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宏观经济运行分析与2019年展望

2019-02-03 19:25 来源:未知

宏观经济运行分析与2019年展望

  一、宏观经济运行状况

  (一)国内生产总值

  1.宏观经济景气度下行,经济增速逐季放缓。2018年以来,我国宏观经济增速持续小幅回落,基本处于景气周期的下行阶段,与全球经济运行态势基本一致。

  据初步核算,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累计90.0万亿元,名义GDP同比增长9.7%,比2017年回落0.7个百分点;实际GDP同比增长6.6%,实际增速较2017年和前三季度分别下滑0.2[1]和0.1个百分点,且逐季下滑。其中,四季度当季GDP同比实际增速[2]降至6.4%(图1-1),与2009年一季度持平,且为有数据记录(1992年)以来最低。需要说明的是,2018年经济增长仍处平稳区间,既未脱离年初制定的“6.5%左右”的目标范围,也未给就业带来明显压力。

 

  2.消费基础性作用增强,投资同比转弱,净出口对经济增长重返负向拉动。三驾马车方面,2018年消费拉动GDP增长5.0个百分点,较2017年提高0.9个百分点,在年内社零增速持续下滑背景下,服务消费保持较快增长,带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增强。2018年基建投资增速大幅放缓,导致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减弱,拉动GDP增长2.1个百分点,较2017年下滑0.1个百分点。因货物贸易顺差大幅收窄,服务贸易逆差显著扩大,净出口同比下滑,2018年净出口拉低GDP增速0.6个百分点,而2017年为正向拉动0.6个百分点。因此,从总需求角度看,2018年GDP增速放缓主因净出口拉动转负和投资贡献下滑,而消费成为稳定宏观经济的压舱石。

  (二)三次产业及行业运行状况

  1.三次产业增速普遍下滑,服务业引领作用稳固。三次产业方面,2018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6%,增速较2017年下滑0.3个百分点,但仍快于同期GDP增速1个百分点,表明服务业继续在宏观经济中发挥引领作用。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8%,增速较2017年下滑0.1个百分点,比同期GDP增速低0.8个百分点,主因我国当前已处工业化后期,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有所下降。第一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5%,增速较2017年下滑0.5个百分点。2018年,三次产业增速普遍下滑,与GDP增速放缓基本同步(图1-2),表明需求端走弱正传导至生产端,且影响广泛。

  从贡献率和拉动率角度看,2018年,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引领作用稳固,其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0.1%,拉动率为4.0个百分点,均高于第二产业[3],但较2017年下滑1.3和0.1个百分点,这与服务业生产增速放缓相印证。2018年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7.7%,增速较2017年略降0.5个百分点。

  2.工业生产增速稳中趋缓。2018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长6.2%,增速较2017年下滑0.4个百分点,呈平稳放缓之势。三大门类中,采矿业生产加速,全年行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较2017年加快3.8个百分点,主因价格上涨、利润高增、去产能和环保限产力度减弱。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较2017年加快1.8个百分点,这与同期发电量增速走势一致,主要体现能源结构变化带来的影响。因终端需求减弱,在工业中占比近九成的制造业增加值累计同比增速较2017年下滑0.7个百分点,并拖累2018年工业增加值增速放缓(图1-3)。

  工业企业利润增长较快,年内走势前高后低。2018年前11个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1.8%,增速较2017年同期下滑9.2个百分点。从年内走势看,随着PPI增速下滑及工业生产放缓对企业利润的影响显现,下半年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幅回落,11月当月同比增速已降至-1.8%,为近三年来首次同比负增(图1-4)。

 

 

  (三)固定资产投资

  1.基建投资大幅放缓,投资动能加速切换。2018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5.9%,增速较2017年下滑1.3个百分点,主因基建投资拖累。从三大类投资来看,基建投资增速显著放缓,全年基建投资(不含电力)同比增长3.8%,大幅低于2017年的19%,而和制造业投资增速则有所加快(图1-5)。

  2018年基建投资走弱体现严监管的影响:一是资金来源受限。地方政府债务监管不断强化,融资平台受到严格约束,表外融资持续大幅萎缩。二是PPP集中整顿,导致部分基建项目停工下马,从而对基建投资形成冲击。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基建投资增速罕见负增,7-9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1.8%,-4.3%,-1.9%。四季度以来,随着宏观政策转向稳增长,基建补短板开始提速,带动基建投资月增速回归正区间,10-12月基建投资同比增速分别为6.7%,3.7%, 3.8%。进一步地,基建企稳带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