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贾康:中国经济增长具有较大潜力和空间

2018-07-18 09:15 来源:未知

贾康:中国经济增长具有较大潜力和空间

贾康。资料图片

   “上半年全国经济保持平稳运行,符合预期。”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在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下半年经济运行存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要更加坚定我们做好自己事情的决心,要继续坚持推进改革扩大开放。”

  中国经济软着陆

  有相当大把握

  全国经济半年报已经发布,您如何评价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

  贾康:总体来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是符合预期的,保持平稳运行。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上半年GDP增长速度是6.8%,其中一季度增长6.8%,二季度增长6.7%,连续十二个季度稳定运行在6.7%—6.9%这样一个中高速区间。

  可以说,中国经济软着陆已经有相当大的把握,L型态势比较明显。但是,由于出现中美贸易摩擦,而且有升级的态势,这对下半年经济运行会有一定影响,但影响比较有限,需要做好分析、评估和应对。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能顺利实现

  当前,外部形势发生了变化,这对中国经济走势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贾康:从短期来看,外部形势的变化比如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是有限和可控的。一方面,近年来,进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是下降的;另一方面,贸易摩擦也不是一下子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因为贸易摩擦不会把贸易抹平、归零。

  根据有关部门的分析,中美贸易摩擦对GDP增速会带来零点几个百分点的影响。中国经济已经保持在中高速平台上运行的惯性,连续十二个季度处于6.7%—6.9%之间,如果冲掉0.3或0.4个百分点,我们也能保证实现全面小康的速度。

  对中国来说,这个不确定性无法撼动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局,因为从现在看,未来两年只要经济增速保持在6%以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能顺利实现。

  外部形势可倒逼我们

  更好地促进改革开放

  我们应当怎样应对外部形势的变化?

  贾康:对于外部所发生的许多事情形成的压力,我们是没办法掌控的,只能通过积极沟通、协商,力求有理、有利、有节地应对。

  首先,我觉得要认清形势,对我们自身的情况要有清醒的认识。

  其次,我们要善于发展多边关系,在多边博弈里,朋友增得越多,面对的敌意和对手就越会减少。能够争取搞好关系的地方,要尽量去做。

  第三,我们采取了一些积极主动的应对措施,比如降低关税,包括汽车、药品等,更多地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也进一步表明中国坚定支持国际自由贸易的决心。今后还应该在这个方向上继续推进。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外部形势的复杂化可以倒逼我们更好地促进改革开放。只要改革开放实质性推进,就能支撑我们有后劲地延续超常规发展。

  要鼓励有效投资

  与合理消费

  您怎么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主要来自哪些地方?

  贾康: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和空间还是比较大的。一些外部条件的恶化会迫使我们深入挖掘和发挥好这些潜力空间。

  要进一步扩大内需,包括有效投资的内需,也包括创业创新以及社会保障所支撑的消费。其中,扩大有效投资和居民消费都是应该把握好的重点,都有进一步扩大的潜力。相关方面的机制体制要进行改革,以适应这两方面的需求而增加有效供给。

  目前,有效投资还大有可为,比如城市交通还有改善空间,需要建立运载能力快速高效的交通网络;再比如停车场,有数据说中国城镇区域缺少5000万个停车位,北京缺近300万个,深圳缺近200万个。那么在城市内建设少占地的新型立体停车场就是有效投资,这种投资具有社会综合绩效,因为是满足老百姓美好生活需要的,又可以对接PPP机制引导社会资本来做。

  扩大消费这一块也有空间,老百姓的收入在稳定增长,可以提供支撑。今年上半年,全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6%,和一季度持平,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实际上,老百姓支出的部分比过去更活跃,近年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速度一直是10%左右。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80018亿元,同比增长9.4%。这说明老百姓还在动用一些储蓄,预防性储蓄减少。大家更敢花钱,边际消费倾向提高了,应乘势给予进一步的引导。

  以新的动力体系

  支撑高质量发展

  您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支持和关注,现在随着这项改革的深入推进,您认为它对经济高质量发展有何意义?

  贾康:2015年下半年以来,中国GDP增长速度在6.7%—6.9%的波动区间运行,我们希望能稳定下来,更重要的是要追求增长质量的升级。升级版的高质量发展,就要靠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打造新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来完成,这也是我们多次讨论的中国经济怎样转型升级的关键问题。

  现在要靠新的动力体系来支撑结构优化过程中所能够达到的升级版高质量发展。中央特别明确强调新的动力来源是全要素生产率,所谓全要素生产率不是供给侧各个要素的等量齐观,而是将科技创新这第一生产力和制度创新最大红利合在一起,以新的动力支持中国继续在优化结构中超常规和可持续地发展。

  第一生产力和最大红利并不能理解为简单的并列关系,因为中国现在社会经济转轨中,首先要解决的是制度创新能不能在改革深水区攻坚克难,冲破利益固化藩篱。这个问题如不解决就拿不到最大红利,意味着就不能有效地以制度创新打开科技创新这第一生产力的空间。我们别无选择,“惟改革创新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