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数据 > 正文

麻辣财经:需要逆水行舟鼓干劲

2019-03-06 18:59 来源:未知

麻辣财经:需要逆水行舟鼓干劲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综合分析国内外形势,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

报告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和不断迸发的创新活力,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十分强烈。我们有战胜各种困难挑战的坚定意志和能力,经济长期向好趋势没有也不会改变。

世界大变局,中国新机遇。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如果说过去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来自比较有利的国际环境,那么,在深刻复杂变化的国内外形势下,重要战略机遇具有了新的内涵——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深化改革开放,加快绿色发展,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

代表委员认为,深刻把握重要战略机遇新内涵,抓住用好新机遇,就要善于化危为机、转危为安,把握战略机遇、维护战略机遇、用好战略机遇,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更加澎湃的动力。

新机遇不是天上掉馅饼,源自中国巨大的发展潜力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赢得主动、赢得优势、赢得未来,就必须敏锐发现机遇,紧紧抓住和用好机遇。今日中国,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期,时和势都在我们这边。

“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这一重大判断为我们更好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指明了方向。”江西省鹰潭市委书记郭安代表说。

新机遇来自哪里?新机遇源自中国巨大的发展潜力。2018年,我国经济总量突破90万亿元,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在30%左右,持续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大的贡献者。

“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方案、中国经验也日益受到世界重视。”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吴秋北代表认为,尽管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大势不可逆转,这些都是我国发展的有利条件。

新机遇也是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倒逼出来的。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发达国家纷纷推进“再工业化”,中国经济面临着“前堵后追”的压力。国内改革发展任务艰巨,过去主要依靠要素低成本投入、外需拉动、粗放发展的模式更加难以为继,迫切需要向高质量发展转变。

“新机遇不是天上掉馅饼、顺水推舟的机遇,而是逆水行舟、滚石上山的机遇。”重庆市渝中区委书记黄玉林代表说。

机遇抓住了是良机,错失了可能成危机

代表委员认为,必须紧扣重要战略机遇新内涵,用新理念、新方式、新思维坚定不移抓机遇、用机遇,变压力为动力、化挑战为机遇。

把握新机遇,要靠新理念。郭安代表说,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坚持新发展理念,不能走传统的粗放发展老路,否则将会带来很多矛盾和问题,也将丧失当前的重要战略机遇。

把握新机遇,要靠新方式。“新机遇释放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信号,放慢一点脚步,着眼于更长远的发展目标来做经济工作,发展质量会更好。”深圳市政协副主席陈倩雯委员表示,从深圳实践来看,虽然经济增速已变为个位数,但增长质量不断向好,走出了一条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携手并进的高质量发展道路。

把握新机遇,要靠新思维。攻坚克难、抢抓机遇,必须有辩证思维、底线思维。

坚持辩证思维,努力化危为机。黄玉林代表说,“危”和“机”从来都是同生共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抓不住“机”就成了“危”,认识、把握新机遇,必须要有迎难而上的劲头、一往无前的勇气。

坚持底线思维,保持战略定力。“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形势下,要对中国经济有信心,不能对短期指标变化一惊一乍、疲于应付,而应保持战略定力,坚持底线思维、做好万全准备,牢牢把握战略主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委员说。

新机遇不是等来的,而是干出来的

代表委员认为,新机遇不是等来的,而是干出来的。用好新机遇,就要苦干加实干,切实把新机遇转化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新动力。

——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我国拥有比较完整的产业体系,还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和丰富的人力成本,这些都为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提供了有利条件。”张占斌委员表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抓住新机遇,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

——提升科技创新能力。“鹰潭铜产业发展历史悠久,以前由于技术创新能力不足,产业发展遭遇‘卡脖子’,倒逼我们自主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研发中奋起直追。目前全市已完成数字化车间改造35个、智能化生产线改造70条,铜精深加工占比提升至43%。”郭安代表说,关键核心技术是支撑企业发展的“心脏”,“心脏”强大了,企业才能牢牢把握产业发展主导权。

——深化改革开放。“把改革之路走得更快、开放之门开得更大,以改革开放新突破带来社会生产力大跃升。”张占斌委员认为,下一步深化改革,要抓住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加快财税、金融等方面改革,释放出更大发展活力。进一步扩大开放,要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要在放宽市场准入、优化营商环境、推进自贸区建设等方面寻求更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