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西路军生死档案:《经济学人》封面文章:危机四伏

2019-06-06 02:25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经济学人》12月10日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危机四伏》。时隔四年,普京试图再登俄罗斯总统宝座,但是迎接他的除了鲜花和掌声,还有抗议和示威。人们对这种“俄罗斯式的民主”心怀不满,他们更痛恨无所不在的贪污和腐败,抱怨生活水平无法提高,此刻的的俄罗斯危机四伏,普京能否改变这一切?

  俄罗斯的大选不打算制造惊喜,就像它的大街上不该有抗议者,它的政治领导不该被公开奚落一样。听话的竞选对手和无处不在的选举舞弊,这个国家“被管制的民主”就是为普京和他的统一俄罗斯党获取大选胜利而设计的。然而12月4日的俄罗斯杜马选举却出现了混乱:统一俄罗斯党的得票率从64%下滑到了50%以下,只占微弱多数。更有甚者,抗议者涌入街道并举行了俄罗斯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他们高喊:“俄罗斯不要普京”的口号,后来政府出动军队阻止了他们。在其他城市也发生了小规模的抗议活动。现在已经有17000人报名参加了12月10日在莫斯科主要公共场所——革命广场举行的抗议活动。政府要求他们换一个地方。

  普京于1999年末开始担任俄国总统,这些事件是他上台以来俄罗斯政权遭受的最大冲击。普京准备明年3月开始重新担任至少六年的总统,此时发生这些事情并不是巧合。

  普京政权有两大基础。第一,尽管他的政府蔑视人权同时对身边的腐败不闻不问,但是普京有合法性,因为他非常受人民爱戴;第二,由于较高的石油价格,他能够确保俄国人的生活水平稳步提高,但是现在这两个基础都岌岌可危。这并不意味着普京时代马上结束,但是第一次,一个没有普京的俄罗斯不再是幻想,同时也是对俄罗斯领导人的一个警示,必须开始着手改革。

  普京有很多优势:并不是所有的俄罗斯人都渴望自由主义:一份佩尤基金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俄罗斯人中期待强人领导和通过民主制度产生政府的比例是57%比32%;以其他地区领导人的标准来看,普京仍然非常受欢迎,因为他的支持率达到了40%。没有什么能阻止他在明年三月的总统大选中获胜。

  但是舆论开始反对他。今年9月现任总理普京宣布他计划和梅德韦杰夫互换工作,而梅德韦杰夫是他在2008年两届总统任期结束后安置的傀儡总统,此后他的受欢迎程度开始下降。在一次出席武术比赛的活动中,他遭到了现场观众的嘘声,而几个月前这还是不可想象的。随后他取消了一些公共活动,但是被他派去代替出息活动的人同样遭到了嘘声。这也许不是一个“齐奥塞斯库似的时刻”——被娇惯的独裁者意识到自己犯了众怒,但仍然令人震惊。

  普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经济需求和他执政的需求不断产生冲突。为了巩固权力,他必须严格控制经济,结果俄罗斯及政权的捐献体系都严重依赖石油和天然气。腐败与低效率意味着除非油价维持在110美元每桶的水平,否则俄罗斯的预算无法实现平衡,可是考虑到未来全球的悲观预期,这么高的油价不可能持续。经济增长率有可能下降,因为无法提高生活水平,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开始滋生。

  20年前,类似的经济和政治矛盾摧垮了前苏联。奇怪的是,普京似乎喜欢和那个时候进行比较。他鼓吹自己的新外交优先战略为前苏联的欧亚联盟政策,他还让支持者歌颂勃列日涅夫时代(那时苏联经济从稳定转向停滞)。他肯定是担心对他政权的反对不断增长,但是他能够避免么?

  首先普京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坚定的爱国者。如果他真的把国家的利益放在心上,就应该通过开放经济和抑制腐败来应对不断增长的不满情绪。现在的司法体系已经成为克里姆林宫和它的商业盟友的工具,所有的俄罗斯人都痛恨任人唯亲。普金和梅德韦杰夫都声称要整治腐败,却什么也没有做,如果他们采取行动可能会损失一些权利,但是将赢得声誉。

  另一种选择是采取更多的压制,而动用军队的决定表明了普京的选择,它也许可以用别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比如疏远自己和俄罗斯联邦的关系,并被嘲笑为骗子和小偷的政党,或者把梅德韦杰夫贬为总理。老练的观察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国家可能出现的威胁,这种威胁也是政府希望镇压掉的。运用这种模式,普京只需要看看临近的白俄罗斯就可以,那里的卢卡申科被誉为欧洲最后的独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