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基础建设 > 正文

湖南捐建学校住宿自带肥皂

2018-07-12 14:40 来源:未知

湖南捐建学校住宿自带肥皂


那一颗以“田家炳”命名的小行星,依旧日夜转动,但田家炳却已不在。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网发布消息,香港企业家、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辞世,享年99岁。
在湖南,人们对田家炳这个名字并不陌生。田家炳先生在湖南捐助了4所学校——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衡阳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浏阳市田家炳实验中学及湘西自治州田家炳小学,他还在湖南师范大学捐建了一家田家炳教育书院。
“田先生在诸多善举之中,尤钟教育,他常说:‘中国的希望,在教育。’”7月11日,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特别举行了一场追悼会,与田家炳先生有过多次接触的校长朱正权几度哽咽。
从1996年开始,当时还是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数学教师的朱正权,就与田家炳先生结下缘分。2016年,已经是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校长的朱正权曾与十几位“田家炳学校”的校长一道,专程到香港拜访田家炳。
“强者、智者、儒者、仁者、长者。”在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朱正权向记者这样描述和追忆他所敬重的田家炳先生。
7月11日,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举行田家炳先生悼念仪式。
 
与田家炳有过多次接触和交流的校长朱正权在致悼词时几度哽咽。
田家炳湖南足迹:来长沙捐建学校住宿自带肥皂;星城度过80岁生日
“当年,就是因为田家炳先生捐建了这所学校,1996年,我才从娄底华建中学来到长沙。”朱正权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当时学校急需师资力量,就把他从娄底抽调到了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
1995年,香港爱国企业家田家炳先生在长沙捐资500万元助学。为了表彰他的助学大德,长沙市政府将“长沙市实验中学”更名为“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
1996年10月,学校的第一期工程竣工。“在竣工典礼上,我们请了田家炳先生及其夫人周坤莹女士来参加,湖南省委原副书记郑培民和长沙市原副市长张伟玦女士也参加了典礼。在典礼上,田家炳和郑培民还被聘为学校名誉校长。”朱正权告诉记者,当时,看到新盖起来的气派教学楼,77岁的田家炳先生很高兴,还和大家一起在教学楼前合影留念。
“1998年,田家炳先生又来到了学校。他告诉我们,他年纪大了,想到全国各地捐建的学校走一走、看一看。”朱正权说,这一次,田家炳除了有夫人陪同,还带了田家炳基金会一名肖姓工作人员,“田家炳先生告诉我们,学校如果还有什么实际困难,就跟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联系”。
当时,时任学校校长的肖江汉在田家炳的证件号码中发现,那两天恰逢老人80岁生日,学校就张罗着给他过了个生日,“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仪式和礼物,就是在吃饭时大家给田老唱了生日歌”。朱正权说,田家炳每一次来,都会特别叮嘱学校和当地不要铺张浪费地接待他,“吃饭的时候,他从来不让我们多点菜。连住酒店,他都是自己带肥皂。因为他觉得就住一两天,(酒店里的肥皂)开了封又用不完,太浪费了。他的衣服和鞋子,也可以看出都是穿了很多年,虽然干净整洁,但款式都是旧的”。
1996年10月,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的第一期工程竣工典礼,田家炳先生及其夫人周坤莹女士前来参加。
卖豪宅还贷款,他在出租房里“建学校”
这么“吝啬”的田家炳其实很有钱。生于广东大埔的他,不到16岁就辍学从商,后辗转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地创业。1959年移居香港开办工厂,成为香港化工行业领军人物。
1982年,已是亿万富豪的田家炳捐出八成财产,创办田家炳基金会。1984 年,他将化工厂交给几个儿子经营,自己成为职业慈善家。迄今为止,他已累计捐资10多亿港元用于中国的教育、医疗、交通等公益事业,其中教育所占的比例高达90%。
朱正权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田家炳在全国范围内累计捐助了93所大学、166所中学、41所小学、19所专业学校及幼儿园、大约1800间乡村学校图书室。另在海外3所大学设立奖学金,惠及华籍学子。教育以外的项目计有医院29所、桥梁及道路近130座(条)。以“田家炳”命名的学校或学院遍及中国所有省级行政区域,他因此被誉为“中国百校之父”。
“你能想象一个人贷款捐资建学吗?田老对自己‘狠’到连家人给他的生活费都想捐。”朱正权告诉记者,为了多在内地建学校,田家炳先生甚至宁愿把自己原本居住了37年的“花园式豪宅”卖掉,与夫人一起去住出租屋,“当时,田老的子孙们坚决不同意,但拗不过田老。房子的价钱超过1亿元,但为了尽快换成现金,田老把价格降到了5300万元。后来买家被他的义举所感动,多给了300万元。最后,这些钱用来捐建了20 间学校”。
直到去世,田家炳一直与亲人住在租来的房里。田家炳也曾打趣说,自己是“无壳蜗牛”。
朱正权说,老先生非常讲信用,“2008年,香港遭遇金融危机,田家炳基金会的收入大大减少。当时田家炳先生已经答应了一个省的捐款,但一时又拿不出现金,他就向银行贷款几百万,把钱如期打过去了”。
捐资不是浪费,要把钱用出意义来
“我虽然不是最有钱,但我一直想尽自己的绵力。看到一栋栋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听到万千学子的读书声,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质上的享受好得多。而且,捐资又不是浪费,它带来的收获和产生的效果,绝对大过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不管怎样,钱投到教育上总是不会白费的,多几个孩子升学,就多几个家庭脱贫。什么是富?拥有什么才叫满足?身家1 亿和10 亿在生活享受上没什么区别。最重要的是把钱用出意义来。”极少接受采访的田家炳,曾这样对媒体谈及他的财富观和幸福观。
田家炳也曾谈到他为何对教育领域的慈善公益情有独钟:“我16 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我刚刚读到初二就只能忍痛辍学,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小时候没读多少书,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后来在印度尼西亚生活了20多年,也走过欧洲一些国家,发现经济发达的地方,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发达。”
“正是有了这些经历,我能深深地体会到教育对个人的成长和创业,对国家的发达兴旺有多重要。13 亿人口是中国的一个大‘包袱’,怎么把这个‘包袱’变成财富?我认为就是办好教育!”
正是拥有这样的办学思维,让朱正权感触不已。他告诉记者,在多次接触的过程中,他不止一次听到田家炳先生强调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的重要性。他明白了田家炳先生为何把90%的捐款放在内地的原因,“田老认为,基础教育是最基本的,如果搞不好,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些名牌高校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而且,大学并不是谁都能够念的,但有了中小学,每一个学生就都能有接受基础教育的机会。同是100 万元捐款,如果用在内地,其发挥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几倍,因此基金会90%的捐款都到了内地”。
 
