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阿根廷之殇

2019-06-01 10:43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一个世纪以前,英国著名的哈罗德百货决定拓展海外市场时,首选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因为1914年的阿根廷正是全球经济发展的龙头,在此前的四十年里,其经济增长率不输美国,人均GDP甚至超过西欧诸强。彼时,阿根廷更以肥沃的农田、宜人的气候、新型民主制度及高素质国民傲视群雄。世界各地移民纷至沓来,以至于移民们很难在阿根廷及美国加州间进行取舍。

  如今,阿根廷仍以迷人的草原风光和超一流的足球吸引全世界目光,但整体国力已难比当年。1998年哈罗德百货关闭了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分店,2014年阿根廷则再次成为新兴市场的危机中心。当今的阿根廷再无实力叫板德国、法国等西欧诸强,甚至比不上智利、乌拉圭等曾经的穷邻居。在教育方面,阿根廷更是远远落后于巴西、墨西哥等拉美大国。

  作为拉美地区少有的单一民族国家,阿根廷经历的一个世纪的由盛及衰实属罕见,究其原因,体制过于脆弱、政客的闭关自守及经济发展过分依赖少数资源和拒绝面对现实是根本之患。当然,阿根廷的国运也颇为不济——20世纪初,阿根廷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模式将其推上繁荣发展之路,却遭遇两次大战间全球盛行的贸易保护主义的狙击。与此同时,阿根廷又过分依赖对英贸易,因此战后经济一蹶不振;时值20世纪末,欲东山再起的阿根廷赞成华盛顿共识提出的市场开放及私有化政策,并将本国货币比索与美元挂钩,却因此在2001年危机中一败涂地,从此该国上下均对自由化改革“谈虎色变”,政府的保护主义意识因而加剧。

  1914年促使阿根廷崛起的资源类商品如今已成为其发展魔咒。当年,这个国家是各种新技术的先行者,比如广泛采用肉类冷藏技术以便于出口,但它从不考虑如何增加出口食品的附加值。20世纪初的贝隆政府建立了封闭的经济模式以保护低效行业,到了20世纪70年代,阿根廷的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以至破坏了南美共同市场;现任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仍沿袭保护主义策略,不仅加征进口关税,更对出口农产品征税。而与同为资源大国的澳大利亚不同,阿根廷并未建立有效的财富分配机制,且过分看重快速疗法医治本国经济顽疾,而非正视现实。

  其实,即使是发达地区对经济危机也无免疫力,而整个新兴市场面临的问题与阿根廷不谋而合:繁荣是否可以持续下去?太多的资源出口国像阿根廷一样仅有丰富的资源,而无强有力的体制。这样,一旦全球资源需求减弱,这些资源出口大国的体制问题便会浮出水面,并面临与阿根廷类似的境遇。

  相信阿根廷之殇一定会成为明智政府的可鉴样本,而其最大的参考价值就在于:未来的发展之路往往会陷入已有的困局。(石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