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伊能静疑似再孕:管涛:新兴市场汇率受制两原罪 政府投鼠忌器

2019-06-24 03:12 来源:网络整理

  和讯网消息 前两年,大家还在感慨外汇储备多了是个负担,现在转而开始担心外汇储备不够用。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6万亿美元,环比减少近188亿美元,这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而且创下了自2011年6月以来的新低。

  究竟该如何看待目前的外汇状况呢?

  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在《中国经济学人》栏目里表示,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讲,货币可自由兑换,汇率自由浮动,所以理论上他们不用持有外汇储备。而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存在货币不可自由兑换的“原罪”;另一原罪是国内金融市场不发达,很多融资需要到国际市场上去筹资,借的都是外币,这中间存在货币错配。这对于很多新兴市场来讲,不管是名义还是实际的固定汇率,既担心汇率升值影响出口,又担心汇率贬值增加债务负担。新兴市场普遍对汇率浮动恐惧,尽管是有管理浮动,但看起来仍然是实际的固定汇率。

  对于发达国家,情况就不同了,他们较长时间地实行浮动汇率安排,市场早已习惯汇率波动,有些情况下一年汇率波动20%、30%,也不会过度地解读;同时,由于汇率浮动,平时就比较注意控制汇率敞口风险。而这在实行固定汇率的国家,一般20%以上就是货币危机了。

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


国家外汇管理局原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

  以下是和讯网《中国经济学人》栏目与管涛的问答:

  《中国经济学人》:20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特里芬为代表的学者认为,只要满足3-4个月的进口,外储就算比较充足了。90年代,遭遇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后,以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为代表的人士提出,充分的外储要满足当年到期短期外债支付的需要。请问管氏理论是什么?

  管涛:外汇储备够用否?关键是要理解该国持有的外汇储备什么用图。最基本的需求是为应付可能出现的国际收支危机,即货币危机加上债务危机,如果只有货币危机、汇率贬值,但是没有出现债务违约,都不算一个标准的国际收支危机。

  因此,发达国家经常性出现汇率的剧烈波动,有时候贬幅比较宽,我们从来不会说这是国际收支危机,采取浮动汇率也不会被称作货币危机。

  经过实践检验,你提到的这两个传统的指标是有预警意义的,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外汇储备下架以后,中国这两个指标都是在加强,而非在削弱。进口支付能力到2016年一季度末,约相当于23.7个月的进口支付的外汇储备,远高于三到四个月的标准,也高于2014年23.5个月的水平。

  再看短债偿付能力,外汇储备相当于这个短债的3.8倍,2015年一季度末的时候就有3.2倍。

  一方面资产端外汇储备在减少;另一方面债务偿还非常快。总体上两个传统指标都显示基本的偿付能力是比较健康强劲的。

  市场对这个问题还很关心,汇率变化是这个市场的价格调节,储备变化是数量调节,汇率不贬储备跌,人家认为这两个是一回事。当储备持续下跌,且持续时间比较长、规模比较大的时候,大家就会对市场的信心带来一定的影响。

  管涛在其出版的《汇率的本质》一书里提到“多重均衡理论”,在给定的条件下,受市场预期影响,市场既定可能向好的方向发展,也可能向坏的方向发展。通俗地说,就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而只要我信了,市场就有可能朝着我预期的方向发展。

  该理论印证在当下,一旦出现了储备持续的下降,市场情绪受到冲击,可能会向坏的方向发展,就会形成一个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自证式的贬值的恶性循环。预期越悲观越去囤抢外汇,外汇储备就降的越快,降的越快市场就越悲观,形成一恶性循环。

  《中国经济学人》: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讲,货币可自由兑换,汇率自由浮动,所以理论上他们不用持有外汇储备。而对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存在货币不可自由兑换的“原罪”,因此,需要持有一定规模的外汇储备。但是,克服汇率浮动恐惧,是我国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必须迈过去的“坎儿”。如何面对恐惧心理?

  管涛:新兴市场存在货币不可兑换的原罪,不是国际化货币就存在一个约束,还外债必须要有硬通货去还,不能用本币去还。另外一个原罪——国内金融市场不发达,很多融资需要到国际市场上去筹资,借的都是外币,这中间存在货币错配。这对于很多新兴市场来讲,不管是名义还是实际的固定汇率,既担心汇率升值影响出口,又担心汇率贬值增加债务负担。新兴市场普遍对汇率浮动恐惧,尽管是有管理浮动,但看起来仍然是实际的固定汇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