 
2016年11月,朱正权与已经97岁高龄的田家炳先生在香港田老家中合影。
斯人已逝,但星辰永放光芒
田家炳于1982年荣获英女皇荣誉奖章,1996年获英国MBE勋章;1994年,美国环球国际大学授予田家炳“荣誉博士”称号,香港大学也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并聘为荣誉教授;他还获得内地多省市“荣誉市民”称号。
朱正权说,虽然因助学获誉,但田家炳先生并不在意这些。他为人非常低调谦虚,甚至当学校的老师们向田老表示感谢时,田家炳先生还反过来感谢老师们,“他说:我捐钱盖了楼,不用你们感谢我,你们能把我捐资的学校办好,我还要感谢你们。”
生前,田家炳的曝光率极低,多数人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事。当友人推荐其做全国政协委员时,田家炳婉拒了。
朱正权说,自1995年田家炳先生捐资500万元人民币在长沙建校以来,学校迎来飞速发展期,硬件软件设施和师资力量大大改善,学校人数由2000多人发展到5000多人,教育教学事业取得显著成绩,学校声名远播。
2016年11月,已经担任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校长的朱正权,与十几位“田家炳学校”的校长一道,专程到香港考察,并拜访田家炳先生。
97岁的老先生腿脚略有不便,但见到朱正权一行,谈兴还是很浓。“我跟田家炳先生汇报了学校的办学成绩、特色和今后的思路,在谈到我们坚持以‘忠恕’为核心的传统文化教育,并开设湖湘文化特色校本课程时,他很高兴,让我们把传统文化发扬好、继承好”。
临别时,田家炳坚持起身,送朱正权一行到门口,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们把学校办出特色,立德树人。
回想起一年多前田家炳先生的声声嘱托,致完悼词的朱正权又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九旬行善,百亿助学;义薄云天,万世流芳;百校之父千古,星耀无垠天空;继承先生遗志,争做国家栋梁。”在默哀完毕之后,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的学子们齐声吟诵起献给田家炳先生的誓词。
誓词中的“星耀无垠天空”,是指1994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2886号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田家炳因为“倾囊”办教育的卓越贡献,成为当时全国获此殊荣的第五人——这是田家炳一生中最为看重的荣誉。
只是,从此便只剩天上的那颗行星,在夜空中永放光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