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无论卖给谁,发出的都是同样的声音

2019-06-01 08:17 来源:网络整理

经济学人:无论卖给谁,发出的都是同样的声音

 
   

  在《经济学人》所有编辑记者的眼中,"最重要的,是不是浪费读者的时间。"

  文/郝思斯

  北京时间8月10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了《经济学人》杂志出版社的股权出售交易,根据该报道,培生对《经济学人》50%股权作价4亿英镑(约38.4亿人民币),预计最早在本周宣布以约4亿英镑出售其所持有的《经济学人》杂志出版社以及相关资产(以下简称《经济学人》集团)的50%股权,买方为德罗斯柴尔德(De Rothschild)家族以及意大利阿涅利(Agnelli)家族旗下投资机构Exor。

  如果上述出售股权交易达成,将成为自1957年以来《经济学人》集团最大的所有权变动。

  半个月前,当培生集团将金融时报出售给来自日本的日经集团时,读者们还在为《经济学人》"幸免于沦落为日媒"而庆幸——对这份商业周刊,不少中国人倾注了太多感情,它是很多人在政治、商业领域的启蒙杂志。虽然是一份英国杂志,但《经济学人》有意识地将自己看作是一份国际性杂志,报道不仅仅局限于或偏重于英国或欧洲,因此其80%以上的读者是在英国以外地区:其销量中有半数销往北美洲,20%在欧洲大陆,15%在英国,10%在亚洲。从2012年1月28日开始,《经济学人》还开辟了新的中国专栏,为有关中国的文章提供更多的版面。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开始关注这份杂志,因为它相较于其他国内外文刊物的态度更客观,视角更宽。因此,在得知它将出售的消息后,许多读者担心它将失去这一引以为荣的优势,不再是曾经的《经济学人》。不过,在老《经济学人》人看来,这种担心大可免去。

经济学人:无论卖给谁,发出的都是同样的声音

 
    从2012年1月28日开始,《经济学人》开辟了新的中国专栏,为有关中国的文章提供更多的版面。当期出版的《经济学人》杂志封面文章也是关于中国的,讨论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及其转型。   

  出色,源自与众不同

  《经济学人》的记者们偶尔会半开玩笑地评选这本新闻、商业周刊的中的最佳语句,例如其中常常出现类似这样的一句话:"错。"("Wrong.")

  这种最佳语句,意味着文章中所包含的所有智慧都仅仅在一段话里就足以显现出来,这进一步说明《经济学人》的作者们有足够能力只用一个词来总结所有观点,而在随后的段落里继续勾勒出一个更加明确而细致入微的完整论述,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和比尔·艾默特(Bill Emmott)说。他俩都是《经济学人》的老员工,安德森于20世纪90年代在《经济学人》工作了七年,比尔则在那里任编辑直到2006年。

  "简化,然后夸大。"——这是《经济学人》另一名老员工、工作了23年直到2005年离开的克莱夫·克鲁克(Clive Crook)提到的他曾经听到的另一个对《经济学人》风格的概括。《经济学人》那种独特的声音,往往以尖刻的英国式轻描淡写为特色——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写到了一个英国勋爵涉嫌 "带着妓女四处招摇"。这篇有些和"新闻与商业"主题不搭的文章混杂在《经济学人》精辟的新闻摘要、深入报道分析之中。

  大众总是将《经济学人》看成是一本杂志,然而它却自称为一份报纸。特别的是,其中所有文章都没有署名。凭借独具特色的图说(例如"我想要你——人民币"),《经济学人》成功招揽了一大批忠实粉丝。它的目标在其网站上以"使命宣言"的方式呈现——即"参与一场发生在步步将我们向前推进的智慧和阻碍我们进步的怯懦无知之间的严峻较量。"

  "重要参考"还是"心灵鸡汤"?

  尽管——或者是因为有这些怪癖,正静待所有权变更的《经济学人》,目前仍然在市场上占有广泛、令人仰慕的地位。《经济学人》的发行量已经从2006年的大约一百万增加到2015年的约一百六十万份,它的读者主要是那些经济富足、教育程度高的精英,当他们乘坐私人飞机奔波往各个国际会议时,手里总是会拿着一本《经济学人》,例如纽约市前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盈利,这份杂志理所应当是自由市场不折不扣的支持者。根据其年报,今年截至3月31日,《经济学人》集团的收入已达到九千三百万美元,预期整年收入将超过5亿美元。虽然它属于私人控股,但每年春天,集团都会公开发布其财务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