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鋼鐵鳳凰”振翅欲飛(產經觀察·直擊重大工程①)

2019-07-11 06:20 来源:网络整理

“鋼鐵鳳凰”振翅欲飛(產經觀察·直擊重大工程①)

 

  數據、圖片來源:北京大興國際機場新聞辦

 
 

  制圖:張芳曼

 

  建大型機場,織5G網絡,補農村電網……今年以來,一大批重大工程紛紛落地,不僅能穩投資、補短板、惠民生,也是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上的生日禮物。

  產經版自本期起推出“直擊重大工程”系列報道。記者將帶您走進重大工程一線,感受工程的磅礡氣象,展現中國建造的強大實力。

  ——編 者

  

  天安門向南1公裡,是正陽門﹔4公裡,是永定門﹔再一路向南,46公裡,一座振翅欲飛的“鋼鐵鳳凰”初綻容顏,靜臥在首都中軸線的南延長線上。6月30日,北京大興國際機場主體工程完工。航站樓屋頂被刷制成“夕陽下紫禁城琉璃瓦”的顏色,與46公裡外的故宮遙相呼應,延續著梁思成所說的由中軸線建立而產生的“北京獨有的壯美秩序”。

  新機場落在哪兒

  距天安門46公裡,距廊坊市中心僅26公裡,離雄安新區隻有55公裡

  “2008年,首都機場東跑道和T3航站樓建成投用,幾年內就被迅速填滿,2009年首都機場旅客吞吐量激增960萬人次,增長率高達20%。”參與T3擴建設計的中國民航機場建設集團有限公司規劃設計總院總規劃師牧彤說,航空基礎設施擴張的速度一直趕不上旅客增長的腳步,“就像迅速拔個兒的孩子,剛做好的衣服還沒穿就小了”。

  經歷了幾年擴建帶來的爆發性增長后,首都機場客流量又陷入了因資源匹配不足帶來的緩慢增長。2017年首都機場客流量9578.63萬人次,同比增長1.5%,而同期,保障飛機起降59.7萬架次,同比減少1.5%。2018年底,首都機場客流量突破了1億大關,飽和程度到達頂點,亟待疏解。這時候,首都的南面,大興機場的建設如火如荼,已經初具雛形。

  首都需要一個新機場!這個共識其實早已形成,早在1993年,新機場的第一輪選址就開始了。“最終落在北京南中軸線的延長線上,還真是個巧合。”全程參與新機場選址和規劃設計的牧彤告訴記者。最初待選的有北京、天津、河北境內的10多個場址。向北,是北京中心城區,要保持合理的距離﹔向西,是高大的太行山脈﹔向東,夾在首都機場和天津機場之間,伸展不開手腳。但向南太遠也不成,永定河自西向東穿流而過。而且更重要的是要考慮對老百姓的影響,運行的噪聲、產業的疏導等因素都要考量,據了解,當年發出的調查問卷有8000多份,入戶調查的人數更多。

  反復權衡各種因素之后,北京最南邊犄角上的大興禮賢鎮南各庄脫穎而出。這裡地面開闊,地質良好,含部分農田,無大型建筑,地跨京津冀,距天安門46公裡,距通州54公裡,距廊坊市中心僅26公裡,並且離雄安新區也隻有55公裡。

  新機場不僅能疏解首都機場功能,更重要的是成為“京津冀中心機場”,具備樞紐輻射能力。以這個場址為圓心,一小時公路圈可覆蓋7000萬人,兩小時高鐵圈覆蓋1.34億人,3小時高鐵圈覆蓋2.02億人,不僅京津冀,太原、煙台等城市也能“入圈”。

  地面條件優良,更重要的還得抬頭看空域。大興機場距離首都機場67公裡,距離天津濱海機場85公裡,首都機場距離天津機場約110公裡,三個機場在空中大致形成品字形布局。“這種布局能夠同時保障大容量運行,而彼此之間干擾最少。”牧彤說。

  2012年,大興機場立項報告被批准。光是選址就用了近20年,說新機場是世紀工程,一點也不為過。

  規模和效率如何並存

  對4500萬人次的本期建設容量來說,90%的旅客都可以近機位乘機,不用走遠路或者乘坐擺渡車和捷運

  當北京大興國際機場還是一張白紙的時候,面臨著體量、功能定位、航站樓和跑道構型、交通規劃等難題。

  規模和定位是設計前提。“要有前瞻性,這一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牧彤說,與發達國家民航市場進入緩慢增長階段不同,中國民航旅客基數越來越大,但仍然保持兩位數的中高速增長。北京新機場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也曾預測,北京地區的航空客運需求量到2025年為1.7億人次,2040年為2.35億人次。

  規劃者們這回堅持突破保守思維。“大興機場並不是首都機場的輔助機場,而是與首都機場同等重要的全業務類型機場。”牧彤說。根據規劃,大興機場航站樓總建筑面積為70萬平方米,本期建成后每年可服務4500萬旅客,到2025年實現7200萬人次,遠期建設可滿足旅客吞吐量超過1億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