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人物 > 正文

互联网经济两大:高效发展和灵活就业

2019-01-07 20:36 来源:未知

互联网经济两大:高效发展和灵活就业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从2018到2019,之于互联网经济,也是优胜劣汰,良币驱除劣币的一年。
 
  新年伊始,主要的文章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回顾过去一年,一个是前瞻全新一年。
 
  回顾或者盘点过往一年这个简单,梳理既已发生的事情,一般不会出错,但也不会有太多关注的。前瞻新一年尤其是预测新一年事件这个就厉害了,有很大可能被打脸。
 
  这不,元旦过后,网友挖坟中金一年前的《中金2018十大预测》,发现10大预测错了9个半。瞬间,这家知名研究机构成为了网红,接受各方膜拜,有投资人计划2019年反向操作来补2018年失去的血。
 
  其实,2018年初我也郑重其事的做了三大预测,为了避免被质疑马后炮,我当时请不同的人吃了三顿饭,并且在多个媒体渠道白纸黑字的把预测文章发了出去。我当时直接预测了三大事件:
 
  摩拜和ofo的竞争中,摩拜会胜出。
 
  腾讯和阿里先后遇大劫,大失血。
 
  贾跃亭遇到贵人,触底反弹。
 
  现在我们来分别看看,摩拜很幸运的提前卖身给了美团,发展进入稳定期,而ofo濒临倒闭,第一条预测成功;腾讯股价创造了有史以来的最大年内跌幅,蒸发超过1万亿,包括游戏在内的多项业务发展遇阻,此为大劫。阿里巴巴虽然股价也遭遇大跌,但营业收入取得巨大增幅,此为小劫。第二条,我算预测成功一半;贾跃亭遇到众人预想之外的贵人许家印,虽然二者时有摩擦,但有了继续研发的支持,第三条也预测成功。
 
  预测了三条,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大多被验证(嗯,你们一定看出我的得意了)。
 
  好了,进入正题。2019年的互联网经济发展趋势,我只想说两个:高效发展和灵活就业。
 
 
  以前我们总是鼓励高速增长,不管是资本市场还是媒体业界,评判一家互联网企业的价值主要在于其发展速度,而非发展质量。因为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发展才能带动更多产业参与进来,助推社会向前发展。
 
  这两年,经济过快发展的后遗症一步步开始凸显出来。我们应该清醒到,经济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经济发展,很多时候爆发增长不见得是好事,因为这个增长与储备是不相符的,换句话说增长消耗了过多的准备,造成了供给缺位,挤压了行业运力。
 
  去年的一篇文章中,我经过数据分析对比,做过一个论述:BATJ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在经济严峻的当下,仍然取得了动辄30--50%的季度营收增长。与此同时对比中国各项经济指标不足10%的增长,反过来证明了BAT之外的千百万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他们的平均增长幅度是达不到经济增长平均值的,甚至不少企业出现了负增长。
 
  互联网经济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但也因此消耗甚至剥削、吸血了其他产业的相当一部分资源、运力,过快的发展造成了供给缺位,经济脱实向虚,最终虚必然反噬实,虚和实都要遭殃。
 
  所以到了今天,尤其是经历2018年阵痛过后的2019年,我们所有企业都应该转变思路,即高速增长转化为高效增长。
 
  那么,高效增长作何理解,我认为主要是三个方面:
 
  主动降速,顺应大局。
 
  值得一提的是,一切的转变都要依托于大局的变化。互联网人口增长进入瓶颈(备注:CNNIC最近两期数据做了佐证),如果我们还制定超乎规律的增长计划,就不合适了,这种增长即便实现了也是利大于弊,一定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我可以断言,2018年阿里的逆势过快增长,2019年负面效应将全面凸显出来。
 
  行业被动的发展放缓,由高速转入中低速发展,是未来十年、二十年的基本发展面。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主动的放慢发展速度,顺应大局。趁着行业外部转变,应该减少扩张,利用行业优胜劣汰的天然规则来想办法保存自己,然后适应行业发展新变化。继而在新环境中,重新寻找机会,当然这个时期我们的对手也会更加强大。可以判断,未来的互联网哪怕是一些细分领域,留下了的也都是大公司,而非草根创业公司。
 
