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算好产业扶贫项目三笔账

2018-12-16 18:54 来源:未知

算好产业扶贫项目三笔账

   “怎么看待辣椒保底价?”记者把问题抛给因残致贫的村民李夸梅,得来的却是腼腆的笑,摇摇头说了一句“听不懂”。  

  村支书王良青见状,紧跟着解释:“别的地方八九毛,‘满地金’收两块,你觉得好不好?”

  “多卖钱肯定好,八九毛的话不挣钱。”这次,李夸梅笑得灿烂。

  一场不期而遇的大雨,将云南曲靖富源县墨红镇的辣椒种植户赶到了一起。在满地金食品开发公司生产基地,简易棚下,记者与避雨的九河村老乡、企业负责人等聊起了产业扶贫账。

  收 入 账

  今年,辣椒价格下跌,但墨红镇参加了合作社的辣椒种植户却不必担心。由于签订了保底收购价协议,满地金公司按一公斤两块多钱的标准收购,种植户依然有得赚。

  前两年,李夸梅家的辣椒遇上了病虫害,白忙了一年。“没参加过培训么?”李夸梅又抿嘴笑,说:“记不得了。”

  满地金公司老板尹小友插话:“前不久你可有去我们公司吃过饭、分了肥料?”李夸梅说:“肥料拿过的。”

  尹小友说,公司出钱管饭,临走每户还要送一袋肥料,这才让贫困户来参加技术培训。“可有的贫困户,把农药发到手上都不打,等到作物发病再打,都已经来不及了。”

  对建档立卡贫困户来说,最值钱的一是劳动力,二是土地。“无牵无挂的壮劳力,动员他们外出务工;留下来照顾老弱病残的贫困户,还要帮他们挖掘自家土地的价值。”富源县委副书记黄海鸥说。

  富源县地处乌蒙山区,种玉米亩产低,要想提高贫困户收入必须转型种植经济作物。“但山区农户特别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缺资金,不知道该种啥,更不知道卖到哪。通过企业和能人带动,能弥补贫困户能力差距,解决资金、技术和市场难题。”黄海鸥说。

  从最初两亩多,到4亩地,李夸梅家辣椒种植面积稳步增长,今年光辣椒一项的收入就能超万元。富源县产业扶贫办主任谷华介绍,按照“大产业+新主体+新平台”思路,投入5000万元,引导建立企业、合作社与贫困户联动发展机制,通过发展辣椒、魔芋、烤烟、花椒等特色农业,贫困户户均种植特色经济作物两亩以上,实现户均增收3000元以上。

  档 口 账

  去年一公斤鲜辣椒8—10元,今年却只卖八九毛钱,怎么看待辣椒价格波动?

  “一年赚500万元不能盲目乐观,连续4年赔50万元也别觉得天就塌了。5年算下来,不还赚了300万元?”尹小友认为,农产品的账不能只看一年。对农业企业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某一年的盈亏,而是能否在市场竞争中活下来。

  尹小友说,活下来的关键是保住“档口”。“比如,上海那边与我们合作的客商,这段时间可能只选择我们这一家辣椒供应商。一旦断供,就会影响我们公司的声誉,其他供应商也会抢抓商机。”

  此时,保底价收购的必要性凸显。“墨红这边,农户传统上高收益产业是种植烤烟。两三块钱的辣椒收购价对农户来说,亩收益比种烤烟还要高一点。这样,我们就能保证辣椒有稳定的种植面积,确保不出现断供。”尹小友说,之所以定了两三块钱的保底价,“满地金”对标的其实是烤烟种植收益。

  收购价比市场价高了一倍多,“满地金”公司会不会亏钱?尹小友说,换做别家公司,肯定要亏钱,可对“满地金”来说,盈亏平衡。“我们的产品直供上海,减少了中间商赚差价。公司有冷库,价格低的时候保证档口供应,价格高一点的时候多出货。此外,公司与上海那边一家大批发商合作,共担风险、共负盈亏,他们会优先保证我们的货品销售。”

  价格高的时候随行就市,价格低的时候保底价收购,看起来满地金公司稳亏不赚。尹小友会不会心有怨言?

  “两块多钱保护价收购合作社农户的辣椒,我不亏。但要八九毛收散户的,我肯定赔。”尹小友告诉记者,保档口除了靠量,更离不开品质。“分散种植的辣椒品种不适合客户要求,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用过什么农药,一旦农残超标,很可能整批货都要倒掉。”

  这两年,在政府引导下,满地金公司流转了大地德村小组500亩土地建辣椒种植示范基地。原本,镇上给深度贫困户每户3000元的产业发展资金折合成股份入股基地,贫困户每户年底可拿到保底分红4000元。尹小友坦言,基地分红比银行贷款利息还高,公司在示范基地里不赚钱。“但通过示范种植,可以让农户知道怎么种辣椒才能高产、高质,从长远看,有助于保证公司货源。”

  发 展 账

  当下,个别地方为了吸引企业投资,过分追求土地流转的规模,部分贫困户土地以每亩几百元的价格全部流转给企业十几年甚至20年。这样的土地流转,短期看比种植玉米或者撂荒有了更高收益,却让农民特别是贫困户少了通过土地获取持续收益的能力。

  “盘活土地资源,发展土地规模经营的方向没问题,但也要积极引导农民参与收益分成,而不是仅仅拿地租。”富源县县长陈志认为,贫困县不仅要考虑脱贫,还要尽可能为贫困户争取尽可能多的收入;不仅要考虑当下增收,还要考虑长期可持续增收。

  比如,在十八连山镇卡锡村,包括22户建档立卡户在内的农户将土地入股合作社发展山药种植,入股农户每亩土地年地租收入600元,年底每亩还能拿到收益分成2000余元,较好保障了农民的收益。

  “没有企业,无法带动脱贫。产业、企业出大问题,贫困户同样可能会返贫。”黄海鸥表示,产业扶贫尤其需要选准产业和企业,否则蛋糕做没了,再好的利益联结机制都是空话。

  “在山区半山区发展石榴、猕猴桃、花椒等产业,这些产业日常管护少、持续产生收益,经济价值高,有助于持续稳定脱贫,为农民工丧失劳动力返乡后提供一定保障。”黄海鸥说,决定引进云南善馨农业集团发展软籽甜石榴产业前,县里专门请来石榴专家来考察。

  专家表示,富源气候特别适合软籽石榴生长,产量、品质有保障,并且选择了当下最符合市场需求的品种;10年内软籽石榴仍然处于供小于求的状态,即便淘汰,也是不适宜区、老旧品种先被淘汰。综合论证之后,富源县才下定决心发展石榴产业。

  除了帮扶贫困户,记者采访发现,富源县在产业发展中将合作社也纳入了利益联结机制。“农业产业土地流转难、后期管理成本高,通过合作社,与村民更容易沟通联系,方便协调管理。”尹小友说。

  “企业的账是保市场,农民的账是到手的收入,政府的账是能否稳定脱贫成果、实现产业持续发展。”富源县委书记唐开荣表示,市场主体负责做大蛋糕,党委政府则要引导防范风险、分好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