和摇篮,离开文化发展产业,永远行不通,也走不远。”来自科尔沁草原上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蒙古族马具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套格敦白乙不无感慨地说。

受邀来参加这个蒙古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今年73岁的套格敦白乙非常欣慰。他是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茂道吐苏木哈根朝海嘎查的一名普通蒙古族牧民。从小爱好马,养马驯马,从20岁开始做马具,50年来如一日,先后制作了一千余具马具。他说,自己制作的科尔沁马鞍与其他地方的马鞍不同,鞍子雕花、刺绣,夫妻二人共同制作一具马鞍最快也要半个月到二十天,如果慢慢做则起码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提起蒙古族传统马具的传承现状,套格敦白乙喜忧参半。“如果我们不做,不传承给下一代,我们民族的传统就会慢慢丢掉了……”好在套格敦白乙的家人都非常支持他、积极帮助他传承这门手艺,老伴是好搭档,大儿子更是掌握了马具各种配件的制作技艺。同时也有许多人不远千里来找他学手艺,其中还有从日本慕名而来的“洋徒弟”。他也精心挑选了好几个资质出众的徒弟并悉心指导,如今,从国家、自治区到市、旗,来自各级政府的支持也让他对马具技艺传承的未来更有信心:2008年,蒙古族马具制作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套格敦白乙成为代表性传承人。

当现代马产业作为一个集赛马、马术、体育娱乐、旅游、健身等的庞大经济体,对促进经济结构转型、带动就业和相关产业的迅速发展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时,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为内蒙古马产业的发展出谋划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