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基础建设 > 正文

九芝堂遭湖南证监局警示

2019-01-22 14:37 来源:未知

九芝堂遭湖南证监局警示



 

2018年6月25日,九芝堂发布公告,拟以10.11亿元受让刘梅森所持有的北京科信美德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26.87%的股权。经查,此次交易存在诸多问题。

首先,九芝堂董事刘国超认缴厦门蓝图清创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下称“厦门蓝图”)99%出资额。因此,厦门蓝图为九芝堂关联法人。厦门蓝图持有科信美德0.86%的股权,九芝堂购买刘梅森所持有的科信美德股权,将与关联方厦门蓝图构成共同投资科信美德。此次交易应被认定为关联交易,但九芝堂既未将此次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并予以披露,亦未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程序。

其次,交易对方刘梅森现任职的牡丹江霖润药用辅料有限公司为九芝堂董事长李振国实际控制;刘梅森投资交易标的资金6000万元来源于李振国。九芝堂未充分披露上述信息。

公告显示,九芝堂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第二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董事长李振国,董事刘国超、李劲松、盛锁柱、杨承、董事兼时任董事会秘书徐向平和独立董事马卓檀、王波、张昆未勤勉尽责,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的规定。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湖南监管局决定对九芝堂及李振国、刘国超、李劲松、盛锁柱、杨承、徐向平、马卓檀、王波、张昆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中国证监会诚信档案。1月22日,记者多次致电九芝堂董秘办公室,但截至发稿,电话未有人接听。

针对九芝堂遭警示一事,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说:“上市公司必须及时将可能对营收、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的事件做到全面及时的公告,让外部投资者及时掌握上市公司情况,以便独立做出投资交易决策。此事说明九芝堂对公司整体治理、信息披露方面短板还很多。”

“可以看到(九芝堂)内部人和一些交易对手方可能存在相互之间利益纠缠、利益输送的可能性。既然存在这种可能性,不去做出透明公告,或将加重损害其他股东权益的可能性。为什么上市公司犯这种毛病?可能是交易有瑕疵,如果公布太多会被否决,利益无法兑现,所以选择信息披露不完整、去糊弄,但现在继续这样操作并不是太容易。”他补充道。沈萌进一步表示,强调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主要指内部权力相互制衡与监督,信息披露制度则为了使内部与外部股东有良好沟通机制,这两点是证监会近几年的工作重点。

九芝堂成立于1999年,长沙市政府于2002年1月将九芝堂集团出售给涌金投资、上海钱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杭州五环实业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分别持其49%、32%、19%股份。加入涌金系后,九芝堂的发展被外界认为忽视实体经营,过度重视资本运作。直到2015年5月,九芝堂重组,友搏药业董事长李振国出任九芝堂董事长。

据沈萌分析,涌金系属民营资产,对上市公司持续支持的能力、协同资源的调动能力有限,当初退出九芝堂说明“存在资金压力,先把做实业的九芝堂转让处置”。这些背景决定了九芝堂从股东那边得不到强大支持,比不上云南白药、同仁堂。九芝堂2018年三季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营收为7.47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3.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约为-1218万元,比上年同期锐减108.85%。

对此,沈萌分析称,从三季报看,九芝堂损益变化较大。“九芝堂属民资资本,在近期经济波动的情况下,这家地方老字号,民营资本背景对其支持能力有限,其自身亦未能推出更多拳头产品,品牌在全国范围没走出来,加上整体经济状况不太理想,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沈萌建议投资者应慎选类似九芝堂这样信批违规的上市公司:“一个大股东经常做出违反法规的上市公司,肯定不会重视、尊重其它外部股东的权益。上市公司一定要诚惶诚恐地对待监管、对待投资者,而不是为自身占有信息不对称、内部可控制信息的优势去肆意妄为。未来投机取巧的空间越来越小,可能会因小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