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经济学人》:乌克兰被俄罗斯绑架

2019-05-09 09:57 来源:网络整理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图为最新期《经济学人》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经济学人》封面文章认为乌克兰已被俄罗斯绑架,西方国家可以惩罚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咄咄逼人,不过前提是它们准备付出代价。西方应该冻结俄罗斯政府人员的签证和资产;停止向俄军售,把亲俄金融机构从全球金融系统剔除;一旦乌克兰军队在克里米亚失利或俄入侵即禁运俄石油和天然气。

  当你读到这篇文章时,乌克兰4600万人民正在成为人质。普京把俄罗斯军队从乌克兰东部边境撤回,但同时要求西方不得进入,乌克兰新政府将再次看俄罗斯脸色。别担心,普京明确威胁道,派兵是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

  一些西方人会说对乌政策首先要承认讨厌的现实。让普京占据克里米亚半岛吧。克里米亚人讲俄语者占多数,而且不管怎么说直到1954年都还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至于整个乌克兰,俄罗斯势必希望控制它,因为俄罗斯比西方更关注这个国家。美国和欧盟当然必须抗议,但它们必须避免损害其经济的无用对抗,不要让自己的能源供应受到威胁和乌克兰陷入战争。普京已经主动退出,西方应该抓住这一机会。

  这些人的想法是错误的。过去一周普京践踏了国际秩序规范,树立了影响远超乌克兰的危险先例。向绑架者认输总是危险的:那些一开始就不能站稳立场的人后来通常面临更严重的考验。

  独立广场抗议的乌克兰民众没有赶走家里的暴君,却看到了邻居家的独裁者。在乌克兰东部俄语区的顿涅茨克和哈尔科夫,上街抗议的许多年轻人像基辅和利沃夫的同龄人一样渴望属于有主权的乌克兰。他们知道在俄罗斯的影响下乌克兰将衰弱而成为附庸。他们西望欧洲,欧洲向他们的祖国提供了克服多年腐败和振兴经济的最大希望。

  克里米亚似乎愿意向东转投靠俄罗斯,如果克里米亚人民投票赞成有序脱离乌克兰,那么他们很可能得到外部世界的支持。然而3月16日的公投将在俄罗斯的冲锋枪下进行。此外普京向俄罗斯派兵的理由不是克里米亚的历史独特,而是俄罗斯有义务保护无论身在何处的俄罗斯人和说俄语者——20世纪30年代希特勒夺取欧洲部分地区时所用的逻辑。如果西方接受这种说辞,那么普京就有借口保护散居在从中亚到波罗的海的前苏联境内的俄罗斯人而干涉他国内政。

  很多大国尤其是英国、法国和美国有时也破坏国际法,但普京为自己的所为歪曲现实架空国际法。他说法西斯分子威胁着乌克兰俄罗斯人的安全,乌克兰基地周围的精锐部队不是俄罗斯部队,而是从商店买来俄军军服穿上的非正规军;由于乌克兰政府被推翻,1994年俄罗斯所签署的保障乌克兰领土完整的《布达佩斯备忘录》不再有效。对于这种荒谬的声明不应看它的表面,相反它传达了普通俄罗斯人十分了解的一个真理,即制定法律不是为了限制权力而是为权力服务。

  所以不要奢望普京得到乌克兰就会满足。2008年他与格鲁吉亚开战以控制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他说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自命俄罗斯帝国重建者。如今普京有了对外干涉的借口。既不受法律约束,又不怕西方反对的普京将对俄罗斯邻国构成严重威胁。

  西方不打算为乌克兰动武,也不应该动武。西方利益受威胁还达不到冒核冲突风险的程度。不过占领克里米亚必须要受到惩罚,必须阻止普京到处侵略。

  普京预计西方只会做做样子表示一下愤怒,制裁一定令他意外。抵制今年6月俄罗斯主持的八国集团峰会还不够。现在应该冻结俄罗斯政府人员的签证和资产(首先拿充当橡皮图章同意普京进军乌克兰的国会议员开刀);停止向俄罗斯销售武器,把亲俄金融机构从全球金融系统剔除;一旦乌克兰军队在克里米亚失利或俄罗斯入侵东乌克兰,准备禁运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西方应加强抵抗俄罗斯复仇心态的能力:欧盟应降低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美国应取消能源出口限制,北约应增强活力。

  乌克兰需要援助,不仅因为它已经破产,还因为俄罗斯可严重损害其经济,希望破坏任何有独立思想的政府。美国和欧盟已准备了数十亿美元紧急援助款,但乌克兰还需要有朝一日成为欧盟成员的希望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的一大笔一揽子援助,以及符合其国情的技术性支持。首先至关重要的是监督大选,产生新总统和议会取代目前待价而沽的过渡政府和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