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企 单个学生可达七千

2019-08-19 09:20 来源:网络整理

  [企业需要制定长期战略,看到未来600亿市场空间的企业才能赢得所有对手。]

  随着资本大量涌入,新教育平台涌现,行业从成人教育、少儿英语等方面跑马圈地,在线教育市场看似进入下半场。

  2019夏季亚布力论坛上,包括YoKID优儿学堂创始人兼CEO苏德中、乂学教育-松鼠AI创始人栗浩洋、掌门教育创始人兼CEO张翼,以及顺为资本合伙人赖晓凌同桌探讨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在他们看来,国内在线教育行业远未到达下半场阶段,仍处于比拼用户体验的竞争中。

  中商产业研究院报告整理发现,2009年至2016年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事件激增,2016年达到巅峰,投融资事件共计130次,此后投融资频率有所下降,2017年发生94次。

  但张翼乐观地表示,教育赛道非常大,目前市场上大家探讨的前端获客、后端运营等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产品能否继续满足新客户需求”这一点。随着在线教育逐渐被一二线城市用户接受,在迈向三四线城市的时候,新客户的需求是不一样的,包括性价比问题、产品是否性能过度的问题等。“在线教育公司在经历过第一波增长之后,在经历第二波浪潮时,能否进一步升级产品、满足下沉市场消费者对性价比的需求非常核心。”张翼说。

  针对在线教育行业的整体发展问题,赖晓凌称,任何生意与公司,其成长一定是波浪式的,所谓的“下半场”之中将有更大的空间、市场和机会。但在选择优秀投资标的时,赖晓凌称,一定会选择“新的”,即那些内容较新、展现形式与服务形式不一样、使用场景更新的项目。

  另一方面,关于在线教育“大逃杀”的核心问题即是天价广告费推广产品、获取客户。

  据栗浩洋透露,在行业环境中在线教育单个学生获客成本最高可达七八千,而反之,一些线下教育的获客成本大概只有七八百,甚至在三四五六线城市可以做到七八十元的成本。

  张翼称,掌门教育在线教育行业中较为特殊,一开始是从二三线城市开始做学科辅导,之后逐渐走到一线。他认为,虽然目前每个市场领域不同,但终归是要看市场的天花板,在线教育未来也要走到更广阔的二三线城市,这也是除了一对一课程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探讨小班课的原因。

  无论是上半场还是中场赛,人工智能在教育行业中扮演了越发重要的角色。栗浩洋表示,教育行业中的教书部分,AI的确可以做得特别好,但是在育人部分,老师角色根本无法被AI取代,未来五十年也不可能。栗浩洋称,育人分为三个板块——情感沟通、性格塑造、三观培养,这些都是只有身为“人”的教师才能做到。

  至于每家AI教育公司之间的区别,栗浩洋称,大家都处于一场夺命狂奔之中,关键是就是谁发力更早、决心更大。张翼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线教育是非常综合性的行业,所以很多流量型互联网公司切入进来做未必能成,这个行业就像七块板子的水桶,少了一块就不行。

  同时,面对资本的泡沫与教育行业文火慢熬特性之间的矛盾,张翼称,选择认同公司理念的投资人非常重要。栗浩洋也表示,找到长线投资人对于创业者来说确实非常重要的,甚至是第一重要的。因为有的投资人会催你做一些使技术变形的动作。

  “例如我们挖来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院代理院长时,他是一个能去5000亿美元公司的人,挖他的成本很大,之后也不可能在两三年内马上产生奇效。他带领的研发团队可能要到三年之后才有产品诞生,五年之后才产生大收益,”栗浩洋称,但企业需要制定长期战略,看到未来600亿市场空间的企业才能赢得所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