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经济地图 > 正文

“码商”经济如何以小博大

2018-10-30 18:53 来源:未知

“码商”经济如何以小博大

      10月28日至30日,福州市政府联合支付宝主办了首届天下码商大会。2018年,由于移动支付的普及和金融科技的发展,而成为了“码商”崛起的元年。(新华社10月30日报道)

 

  初见“码商”二字,很多人第一反应不明所以,一边感慨时代日新月异,新生词汇以指数形式爆发增长,稍不留神就会在新的对话语境下失去跟随话题的能力;另一边又私下“补课”,搜索求答,在知晓其具体涵义后,恍然大悟:门前屋后“码商”四处可见。其实,当今社会,数字经济迅猛发展,移动支付日趋普及,“码商”一词并非生搬硬造,与具备成熟完善的收付交易系统的大型企业不同,它指代这样一类群体:规模庞大的线下小微商户,依靠移动支付平台的技术支持,仅仅凭借一张“二维码”,就可以实现日常经营交易和贷款理财活动。“码商”词汇的出现,不仅是小微商户形象生动的“品牌”自称,还是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良好佐证。

  谈及“码商”,“个体工商户”这一明显带有现代标签的词汇略显抽象。反观,在中国商业经济早期,“卖货郎”形象颇具典型,其多散见于各类乡谣野调、书籍画作之中,他(她)们鹑衣敝屣,风餐露宿,扯着道尽生活不易的吆喝,游走于大街小巷。“重农抑商”的社会环境,货源供给的匮乏单一,大型商贩的市场垄断,以及阶级官场的层层剥削,都让“卖货郎”这样的商业经营模式举步维艰。步入现代,以个人或家庭为经营单位、组织形式单一、资金规模较小、服务质量良莠不齐的小微商户,正是当代“卖货郎”的写照。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的统计分析显示,中国正逐渐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创业国,目前国内市场主体达到1.0024亿户,其中个体工商户占比近七成,“码商”群体基数之大,实则彰显出中国万众创业的市场活力和潜能,“码商”实则体现着中国城乡经济发展活力的毛细血管。按照《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针对亚马逊商业模式提出的“长尾理论”,集腋成裘,百川汇海,众多小微商户的海量汇聚便可产生与主流大型集团相匹敌的市场能量。

  “卖货郎”的经营方式对于小微商户来说,有着诸多实践上的障碍。相对于中大型的商家机构,线下小微商户数量庞大、地域离散程度高、行业分布广泛,自身无担保、无抵押,且缺乏各项风控数据,传统金融方式难以触及,也就无法获得经营管理、理财贷款等多方面支持。 总书记曾指出,党的工作最坚实的力量支撑在基层,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也在基层。通过改善金融服务,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管道,是当前基层小微商户这样“码商”生存与发展的必要条件。

  党的十八大以来,根据党中央、国务院部署,金融系统和各地区各部门多方联动、协力推进,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不断改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成绩有目共睹。全面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把思想统一到十九大精神上来,把力量凝聚到实现十九大确定的任务上来,认真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部署,切实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将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2017年11月7日,全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李克强总理作出重要批示。批示指出:小微活,就业旺,经济兴。金融支持是激发小微企业活力、助推小微企业成长壮大的重要力量。

  而此次,蚂蚁金服为“码商”提供的一系列数字普惠金融服务,正是在这样的政策号召和精神指示下顺势推出。不仅仅是收钱的便利性,“码商”本质上还将小微商户的经营行为数据化了,从而有机会获得营销、贷款、理财、保险、赊账进货、经营分析等多维金融科技服务。

  随着移动支付手段的普及,“无现金”不仅意味着支付方式的变化,还将推动商家经营模式的数字化,“码商”由此进入数字化经营时期。基于一张小小的“二维码”,金融科技企业得以利用“码商”移动支付场景、交易数据样本和历史商家风险模型等基础信息,构建风控模型,以此代替传统金融进行风控所需要的抵押品、担保或信用记录。风控模型的线上化与数据化不仅解决了线下调查成本高昂的问题,还有助于通过贷后数字化监管来化解潜在的大量还款风险,从而可以覆盖小微商户这些以前用传统的方式很难服务到的群体。

  科技创新推动实体经济升级,而实体经济的极大发展又反过来为科技创新提供丰沃的土壤。正是在这样的良态循环下,“码商”经济得以茁壮成长,这不仅丰富了我国企业结构的生态格局,引导了我国小微商户的良态生长,还助力中国社会形成创业和就业的全新局面,为世界小微经济发展提供了“中国模板”。

  在数字经济的时代背景下,“码商”所代表的小微经济正通过紧随时代潮流的方式,优化内部结构,调整经营理念,适应创新成果,以期实现新时代宏伟背景下“以小博大”的共赢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