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机器人时代来临

2019-06-01 11:46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导读:《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封面文章认为,随着芯片、数字传感器和宽带通讯能力的指数倍增长,机器人发展将实现质的突破,并改变人们对科技的认识。

  随着汽车、电话和飞机时代在爵士年代的飞速发展,机器人以文学形象诞生于世,20世纪初的作家和制片人用它探索对科技的希望和恐惧。从弗里兹-朗(Fritz Lang)的《大都会》(Metropolis)、阿西莫夫(Isaac Asimov)的《我,机器人》(I, Robot)到电影《机器人总动员》(WALL-E)和《终结者》(Terminator)系列,他们的工作取得了令人肃然起敬的成功。

  机器人从文学作品和电影屏幕走到现实世界却令人略感失望。它们能做人类自己不能做或不太想做的一些事情,前者如探索火星,后者如拆除炸弹、吸尘扫地等(目前全世界有大约1000万个机器人吸尘器为人类服务)。它们在一小部分制造业中十分有用。然而可靠的机器人——尤其是用于工地安全升降机以外领域的机器人——难以制造,而且它们仍然很傻。因此虽然它们令人们着迷,但尚未对世界造成多大影响。

  这样的情形似乎将发生改变。电脑芯片、数字传感器和宽带通讯能力指数倍增长改善了机器人的性能,一如它们提升了其它各种产品的性能。而且正如本期专题报道所示,在此过程中还有其它三个因素发挥作用。

  一是机器人研发变得越来越容易。新共同标准使得好想法能够方便地从一个机器人平台移植到另一平台。技术的积累意味着建造这样的平台成本要低很多。像Rethink Robotics公司Baxter那样有两个胳膊和编程界面十分方便直观的机器人十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但现在2.5万美元就可买一个。

  第二个因素是机器人投资兴盛。2013年业界最大新闻是谷歌[微博]收购八家有前途的机器人创业公司。谷歌有钱、领导有方(机器人项目由安卓之父鲁宾负责),在与机器人高度相关的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方面拥有傲视全球的技术。谷歌表示机器人项目将展现惊人的可能性——尽管外人不知其到底为何。亚马逊[微博]也对机器人寄予厚望,使自己的仓库自动化并利用无人机配送。在韩国和其它国家,各公司纷纷把机器人技术移植到制造业新领域并觊觎着服务业。风投们发现从机器人创业公司获利退出的机会比过去大得多。

  第三个因素是想象力。在过去几年里,聪明的公司已设法让机器人负责场务和照明拍电影(没有移动摄像机和照明设备的机器人《地心引力》就拍不出来),以及在太阳能工厂安装电池面板。越来越多的人会明白如果机器人具备高精度、迅速反应或自主运动等属性将成为有利可图的业务,最终一些人将创造出大市场。航空机器人即无人机也许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它们能让农民以新方式耕作,给予普通人、记者观察大小事件的新角度,此外还能监控交通与火灾、自动发现需要维修的基础设施等诸多功能。

  机器人的兴起将大大有益于作为消费者和公民的我们。工人能否从中获益就不太清楚了,因为机器人的能力日益增长或将使一些人类劳动力过剩。比如Aetheon公司的机器人Tugs能将医院的手推车推到所需的地方,它们已准备取代今日护工的许多工作。Kiva的仓库机器人使得亚马逊用更少的人派送更多包裹成为可能。无人驾驶汽车可取代当今数百万职业驾驶员。正如前现代时期提供几乎所有就业的农业如今在发达国家仅占总就业的2%一样,当今制造业和服务业就业岗位或将因机器人的涌现而萎缩。人类是寻找新方法使用自己的劳动力,还是被迫享受休闲呢?这是经济学家很担忧的问题。

  机器人无所不能将在一定程度上被视作当然。它将使汽车自动驾驶、地板自动清洁、医院和办公室的物品自动移动,默默地为它们提供支撑。不过机器人并非只是让我们单调的环境充满活力,它们还能和主人在一起满足其各种需求。Baxter之类的机器人将帮忙做东西或搬东西,有的可提供护理,有的只是安慰或陪伴主人。日本一款像小海豹的机器人能对抚摸做出亲切反应并能识别语音,似乎能为患有痴呆症的老人带来福音。

  机器人越普及,人们就越能探讨最早在小说中提出的问题。有必要总是让拥有恻隐之心但又残忍无度的人打仗吗?(美国正在讨论是否该表彰无人机飞行员。)如果一个人最后感受到的温暖是机器给予的也无所谓吗?如果大部分或所有人类劳动成为多余,人类的努力有何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