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为中国点赞:中国的努力给全球减

2019-06-01 08:15 来源:网络整理

2015年巴黎气候峰会召开在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于29日启程飞往巴黎,接受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主席法比尤斯邀请,出席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开幕活动。

这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首次参加联合国气候大会,足见中国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重视。

在此次气候大会前,中国已经向联合国提交国家自主贡献报告,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到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至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左右,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

如此重磅的承诺,赢得了国际社会的一致好评。《经济学人》就在11月28日的最新一期文章中指出,中国的改变已经让全球减排看到曙光。相比于欧盟、美国的人口数量,中国减排的压力和任务更加艰难。但中国的领导人已经认识到全球气候变暖会让中国遭遇最严重的后果,并强势做出改变。

相比于上世纪90年代末美国的不作为,中国正在为气候谈判协议的达成做出努力。尽管任务艰巨,但改变已经发生在许多方面:更多的使用清洁能源,清洁空气法规的推出,减少大城市的燃煤电厂数量,提高燃煤发电效率等等。

中国今年1-7月份的产煤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经济学人》指出,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这将让中国政府关于2030年完成最高温室气体排放量的承诺显得相对轻松。

以下为《经济学人》全文:

1990年代末,当世界各国第一次试图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达成一项协议时,有一只“大猩猩”挡在了路中间——美国。作为当时世界上污染最大的国家,由于美国不同意强制减少排放,这几乎扼杀了协议的签订。如今,在排放上,中国取代了美国的地位,没有了中国的努力也就没有了全球协议。与当年人见人嫌的美国不同,中国已经做出改变。

中国比其他任何地方的温室气体排放都要多,原因很简单,它有14亿的人口,而美国和欧洲加起来只有8亿人口。中国的许多污染是因为要生产比其他国家多很多的产品产生的。根据伦敦大学学院的迈克尔·格拉布教授的数据,一旦进入贸易产品的污染物排放,尽管中国在迎头赶上,但中国个人的平均污染水平要低于欧洲人均水平,并且比美国的人均水平低很多。

在2000年到2014年间,全球四分之三的新增煤电来自于中国。同时,中国对煤炭的需求还不止于电力。剩下的是锅炉。用国际能源署化石燃料专家Laszlo Varro的话,这部分燃煤方式是“狄更斯时代的”,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中国煤炭燃烧效率不高,燃煤锅炉给建筑物供热和给纺织厂供电,却弄脏了周围城市的空气,把他们变成了19世纪的曼切斯特。

否认气候变化的现象在中国的领导人中非常少见(编注:这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美国共和党内仍有否认气候变化的),中国领导人中有部分是工程师出身。他们明白,他们的国家将遭受全球变暖的最严重后果:中国北方变得越来越炎热干燥,未来可能更甚。政治家们也清楚的知道,城市中的人们厌倦了呼吸有毒气体。

北京公众与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回忆说,2012年前,中国没有一座城市是公开空气质量数据。现在,全国有400个城市发布空气质量数据。在大城市周围,重污染源越来越多地得到了清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由中国沿海城市向内陆城市推进的过程。这还仅仅是进步过程中的一个表现而言。在中国沿海关停的小燃煤电站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发电站。而在中国西部新建的燃煤电厂,不少则是世界上最好的发电站。它们能使燃煤的温度更好,效率也更高。

中国还在核电和可再生能源上投入大量资金。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的数据,在2014年,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占到了全球的三分之一。去年,中国有11%的发电来自可再生能源,不寻常的降水增加了水电站的发电量。此外,中国还表示,今年前三个月,已经有5GW(1GW=1000MW,1MW=1000KW)的太阳能发电量接入电网,几乎相当于法国所有太阳能电板的发电量。

《经济学人》为中国点赞:中国的努力给全球减

2015年10月10日,宁夏回族自治区,一处太阳能光伏产业园,不远处是一座风电场。 东方IC 图

当然,也有一些可再生能源被浪费。在中国仍然处于计划管控的能源市场,发电企业需根据提前几个月就拟定的合同发电。尽管能源公司本应该更倾向于可再生能源发电,但他们发现可再生能源发电供给不稳定,也很难处理。

另外,中国经济的转型也在助力应对气候变化。高楼大厦,不会一味地疯长到天空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