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富世界 > 正文

净利润大增70% 但普益财富仍在转型路上

2019-03-02 18:50 来源:未知

净利润大增70% 但普益财富仍在转型路上


  在“韭菜”前赴后继赶赴A股市场后,沪深两市单日成交额破万亿,随之而来的,是部分券商的服务器崩溃,无法进行正常交易,不得不感叹A股散户的“力量”。
 
  当然,与身边的朋友聊天能发现,与直接跳入市场“厮杀”的散户不同,部分投资者开始买起了基金,将资金交给专业的团队打理。
 
 
  事实上,从投资者到基金之间,诞生了一个有意思的产业,即第三方财富管理服务提供商。这个角色,对接的是投资者和基金等理财机构,旨在以优质的服务质量为投资者提供全面的产品,而普益财富(PUYI.US),便是这样一家公司。
 
  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服务提供商?
 
  2010年11月,普益财富开始财富管理服务,目前,该公司已布局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财富管理服务、企业融资服务、资产管理服务、以及信息技术服务和其他。
 
  财富管理服务,是通过公司的分支网络在线和离线分销理财产品,并从中获得销售佣金,该业务是普益财富的核心业务,2018年时,其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为84.68%。
 
  然而,中国的财富管理服务行业却并不“平静”,市场虽处于发展早期,但各方“人马”入场“厮杀”,行业高度分散。据CIC数据显示,第三方财富管理服务领域2017-2022年的复合增长率接近30%,前景光明,但竞争也较为剧烈,在所有拥有基金分销许可证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服务提供商中,普益财富2018财年(截至6月30日)以62亿的交易额位列第21位。
 
  智通财经APP发现,普益财富在摘要中介绍自己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服务提供商,但这是有前提条件的,即可投资资产在60-600万之间的富裕大众以及可投资资产在3-60万之间的新兴中产所形成的市场,而在该市场中,普益财富的市占率也仅有10.4%。
 
  遍布20个省168个城市的种子客户
 
  作为第三方,如何连接好投资者和基金等理财机构,是普益财富搭建竞争优势的核心所在。从机构端看,该公司的供应商包括中国招商局旗下的国内最大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的博时基金,国内首批三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的南方基金,以及易方达等。
 
  此外,普益财富还与国泰君安证券、广发证券、长江证券等采购资产管理计划,并和四家金融资产交易所合作,提供交换管理产品。从机构端看,普益财富的合作供货商对投资者有一定吸引力。
 
  对于客户群的拓展,普益财富对自己所采用的方法赞不绝口,即所谓的社交电商模式,通过该模式,普益财富培养了一大批种子客户,然后由种子客户在社交媒体上向家人、朋友和熟人积极推销普益的产品或服务。
 
  该模式下,普益财富的种子客户从2016年的1.6万增至2017年的2.52万,并进一步增加至2018年6月30日止的3.5万,而该等种子客户由100名投资顾问提供服务和技术支持。
 
  智通财经APP发现,截至2018年6月30日时,普益财富年度销售总额的98%由种子客户创造,而在全部客户中,包含有20.4%的种子客户。普益的种子客户已遍及中国20个省168个城市,可见种子客户对于普益财富的重要性。
 
  净利润同比增70%
 
  但作为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的普益财富,对供货商的话语权较弱,因为私募基金由基金经理自行决定销售模式,而销售模式的改变,会影响普益财富的销售成本和毛利率,2018财年时,普益在总佣金销售模式下基金产品分销的收入缩减至3690万元,而2017财年时,该收入为8050万元。
 
  为了削弱供货商不确定性的销售模式给公司带来的影响,普益财富在建立了以种子客户为核心的分销团队后,逐渐拓展业务版图,2017年1月开始,提供企业融资服务,该服务包括为房主提供过桥贷款的消费者融资以及汽车供应链服务。2018年4月开始,普益推出两个FOF(投资基金的基金)进行资产管理服务。
 
  在两项新业务加入后,普益财富2018财年的总收入为1.66亿元,同比增长6.4%,但值得注意的是,占比最大的财富管理服务收入同比下滑3.45%。
 
  而该服务收入的下滑,主要是因为在线发布的交换管理产品收入的降低。由于之前房地产的火爆,交换管理产品最主要的类型是房地产开发融资,而自政策对房地产严厉调控后,房地产开发融资类型产品快速下降。在此情况下,普益财富将供应链金融和小型企业贷款作为主要交换管理产品,但仍难抵消收入衰弱趋势。
 
  不过,2018财年时,普益财富的股东净利润增至6459.6万,同比增长70.83%,主要得益于总运营成本及费用同比下滑553.6万,且投资、利息收入同比增长近700万。
 
  在收入单位数增长,净利润大幅提升的情况下,普益财富的2018财年的现金流有所改善,从年初的约5700万增至1.12亿,且总资产增长17.85%至2.26亿元,更为难得的是,资产负债率由2017财年的17.28%下降至2018财年的14.26%。
 
  依赖产品供应商
 
  财报虽不难看,但普益财富面临的问题却不少。首先,2018财年的业绩是截止6月30日,但众所周知,2018年下半年的投资市场简直就是“稀烂”,比上半年差很多,而普益财富目前的收入大头是理财产品分销,必定会受到影响。2019年上半年来的行情虽不错,但能否会为全年的财富管理服务带来增量并不确定,且交换管理产品更换产品类型后的效果仍有待观察。
 
  其次,企业融资服务及资产管理服务做为新的业务版图,会为公司带来新收入,但企业融资服务领域的竞争并不小,能否控制营销及销售支出是关键,且该业务涉及汽车供应链金融,但当下的汽车市场依旧低迷。
 
  同时,由于对上游话语权较弱,普益财富对产品供货商极为依赖,2017、2018财年时,来自三家产品供应商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高至74.3%、72.5%。
 
  此外,政策依旧是影响公司业绩的关键因素,2018年四季度时,普益财富分别与在贵州和厦门的两个额外金融资产交易所合作,然而目前仍没有针对本地交易所或交易所管理产品上市的监管框架。且公司推出的两个移动应用程序“普益基金”和“普益投”并没有ICP许可证,若信息通信管理局对此要求,那么也将影响普益的正常经营活动。
 
  综合来看,在财富管理服务的分销业务成长至一定规模且组建了一批“种子客户”后,普益财富开始战略转型,进军资产管理服务和企业融资服务,并对外输出技术服务,以削弱对上游的依赖。
 
  然而,行业竞争剧烈、客户单一、产品受政策影响等因素仍让普益财富有较大压力,且投资市场的动荡让业绩不确定性增强,想让纳斯达克为其转型买单,普益财富或许得更多的证明自己。