  把控投入产出比。
 
  有个朋友告诉我,他们去年营收翻了一倍,但相应的人员也新增了接近一倍。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平效发展或者低效发展,但在去年的情况下,这样的成绩还算尚可。
 
  投入产出比是一个老话题,早在工业革命时期就被各方认识到。2018年下半年汹涌而来的裁员潮和各种税制的改变,让很多企业意识到“宁愿人员减少一半营收不变,也不希望人员不变营收增加一倍”。
 
  这当然不对,新的一年严峻的形式倒逼我们,必须进一步通过信息化手段,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提高组织力和生产效率。换句话说,科技的向前发展,对科技的应用,是把控投入产出比的最主要手段。未来,主流的互联网企业,都将变成技术企业或者科技企业,而非电商公司、金融公司、外卖公司、单车公司。京东从科技零售,转变为零售科技公司,也是基于此项考虑。
 
  从效率大于规范,到规范大于效率。
 
  高速发展和规范发展似乎永远是一对冤家,所有的重大改革和变化,都是有不合法、不合规开始的。如果一切都按照规范来,行业还有创造力吗?
 
  关于此节,滴滴2018年的整改发展,可作为一般案例做分析参考。众所周知,滴滴是近几年发展最快的企业之一(当然主要是指高速发展),但是发展的过程中忽视了安全和合规,出现了很多问题,尤其是2018年的空姐遇害事件,让滴滴成为众矢之的。
 
  后来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滴滴经历了壮士断腕式的整改,把安全和规范放在了比发展更为重要的位置。也就是从之前的效率大于规范,到现在的规范大于效率。在安全和规范的底线之上进行发展,成为了滴滴发展的主旋律。我们可以认为,从2019年开始,滴滴发展就是一种典型的高效发展,这种发展模式的转变对滴滴的可持续发展未来至关重要。相比之下,很多企业的高速发展,只是“过把瘾就死”,比如ofo和途歌。
 
  再来说说灵活就业
 
  众所周知,就业是关系民生和国运的大事。促进就业的指导意见在2018年7月就发了,然而2018年年底席卷互联网经济的裁员潮依然没有避免。
 
  裁员潮过后,如何解决失业率增长问题?这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同样也是2019年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和主要矛盾。
 
  中国企业界创造性的提出一个理念,并且加以实践,那就是:中国特色的灵活就业。
 
  灵活就业,最早应用于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盛大旗下的起点中文网等等。当年,淘宝网一个平台,解决了几百万人的灵活就业(早期的淘宝店主个人为主,卖货不需要执照),后来淘宝网逐渐合规化发展,今天围绕淘宝、天猫、速卖通等营生的超过千万人,有客服小妹、快递小哥以及线下商超个体户等,这些人背后都有企业,更多时候属于固定就业,而非灵活就业了。
 
  那灵活就业真正的代表平台有哪些呢? 现阶段我认为包括滴滴、微信公众号、闪送、满帮、58、猪八戒、贝店、抖音等。这些平台汇聚了大量的司机、自媒体、配送员、推广员、设计师、主播等等没有和平台签署劳动合同的个体,已经蔚然成风,就业规模应该在数千万级别。
 
  就当前的经济发展基本状况来看,社会分工会越来越细化,2019年会有更多的人加入“灵活就业”大军。灵活就业人群的规模越大,我们应对经济不确定因素的把握就越大,互联网经济就越有活力。关乎灵活就业,我认为这是应该大力鼓励的。
 
  当然,灵活就业现在还是莽荒发展的阶段,这个群体的社保、劳动权益等没有很好的保障,抵御风险的能力也不高。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一方面要引导这个群体朝合规化发展,一方面要给予他们以及平台更宽松的政策环境和试错土壤,如此才能顺应大局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