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泫雅为男友庆生:《经济学人》封面文章:如何避免货币大战

2019-06-06 05:51 来源:网络整理

《经济学人》2010年10月14日刊封面图片

《经济学人》2010年10月14日刊封面图片

  新浪财经讯 最新一期的英国《经济学人》于2010年10月14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标题为“如何避免货币大战”。本期文章认为,人们不能对全球经济复苏期盼太多,更重要的是不要与中国发生贸易战。

  数周以来,世界经济一直处在口头大战的状态。自巴西财政部长吉多·曼特加(Guido Mantega)上月底宣布,一场"国际货币战争('international currency war')"已爆发,全球经济讨论不再由新闻业者,而是由政府官员们以战争般的术语在表达意见。往日有关增加全球增长合作之类的冠冕堂皇之词早已荡然无存,一付好斗的面目显露无遗。各国相互指责对方以猛增货币发行(quantitative easing),干预货币汇率和资本控制等手段扭曲了全球需求。

  弥漫的硝烟中有三处争夺点。其中最激烈的是有关中国不愿让人民币加快速值。欧美官员对中国低估币值带来的危害性(damaging dynamic)的态度变得更强硬。美众议院上月以高票通过了一项允许美企业寻求关税保护手段,以抵御币值低估国家产品的法律。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unfair' trade practices)已成为美中期选举的热门话题。

  第二处争夺点是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特别是一些国家的央行可能会重启猛增货币供应,以购买政府债券的问题。当金融市场预计美联储会更大胆地迅速采取行动后,美元汇率已下跌。因欧洲央行官员至少目前尚无类似姿态,欧元汇率大幅上升。在中国,以及一些以低姿态出现的新兴市场国家政府的眼中,猛增货币供应会让投资者冲向全球各国,特别是冲入新兴经济体,以寻找收益率更高的投资机会,由此也扭曲了世界经济。

  第三个争夺点是发展中国家如何应对这股汹涌流入的资本。这些国家不是在让各国货币汇率上升,而是有许多政府介入,以买下外国货币,或对流入的外国资本课征税收。巴西近期已对购买本国债券的外国投资的税收翻倍。泰国本周宣布对投资本国债券的外国投资者新开征15%的预扣税项。

  眼下,冲突尚未形成一场真正的货币大战。仔细观察后发现,大多数应对手段看起来威胁性还不大。对流入资本进行控制也很温和。日本是发达国家中唯一对汇率进行干预的国家,但也仅仅干预了一次。当前尚不存在马上进入贸易报复的巨大风险。即使在美国,因针对中国的关税措施还未在参议院通过,也未经总统最后签署,此手段要付诸实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现状无法让人安心。今日的口头大战可能会迅速变为一场真刀真枪的争斗。造成经济政策分歧的环境,特别是发达国家经济的疲软状态,可能会延续多年。随着节俭型财政出台,使用更廉价货币作为一种需求来源的诱惑力会增加,政治人物身上出现的,要把中国当成替罪羊的压力也在加大。若外国资本流动的势头加剧,发展中国家可能会被迫在丧失竞争性,严格控制资本流动,或允许各自的经济产生过热的状况之间做出选择。

  应该如何做实际上很清楚。全球需求需要重新平衡,由负债沉重的发达国家转向需要更多开支的新兴经济体。在这些盈余巨大的新兴经济体进行增加开支的结构性改革是有益的,但各国汇率仍需上调。人民币汇率的确太低。这不仅影响到发达国家,而且还伤及其他新兴经济体,甚至中国自身,因为它需要更多来自内需消费所带动的增长。

  这种改革并不是无痛苦的过程。中国对因出口企业员工丧失就业所引发的不稳定表示担心没有错。甚至一些合理的,像发达国家采取紧缩财政和宽松货币政策组合的选择,也会以不受欢迎的流入资本的形式,对规模较小的开放型新兴经济体带来令人不安的冲击。资本流入所带来的冲击,当然会比一旦发达国家经济持续衰落而进入通缩和僵滞状态所造成的冲击要小,但仍会带来问题。

  以上所有问题都需要多边合作解决方案,其中就需要各大经济体在像IMF和G20这类机制下形成共识。当前遇到的阻力是多边解决方案至今尚无任何进展。因此,出现采取不同针对策略的呼声高涨,其重点是对华采取强硬立场,通过报复性资本控制(如禁止中国购买美国国债),或贸易制裁措施。因此,这不是普通贸易保护主义者所能察觉的一幕,它也让一些自由贸易商猜想,只有经济的剧烈波动才是唯一能让中国摆脱造成自我伤害的固执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