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经济日报 > 正文

朝鲜经济升级 急需突破制裁

2018-06-12 13:19 来源:未知

朝鲜经济升级 急需突破制裁

平昌奥运会以来,朝鲜突然一改过去几年不妥协的强硬姿态,不断对外展示友好,不过这些示好动作还未换来任何国际制裁的松动。

一直到5月底,从丹东开往平壤的火车仍受到禁运影响,载着为数不多的外国旅客以及在中朝两边倒货的商人穿过鸭绿江大桥。这些商人携带着打算贩售的日用小商品:印有托马斯火车形象的儿童雨衣、镶银扣的粉红色小钱包以及卷纸,还有平壤中产家庭里当下流行的小家电,例如意式浓缩咖啡机和吸尘器。

十几分钟后,火车停在朝鲜新义州车站。新义州站是朝鲜最重要的陆地贸易口岸,制裁前,超过80%的中朝货物贸易都要从新义州站经过。在火车重新开动前往平壤前,朝鲜商人一一检视这些进口货,以评估哪些产品有市场潜力。

让许多人更迫不及待的是分装在数个USB里的外国电影、电视剧和歌唱娱乐节目,他们急切地通过便携的笔记本电脑确认火车给他们带进来的新节目。

新义州火车站也没有放过对过往旅客和商人销售商品的机会,英国威士忌、俄罗斯伏特加、朝鲜自产的熊胆酒、人参以及近年来风行朝鲜国内的新义州生产的化妆品都被摆上了货架。旅客多是好奇地询价,真正打开钱包的还是少数。

平壤在悄然改变

火车开进平壤后,跃入乘客眼帘的是高达105层的柳京饭店以及平壤街头的女性装扮。不同于以往印象中朝鲜女性的朴素装扮,如今的平壤女性勇于穿戴金银首饰、烫头发,并穿上自家亲手加工的服装。高跟鞋、金色或粉红色眼影是标准装饰,穿耳洞、戴耳环则成为区分女性世代的象征。“我母亲有点羡慕我穿了耳洞。”一名年轻的朝鲜导游说。

曾经在平壤居住多年、出生在“平壤一个资本家家庭”的瑞士商人阿博特(Felix Abt)告诉记者,“朝鲜女性们的自信在增加。”金正恩上台后,更多朝鲜女性选择短发造型,模仿第一夫人李雪主成为一股潮流。

另外,平壤的大街上挂黄色车牌的私家车数量比金正恩上台前明显增加,包括面包、汽水、矿泉水和香烟等在内的消费品在平壤及全国各地的商场都供给充足。

近年在平壤数量快速增加的商店和餐厅里,炸鸡保温箱和烤肠机越来越普及。立式冰箱比以前也更为常见,除了中国品牌(如新飞),新加坡品牌爱家乐也是饭店和商店使用的热门品牌。

曾担任非营利组织“朝鲜交流”首席执行官的阿布拉哈米安(Andray Abrahamian)描述说,近十年来,平壤的中产阶级享受的生活和其他富裕国家看起来相似——打壁球、练瑜珈、进意式和日式餐馆,到装潢得像漫咖啡一样的咖啡店喝卡布奇诺都已经成为生活常态。在平壤,奶油蛋糕算是普通市民消费能力的一个标杆,是否吃过奶油蛋糕一度是市民街头小巷讨论的话题。

不过,朝鲜中产家庭的舒适生活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出现难以为继的困境。联合国安理会2017年通过四个对朝制裁决议以来,多名商人和学者都对记者反映,朝鲜中产阶层的生活受到明显影响。一位欧洲商人说,他的朝鲜朋友抱怨吃肉的次数变少了。阿布拉哈米安介绍,因为禁运,这些中产阶层手上能花的闲钱变少了,“能走路就不搭出租车,进馆子的次数变少,买进口产品时也变得比以前更谨慎”。中国商人的体会是曾经热卖的小商品现在行情大不如前。

是否是这些缓慢累积的压力迫使金正恩积极与外界改善关系?外界对此无法定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朝鲜半岛问题专家佩特罗夫(Leonid Petrov)对记者指出,金正恩非常清楚美国不允许他再继续发展核武器,而他需要通过发展经济来巩固政权。随着局势出现变化,金正恩面临两难的境地。“不改变,政局有风险……但一旦和平协议达成,信息自由流动,朝鲜人也可能问为什么非金正恩不可?”美国敌对势力的存在是金氏政权多年来凝聚朝鲜社会的理论前提。

在朝鲜中产阶层之间,金正恩4月前往板门店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面,已经为他们打开了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当被外国游客询问最向往的境外之地是何处时,数名朝鲜导游表示“统一后的南朝鲜。”一位曾经在平壤居住超过10年的欧洲商人对记者指出,2000年韩国总统金大中和时任朝鲜领导会面,首度让朝鲜民众体会到,韩国社会并不穷、未挨饿、穿着和生活水平高于朝鲜。因此,朝鲜政府既需要加速追赶落差,同时也要控制开放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