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足球虽美球界不堪入目

2019-06-01 10:47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导读:《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封面文章表示,足球是一项伟大的运动,但国际足联和球界腐败盛行,原本魅力十足的世界杯为之失色。该刊提出各大洲轮流主办、实时视频复核裁判决定、整顿国际足联等建议,以荡尽球界沉疴。

  梅西(Lionel Messi)出神入化的球技与C-罗纳尔多(Cristiano Ronaldo)健壮优美的体型令人叹为观止。不过对本刊之类的坚定国际主义者来说,足球的真正魅力在于其影响无远弗届。足球运动随全球化发展而兴盛,这是任何一种其它运动所不及的。6月12日世界杯盛宴即将开始,届时全球近一半人将至少观看其中部分比赛。

  令人遗憾的是,本届世界杯将在一片阴影中开幕。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获得的资料声称卡塔尔贿赂当事人以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如果说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被提前内定,这并非头一回。国际足联(FIFA)的一份报告称,已发现在2010年世界杯几起赛事被操控。和往常一样,无人为此受到处罚。

  人们很快发出疑问。在阿拉伯半岛的三伏天举办世界杯到底有何好处?为何足球比赛不能像橄榄球、板球、网球那样早就利用技术复核裁判决定?为何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赛事由一群平庸之辈——尤其是1998年便当上国际足联的布拉特(Sepp Blatter)——管理?换作其它组织,发生这么多金钱丑闻布拉特多年前就该下台了。不仅如此,布拉特似乎无可救药地不合时宜:笑谈自己的性丑闻、世界杯抽签仪式上为曼德拉默哀未毕便抢话。听说阻止布拉特五连任的是以米歇尔-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为首的一群人,这一点也让人高兴不起来。前球星普拉蒂尼是欧洲的足球权威,但却在卡塔尔申办2022年世界杯中扮演了可悲的角色。

  很多球迷对此漠不关心。漂亮的比赛才是最重要的,谁在乎管理它的那个老机构。国际足联道德败坏并不稀奇,毕竟国际奥委会在2002年的冬奥会申办上也遭遇国际足联卡塔尔式丑闻。一级方程式赛事总裁埃克里斯通(Bernie Ecclestone)被控在德国受贿,美国NBA快船队老板刚刚因种族主义言论被终身禁赛。全球化程度仅次于足球的板球运动也是丑闻不断。美国橄榄球或将因伤者索赔而不堪重负。

  球迷们认为这些事不造成什么损失是错误的。首先是高层的腐败与傲慢导致绿茵场上踢假球更难以打击。如今世界杯每一场比赛的赌球总金额也许达到10亿美元的空前水平。在要求改革的外部压力之下,国际足联近来延揽了包括倍受尊敬的道德模范马克-皮斯(Mark Pieth)在内的一些正直人士。不过只要国际足联还由布拉特领导,谁会听什么改革论调呢?

  其次,腐败盛行并非没有受害者,也不会在主办国选出后就停止。对于贿赂足联官员的腐败政府来说,一次重大赛事也是中饱私囊的机会,比如把利润丰厚的项目承包给自己人。本应成为国家盛事的体育比赛也可能成为贪污腐败者的狂欢。

  最后足球运动还有着巨大的机会成本。足球运动的全球化并未达到应有的程度。它还没有征服中国、印度和美国三个大国。美国有足球比赛但无人关注。中国和印度正好相反,关注度高但水平不行,两国均无缘本次巴西世界杯。

  国际足联对此表示,中美印三国在足球界沉寂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各自的历史文化及现有体育运动的强势所致——尤其是印度的板球运动。而且足球在三国的地位日渐上升:在美国,第一代与足球共成长的父母正在影响自己的孩子。然而这只不过更加凸显了国际足联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授予卡塔尔而非美国的愚蠢。

  让布拉特退位是不错,但不能解决国际足联的结构性问题。虽然国际足联法律上属于瑞士的非营利组织,但它没有主管方。那些想要唯国际足联是问的(比如国家或区域性足球组织)以它的资金为生。进入障碍之高使得不可能出现一个竞争机构,因此国际足联对国际足球运动有着天然的垄断地位。像国际足联这样的机构应受到监管,但它不向任何政府负责。

  尽管如此,仍然大有工作可做。瑞士应要求国际足联整顿或取消其税收优惠地位。赞助方也应权衡贪污腐败与推进新技术利用的利弊:可以从对每一次判罚和判分立即进行视频回放开始。

  改革主办国选拔流程是攻坚战。一个选择是让世界杯固定在一个国家主办;但该国球队将享有巨大优势,让比赛在不同时区进行将大有益处。一个经济上可行的办法是让今年世界杯和以后历届冠军八年内的主办权,或者将主办权拍卖给出价最高的国家。这种做法对足球强国有利,不过由于大多数足球强国的体育场馆现成,因此造成的浪费较小——而且赢得比赛的动力会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