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金融危机是经济学家建言不力所致

2018-11-02 18:59 来源:未知

金融危机是经济学家建言不力所致

自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及此后的经济衰退以来,经济学家一直被指责没有事先预测到危机、未能说服政策制定者实施必要的解决之策。不过,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德隆(J.Bradford DeLong)11月1日在Project Syndicate 撰文提出辩解。他指出,10年前所发生的危机更多的是历史偶然,而不是技术故障。

文章称,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直到2007年,西方政治领袖便致力于达成充分就业、价格稳定、收入和财富分配公平,以及开放的国际秩序这四大目标。尽管这些目标相互之间有时会发生冲突,比如经济增长有时会被置于收入平等之前,开放会被置于某些劳动者和行业利益之前,但大致上来说,决策者希望这四大目标皆能实现。

不过,到了2008年,上述状况发生了改变。尽管没有通胀的威胁,但充分就业消失在西方领导人的“雷达”中。同样,创造一个可以服务于所有人的国际秩序的目标也被丢弃。在恢复超级富人财富的目标下,前两个目标被牺牲掉了。

在宏观层面,2008年之后10年的经济局势总被理解为由经济分析及沟通失误所致。经济学家被指责未能向政治家和官员传达需要做什么,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被说成是,经济学家没能在恰当的时间对局势做出透彻的分析。

比如,有批评称,哈佛大学教授莱因哈特(Carmen M. Reinhart)和罗格夫(Kenneth Rogoff)看到了金融危机的危险,但此后却过分夸大了公共支出刺激就业所带来的风险。还有人指责德隆本人,说他用错误的方式看待全球失衡,未能抓住风险的来源——美国金融监管不力。

对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等经济学家的批评是,虽然他们理解维持低利率的重要性,但却高估了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比如量化宽松(QE)的有效性。

总的来说,对经济学家的指责是,如果他们能够早一点发声,对自己所认为的事情更加坚持,承认自己错误的地方,今天的情况会变得更好。

不过,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教授Adam Tooze并不赞成上述观点。他在《崩溃:十年金融危机如何改变世界》(Crashed: How a Decade of Financial Crises Changed the World)一书中指出,过去10年的经济历史更多受到深刻历史潮流的影响,而不是经济学家分析和沟通失误所致。

具体来说,在经济危机爆发前的几年里,金融去监管和为富人减税在推高了政府赤字和债务的同时,却进一步加剧了经济不平等。小布什政府决定对伊拉克发动错误的战争,这有效削弱了危机期间美国领导北约的公信力。让情况变得更糟的是,美国共和党在2008年团结在已故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竞选伙伴萨拉·佩林(Sarah Palin)的身后,佩林是一个来自草根的煽动家,甚至比小布什或切尼更不适合担任公职。此外,2010年,共和党基本上被民粹主义的茶党(Tea party)所劫持。

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经济大衰退后,美国经济数年增长疲乏为2016年的政治大动荡埋下伏笔。在共和党拥抱一个野蛮、倾向于种族迫害的电视明星(特朗普)之时,民主党也在为一位自封的社会主义参议员(桑德斯)神魂颠倒,尽管他在立法方面几乎毫无建树。

监管前总统奥巴马此前已经警告称,如果无法建立起一个支持工人和中产阶级的“紫色美国”(注:代表两党的红蓝两色调和能得出紫色)将导致本土主义,以及政治崩塌。尽管如此,危机发生后,奥巴马却未能遵从第32任总统小罗斯福开出的药方——“这个国家……需要大胆而持久的实验。”

奥巴马政府未能采取激进措施。经济学家们无法说服当权者采取必要措施,因为,这些当权者处在一个政治崩塌、在美国人中间失去公信力的环境中。在政策制定屈从于日益庞大的富豪统治的情况下,经济学家对实施“大胆且持久的实验”的呼吁在当时是逆潮流而动。

“我依然不认为哥大教授Tooze的论证如他本人所认为的那样强有力。我们经济学家和自己的理论的确能够使事情发生重大变化……如果我们能够更加聪明、更加明确有力地表达,而不是不那么分裂和被与事实不相干的论点转移注意力,我们本可能让事情发生大的改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点都没有使事情发生改变。”德隆在文章最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