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papi酱婚恋观:《经济学人》:再见欧洲

2019-06-06 02:27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经济学人》于12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再见欧洲》。越来越多的英国人希望脱离欧盟,然而这样做的结果必将给英国和欧盟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英国和统一市场之间的往来将受到限制,而欧盟也将失去活力,因此在这个问题上英国人必须保持冷静。

  1988年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曾说:“英国不会安乐于欧洲一隅孤立的存在。”然而现在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民调显示大部分英国人支持脱离欧盟。40年前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将英国带入欧洲,现在这个党正分裂成为泾渭分明的两派,一派希望同欧盟保持一定距离但维持正常的关系,另一派则希望彻底与欧盟划清界限,而第二派的势力正不断膨胀。

  即便对欧盟最不报好感的英国人也会为事态发展的速度感到震惊。在议会中发起抵制欧洲的运动越来越容易,就像社会保守主义从仅为共和党内的主导思想转变成狭隘的全国性正统观念一样,欧洲怀疑主义在保守党内的势力也越来越强。主张脱离欧盟的英国独立党已经从政治上的小配角变成了主流,举行英国欧盟成员国地位的全民公投现在看来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大陆的欧洲人同样感到吃惊甚至是愤怒。他们吃惊的是过去二十年欧盟果断的朝着支持自由贸易的盎格鲁撒克逊路线发展,而现在英国却开始讨论离开。他们同样对英国利用退出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感到厌烦,尤其是在欧元区陷入危机的时候。在他们看来,英国希望在欧盟内部搞特殊化,这样他们可以享受自由贸易带来的好处而又不用遵守其他成员国的规定。在柏林和罗马,各国领导认为英国该彻底做个决定:到底是留还是走。

  本刊一向推崇经济自由主义并对布鲁塞尔的很多做法表示不满,但是我们认为如果英国退出欧盟绝对是一个双重悲剧。英国人遇到的麻烦肯定比他们现在想象的要多,而同时欧洲也应将受到巨大的影响。一直以来英国都坚持自由贸易和减少管制,如果没有它欧盟将更加没有生气,并且会被美国和新兴经济体落得更远。

  对英国而言最痛快的方式就是进行一场“留下或者离开”的全民公投,这个名称是首相卡梅伦提出来的。议会里以致全国范围内不断高涨的反欧情绪让他坐卧不安,卡梅伦试图抵制这个公投,他暗示英国应该在维持现状和一种更疏远的关系之间做出选择,但是几乎没人满意这个建议,保守派议员们正和英国独立党人看齐,他们要求更激进的选择。

  包括卡梅伦在内,一些更为明智的疑欧主义者并不想脱离欧洲,他们只希望从布鲁塞尔要回一些权利,但是这样的努力却让事情变得更糟。去年几乎所有的欧盟成员都联合起来反对卡梅伦,因为他试图阻止一项挽救欧元危机的财政协议。现在英国希望关系越来越紧密的欧元区能给卡梅伦提供一个缓解的机会,然而他们错了,其他国家已经对英国提出的要求感到厌倦。尽管包括德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希望英国可以留下,但是他们不会为此不惜一切代价,尤其是在社会和劳动力市场管制上做出让步。还有一些国家比如法国,则非常乐于见到最烦人的成员国离开。谈判中的各种擦枪走火很可能加大英国人在公投中选择离开的可能性。

  那么英国真的离开会怎样?短期内会有一些好处:英国每年可以节省80亿英镑(130亿美元)的财政预算;由于不用执行共同的农业政策,英国的食品价格会降低;因为脱离了统一市场,英国也摆脱了恼人的劳工政策;金融城也不用再担心金融交易税和恐怖的欧洲金融法规。

  然而与退出后的损失相比,这些蝇头小利简直不值一提。退出欧盟将严重影响英国和欧洲之间的生意往来,而这个市场占英国出口的一半。将英国作为基地的汽车生产商以及大部分金融服务产业将逐渐退出英国。英国不得不重新签署数十个双边贸易协议,而同作为欧盟成员相比,签订这些协议时英国的地位要被动得多,最后英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也将大打折扣。尽管可以收回部分主权,但是退出欧盟后英国及其盟友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一些主张退出欧盟的人妄想即可以脱离欧盟又可以同时和欧盟开展自由贸易,这就像去一家饭馆吃饭又不愿意付小费一样无耻。有些疑欧主义者建议英国可以像挪威一样加入欧洲经济区,但如果这样英国只能被欧盟约束而无力参与制定政策,这是绝大部分英国人尤其是疑欧主义者无法容忍的。还有人希望英国可以像瑞士那样达成类似的协议,和欧盟保持一定的距离但仍然可以自由进入共同市场,但这是不可能的。欧盟已经开始后悔给瑞士这样的特权,因此不会和更大也更麻烦的英国达成同样的协议。英国人只会再次失望,从而重新引发全民公投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