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学人 > 正文

胡必亮:粤港澳大湾区目标应是建全球经济中心

2018-07-16 09:10 来源:未知

胡必亮:粤港澳大湾区目标应是建全球经济中心

  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改革开放再出发,全面深化改革的“全面”意味着什么,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的着力点在哪?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广东、广州如何利用好“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以及自贸试验区三大机遇,未来发展的突破口又在哪?日前,记者就此专访了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胡必亮。

  胡必亮简介: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1994年和2006年两次获中国经济学界最高奖“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08年与谭崇台、吴敬琏、刘遵义、蔡昉、姚洋一起获“第二届张培刚发展经济学优秀成果奖”。研究领域包括“一带一路”、新兴市场、城镇化、农村发展等。

  谈全面深化改革

  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首先要构建更加系统的理论体系

  党的十九大报告把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如何理解“全面”对于改革提出的新要求?

  胡必亮:“全面”就是说,很多该改的地方已经改过了,但还有一些没有改的地方需要全面覆盖。所谓全面,首先是要各方面、全方位、无死角、全覆盖,进一步拓宽改革的广度。

  第二是深度。这意味着每一领域所面临的任务是不一样的,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经济领域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区域发展方面,是继续推进西部大开发、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等;乡村振兴方面,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针对各自特点,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部门都要深化改革,做到既有广度,又有深度。

  改革开放再出发,在您看来,要进一步破除体制机制障碍,需要做好哪几方面的相关工作?

  胡必亮:首先要构建更加系统的理论体系,通过深化认识,搞清楚目标是什么,要建立怎样的体系,才知道应该继续破除哪些体制机制障碍。如果认识不深化,改革就会停留在浅层;体系不完整,便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按下葫芦浮起瓢。所以要有深刻的理论体系,必须强调顶层设计,必须找准进一步改革的目标和方向。

  第二,要建立一套好的激励机制。这其中包括很多东西,比如产权制度、双创政策,比如新型城乡关系的打造和深度的国际融合。

  第三,要有完善的法治体系。没有法治作为基础,全面深化改革的成果就失去了保障。

  第四,还需要健全高效的社会服务体系,比如融资服务、法律服务、高等教育等。有了这套服务体系的支撑,改革开放所遇到的一些障碍才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